三神三世 第2章 重回昆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从人间回神界的时候,带了太多的疑惑和哀痛,如同迷惘未知的新生。适才还置身于唐允莫名的感觉遇袭的血色无比惨烈之中,转眼间间已是青山绿水,亭台楼阁,非常干净淡雅到放佛什么都未曾突然发生。我木着脑袋,听见耳边一声绵长地叹息。“回去了。”我恍如未闻。耳迟目钝地心里想,方才还置身唐允莫名遭袭的血色惨烈之中,转眼间已是青山绿水,亭台楼阁,干净清雅到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

我从人间回到仙界的时候,带了太多的疑惑和悲恸,犹如茫然未知的新生。

方才还置身唐允莫名遭袭的血色惨烈之中,转眼间已是青山绿水,亭台楼阁,干净清雅到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

我木着脑袋,听到耳边一声悠长地叹息。

“回来了。”

我恍若未闻。耳迟目钝地想着,回来?谁回来了。

“天劫之火非同寻常,还能有个躯体回来就已经不错了。来,把他给我吧。”

我虽听不明白所言何意,但那双伸到眼前的手却把我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我木着脑袋顺了那双手往上看去,就见一位身着白袍须发苍苍的老者正眉头微蹙,弯腰站在我们身侧。

我吓得浑身一激灵,若不是唐允此刻仍躺在怀里压住了双腿,我怕是早弹跳三尺之外了。

“你是谁?你说的回来是什么意思?”我双手紧紧抱了唐允,警惕地质问。

老者见我紧张,微微笑道:“莫紧张,刚回来还不适应也是常事。我是阿允的师父。你们本就是仙界之人,如今灾完归真,自然是回来。”

“师父!灾完?”灾完还能伤成这样!

我看着唐允近乎透明的脸,心痛道:“你既说是他师父,可知他这是怎么了?”

“他啊,就是挨了几道雷劈,受了几道天火而已。虽说死不了,但也够他好受一阵了。”老者开头还平和一些,说到“好受”二字的时候,已近乎咬牙切齿了。

我本就对他心有疑虑,听到他说出这些话更是心惊。这老头磨牙凿齿的,该不会是唐允的仇人,伪装了想趁虚而入吧!

我打量了一下:这老头身形单薄,个头不高,须发皆白。如果我硬拼的话,说不定还能有三分胜算,可是——

我扶起唐允,接着半蹲在他的身侧,将他一只胳膊搭在肩头,准备把他扶起来。我斜眼瞄了瞄身后几米远的悬崖,心想实在不行还是跳了悬崖吧,老头虽弱,我大概率也是也打不过的。跳崖说不定还能绝处逢生,话本上不都是这么写的吗。

心思已定,我一手拽了唐允胳膊,一手撑地,想要扶他站起来。可现实却是,当我拼尽全力站起来时,却发现唐允的小腿还拖在地上。

他,真的是太高了。

老者看我扑腾半天是这幅形容后,也不顾他所谓的徒儿已半死不活了,先自笑弯了腰,“哈哈,成臻啊,你看看你这。莲风你快瞧瞧,可笑死我了。”

我黑着脸,扛着死沉的唐允,看面前一老一少笑意盎然。“笑够了吗?笑够了让开,我还要去给阿允找大夫呢。”没一会功夫,又来一个小的,老头我都打不过,何况一老一少,我妥妥的十成败算。

我想,不若虚张声势一番,不行就扭头跳崖吧。

莲风笑道:“三公主,师祖是这昆仑最好的仙医了。况且往年小师叔的伤病大都是师祖治疗的,舍了现成的师祖又去找什么旁的大夫呢。”

莲风一阵噼里啪啦的称呼,直接把我说懵了,我失笑,“三公主?这可是在叫我!”

莲风点头道:“三公主,您已经回来了,怎的还没记起往事?”他说着转头对老者道,“师尊,您快帮三公主看看,她这是怎么了?往年下凡归来的神仙还未曾有此病症呢,可别是落了什么在凡间。如果真的出了差错,趁着刚回来,还能补救。”

老者点头,“有道理。我先帮你看看吧。”说话间不知用了什么术法,我只觉得肩上一松,再看时,唐允已经靠在了老者肩头。

老者摸一把只剩下骨头的唐允,轻叹口气,顺手想把他推给莲风。

我抢上前,与莲风同时伸手抱了唐允。

“你放开!”我仰着头冲莲风发火。

莲风被我吼的莫名其妙,“三公主?”

老者哭笑不得,他笑着宽慰道:“成臻啊,你相信我们。我们不会害阿允的。”

“不会!不会你方才说话咬牙切齿的。”我反驳道。

老者被我说的一懵,“哦!我方才——嗨,还不是被这臭小子胡作非为气的吗。”

我虽撇着嘴,心里其实已经动摇了。从言谈举止来看,这一老一小确实不像坏人。

老者道:“把手给我吧。我帮你看看。”

我怀中抱了唐允,他垂着头,呼吸微弱,我心疼道:“我没什么,先给阿允瞧瞧吧。”

老者长叹一声,“那跟我们走吧。他不用看,我知道怎么办。”说着他从我和莲风手中捞过唐允,吩咐道:“为师先走,你带了三公主跟在后面。”

“是,师祖。”

老者带了唐允,闪身消失了。我都没看清从哪里飞走的。

我心里突然空落落的,只余下手上淡淡的余温,说明方才他还在过。

莲风道:“三公主,我们走吧。”

“去哪里?”

“昆仑墟。这里是昆仑后山。”

“昆仑?!”我打量着清秀的白衣束冠的莲风,“你说这是众山之首——昆仑。”

莲风微微点头,“正是。师祖已经走了,我们赶紧回去,静候佳音吧。”

我听到静候佳音四字,心不由得一动,“你师祖当真能治好阿允。”

莲风腰板挺直,微微昂首,自信道:“放心就是。”

“那就有劳了。”

莲风结了个手势,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已跟他并肩飞入一条景观大道中。我脚底生云,道旁景色变幻万千。我正好奇这同一片山脉怎的会有如此繁复的风景时,莲风已经猜到了我的心思,他笑道:“姑娘可是对这景色好奇?”

我故作镇静,“对啊,很美呢。”

莲风笑道:“这都是幻境,是我的法术打开结界时,与结界反应的产物。我的法术有限,等你真正见过小师叔的结界幻化,就知道那才是人间绝境。”

“是吗。”听他提起唐允,我心中不安,忍不住向他求证,“你说阿允这么厉害,肯定会没事的,是不是。”

莲风轻描淡写的一笑,“小师叔的身子自来不好,我们见过更严重的情况,也都挺过来了,放心吧。”

更严重?我睁大了眼睛。莲风见我吃惊,笑了笑,没再多说。

不久,我们就到了一处带了花园的阁楼。莲风安排妥善,请辞道:“三公主,你在此稍等,不久就会有小师叔的信儿的。莲风就先行告退了。若有需要,对着门口的桃花轻唤莲风即可。”

“谢谢,莲风慢走。”

送走莲风后,我无聊地坐在桌边,轻捻着一颗大如花生的珍珠。这是我今日哭出的眼泪,落下的时候裹了唐允的鲜血,就化成了这颗晶莹透亮、血丝缕缕的珍珠。只是拿了,都觉得灵气十足。我在凡间极少落泪,偶尔落下几颗流到嘴里,都是甜的。为了这事我还特意去找大夫瞧过,但找了几个名医都说我没毛病。我就自我安慰说,定是我平日太爱吃糖,糖多了溢出来的缘故。但眼泪甜归甜,还能接受,今日竟然泣下成珠,委实是过了分了。难道我还是个鲛人不成?!我提起裙子,瞅了瞅自己的脚,不见鱼尾啊。

是了!我一拍大腿,恍惚记得明朗曾对我提起,说他曾梦见我滚滚珠泪,好生奇怪。但因他常年“神梦”不断,我听多了总当笑话。没想到今日居然应验了。我努力回忆着明朗还向我讲过什么“神梦”,好像是有什么西海、帝君、镜湖山庄等等,零零碎碎想多了反而心生疑乱。我起身,在这不大却收拾的干净整洁的房间内转了一圈,借以排解心头的愁思,转了不久就觉得有些困乏了。今日突遇变故,唐允重伤,重回仙界,过度的冲击本就痛心伤肝,加之被唐允吓得彻骨痛哭、心神俱劳。是故没多久,我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睡梦中仍不踏实,一遍一遍的理着今日之事:若我和唐允为仙,那究竟是犯了何事而双双投了凡胎?从凡间归来为何要横遭天劫,为何只是唐允受伤,我却没有任何不适。还有,我究竟是不是在梦中?!若不是,那此番凡间之旅究竟是历劫还是宿命。

正在百思不得其解处,忽闻一声笑语,“瞧把你懒的,又睡在桌上。”说话间我的身体已然腾空,我睁开眼睛,不敢相信的一把揽住他的脖子,惊呼:“阿允!你师父果然将你医好了!”

唐允含笑点头,我挣扎着要下来,“阿允,你的伤刚好,快放下我。”

“不放!”唐允声音柔柔的,吹在我的脸旁。

我轻捶他,“别闹!你伤的不轻,别挣裂了伤口。”

唐允脚下不停,将我抱到床边,随我一同躺下,侧身曲臂,静静的看着我,“师尊妙手回春,这点小伤,一点就好。”

我打量着白衣束冠,面容皎然的唐允,笑道:“果然只有这装束,才能衬托起我家阿允的出世仙姿。”

唐允被我逗笑了,撩一把垂落的秀发,“我唐允号称三界第一仙人,这花名可是白叫的?”

我见他一副贱萌,乐的在床上打滚,“可不是,狂蜂浪蝶的眼睛亮着呢。”

唐允拧一把我的脸蛋,嗔道:“我有护花使者,怕哪个!”

我一手支床,半起身子,“这难道说的是我?”

唐允额头轻碰过来,“可不是,能者多劳。人家此生幸福都托在臻儿手里了。你可要好生待我。”说话间早已抢过我的手按在胸口。

我奋力一捶,笑骂:“廉耻何在!”

唐允的眉头猛然皱起,待我再看时却已平复,我正怀疑眼花时,唐允迅速起身,笑道:“今日不早了,我先去做功课,晚间再来陪你聊天。”

“不行!”我拖着唐允的衣袖,撒娇道:“再聊几句好不好。晚一会怕什么。”边说还边摇着,任他解释,哼哼唧唧就是不让走。

唐允急了,“臻儿,师父责罚可不是开玩笑的。我一会就回来,陪你去山下闲逛,可好?”

我噘着嘴,双手将他猛然往后一推,赌气道:“走吧,快去快——阿允!”

我从床上滚下来,扑到突然就倒下的阿允身边,将他抱起,哭道:“阿允!你别吓我,你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吐血了呢!阿允!你快醒醒。师父!对,对,去找你师父。他一定有办法!”

我正手忙脚乱的要扶他起来,就听唐允气若游丝的笑道:“不要慌,死不了的。”

“阿允!”我狂喜,抱了他,脚趾头都忍不住雀跃起来,“阿允,你没事吧!你这是怎么了。你都快吓死我了。”

“没事!”唐允替我轻轻擦了擦珠泪,半握着一把珍珠,两只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臻儿力气好大,就算死不了也要让你勒死了。好在还能有一把珍珠的受益,不然亏大了。”

“唐允!”

“啊?”眼睛还眨呀眨的。

“我——哎!”我叹口气,将他扶起,“罢了,今日且饶过你,先去看看你这什么毛病再与你计较。”

唐允轻笑,从我的搀扶中挣扎出来,“你且在此等候吧,我去去就来。”

“你自己可以?”都病歪到如此地步了,还逞强。

“无妨。放心吧。”说着轻推了我又挽上的胳膊。竟施法走了!

我哭笑不得,做什么啊,跑那么快!

我见他跑远了,便转身回房。但是总觉得有些莫名的不对劲:唐允那形容明明就是病入膏肓,我怎么就放下心让他独自走了?

不行,我要去找他问清楚。我急急追出去,却不慎被门槛绊倒。

我一跃而起,捂着尚在砰砰乱跳的心脏,坐在床上。

原来是一场惊梦。

凡间几十年,我从不曾有梦,所以明朗夜夜神梦不断的时候,我虽然呛他但也着实羡慕过。没想到回到仙界之后,仅仅一个小憩,我就入梦了。常言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想一定是今日受刺激太大,想唐允醒来想魔怔了。

我一把掀开被子,急急跑到门口,冲着那桃花连连不断的喊着“莲风、莲风!”

一阵荷香飘过,莲风站在眼前,施礼道:“三公主,有何吩咐。”

我一把抓住莲风的袖子,急切的问答:“莲风,阿允他——他——”心中虽然焦急,却怎么也不敢问出口。

莲风微笑,“三公主放心,小师叔已无大碍。”

我提到嗓子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长叹一声,终于笑着垂下手,对着莲风笑道:“谢谢你。”

莲风微笑,“姑娘,师祖有请,请随我来吧。”

我跟着莲风腾云来至昆仑的阆风殿,进入玄圃堂,先前的老者,也即慧慈天尊缓步下殿,“进来看看他吧。”

我随着慧慈天尊来到唐允的无象殿,唐允躺在床上,面色还是那么苍白。我看一眼天尊,便想冲到床边,慧慈天尊忙抬手拦住我,叹息道:“阿允身体还很虚弱,我便做了这个屏障,护他休养。”

我扒着屏障,眼巴巴的看着里面的唐允,莲风不是说唐允往日的病痛几乎都是慧慈天尊治好的吗?那这点小伤在慧慈天尊的手中还不是易如反掌!那他现在这般脆弱是为什么呢?

我忍不住问道:“天尊,不是说您往日常常替他医病吗?他这次为何这般严重?可是另有原因?”

慧慈天尊静默,半晌叹气道:“他现在这样哪还有什么旁的原因,他这是丢了仙骨,没了半条命。”

“请天尊明示。”我什么都听不懂,只能恳请讲述了。

慧慈天尊望着半月屏障内的爱徒,幽幽道:“成臻啊,说起来,这一切都怪老夫。都怪我当年一心为了救他,执着过了,反而害了你俩。我那时一心想要阿允恢复健康,继承昆仑正主之位,以致私自请你救下阿允。谁知竟是一命换一命,哎!这结果也是我未曾想到的。阿允复活后,他为了寻回你,急切之下去了魔界,偷偷与魔君作了交易,哎——说到底是我偏执了。以致造成这种局面,真是悔不当初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