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娥传 2少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明珠获知今个儿是自己的生辰,但是好心这个大宅子里也没人在乎,除了乳母会在自己每一年生辰的时候煮上一碗寿面。“乳母,算了吧,这落院很好,但是不回去了。”明珠始终低下头描绘出着绣花的样式,突然看见了乳母手里拿着一件大氅,的吧是准备好让自己回去去走走,便赶快“乳母,算了吧,这落院很好,还是不出去了。”明珠一直低头描绘着绣花的样式,突然看见乳母手里拿着一件大氅,想来是准备让自己出去走走,便赶紧开口。。...

明珠知晓今个儿是自己的生辰,可是好心这个大宅子里没有人在意,除了乳母会在自己每年生辰的时候煮上一碗寿面。

“乳母,算了吧,这落院很好,还是不出去了。”明珠一直低头描绘着绣花的样式,突然看见乳母手里拿着一件大氅,想来是准备让自己出去走走,便赶紧开口。

“今个儿京城来了人,外面热闹得紧,出去瞧瞧吧,你这一天到晚的都闷在屋里不成。”怀柔心疼的看着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将她从桌案前扶了起来。

“乳母。”明珠别扭的扭了扭瘦小的身子。

“就去花园里走走也成。”怀柔替明珠系好大氅,又替她理了理头发还有鬓边的乱发,牵着明珠的手出了门。

怀柔一定要让明珠出去是有缘由的,明珠已经五岁了,却连一个正式的名都还没有,一直便只有一个小字,说出去实在是让人白白看了笑话。

昨日里怀柔便同自己的阿姊商议过了,今个儿明珠生辰,趁着这大好的机会带她去老夫人那里,怎么着老夫人见明珠生辰,也就不会不愿意赐个名。

说起来,偌大一个府邸里面,除了老夫人,便当真没有人是关心过明珠的了。

所说老夫人不愿意见明珠,但时不时还是会让怀安送些东西来这落院之中。

也正是因着老夫人的缘故,那些个下人才没有更加明目张胆的与落院之中的人作对。

如今刚刚春,院子里的雪被下人们清扫的干净,只有高一点的树上还有一些残雪,且花园里不少花儿都开了。

明珠甚少来花园里走动,却也是知晓,外祖家的宅子是前朝亲王家的宅邸,外祖家虽然世代经商,从未踏入仕途。

但当年太祖皇帝起兵之时,兵马粮草少得可怜,好几次差点引粮草短缺被困在距离这陵城之外的时候,是外祖排除族中所有众意,从自家庄子上运来无数的粮草,解了太祖皇帝的困局。

而后更是一直替太祖皇帝提供粮草甚至打造兵士们的战甲与兵器,直至太祖皇帝杀入皇城,夺得天下。

后来太祖皇帝论功行赏,本该封爵的外祖却直接拒绝了,也不知道外祖与太祖皇帝商议了什么,这座前朝亲王的宅子便赏赐了下来,并下令,凡是外祖家的产业,每年的赋税减半,而陵城更是更名为林城,冠上了外祖家的姓氏。

从明珠的落院到老夫人的寿喜院,必经之地便是花园。

因为是前朝亲王家的宅子,这花园里四时鲜花比比皆是,每一个季节变化,便会有应景的鲜花争先恐后的开放。

今日的花园里格外的热闹,迎春花藤下面,摆了好几张桌子,搭了棚子,不少与明珠年岁差不多的小孩子在里面追逐打闹。

“乳母,那边是在做什么?”明珠甚少见识这样的场合,看见了便好奇的问了出来。

“是京城来的贵人,在咱们府里歇脚,大夫人准备的宴席在那边呢。”怀柔看了一眼迎春花藤下的场景,语气有些生硬。

不外乎别的,只为了大夫人昨日里说的话。

让怀柔好好看着明珠,今日莫要带着明珠出来丢人现眼?

这叫什么话,虽说明珠不姓林,可好歹身体里面留着一半林氏的血脉,怎么就丢人现眼了?

“走吧。”明珠和乳母两人现在所在位置能够看见那边,但那边却看不见明珠他们这里。

刚走了两三步,明珠突然眼前一亮。

廊前的梨花树下,早开的白梨花之上还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积雪,梨花树下,一身玄色衣衫用暗金色丝线绣着云纹的少年站在树下,微微抬头看着树梢之上的花儿。

朵朵梨花儿在白雪的覆盖下,看得并不是十分的真切。

而那个少年,就如同是在白雪之中寻找鲜花儿一般,十分的认真。

怀柔见有外男在此,便想着赶紧带着明珠绕开,却不想那少年已经看了过来。

“叨扰了。”那少年彬彬有礼的朝着怀柔与明珠施礼,但人却没有让开的意思。

“你是谁?”怀柔回礼之后,正准备带着明珠离开,却不想明珠竟然开口了。

“只是一个路过之人。”那少年见明珠开口询问,愣了一下后回答,因为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对一切都怯懦懦的小姑娘,竟然会向他一个陌生人开口。

“你站在树下,还以为你是梨树仙呢。”明珠笑了,被怀柔用扇面遮住的脸庞下,露出两只小鹿一般的眼睛,两眼弯弯,嘴角上扬,看上去竟比以往开朗了许多。

怀柔更是诧异,她照顾明珠满打满算五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她笑得这般的开心。

是那种直达眼底的笑意,不是以往那种平平淡淡礼貌的微笑。

正因如此,怀柔不得不对眼前这个少年多看了两眼。

也难怪明珠要说这少年是不是仙人,气质出众容貌也出众,打眼望去,可不就是一个误入凡尘的谪仙人吗?

“小娃娃有意思,是府里的小姐?”少年抬手折下一枝梨花,弹去上面的薄雪。

明珠点了点后,又赶紧摇了摇头。

自己算是这个府里的小姐吗?好像不是吧!

“送你了,有缘再见。”少年上前一步,将手中的梨花递给明珠,施施然的离开了。

明珠神色复杂的看着手里还带着那少年余温的梨花,除了乳母,这是第一个对自己微笑,肯与自己说话的人。

明珠朝着少年离开的方向看了看,却已经没有了少年的踪迹,若不是手中的梨花,明珠差点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梦。

“姑娘,走吧。”怀柔顺着明珠的目光看了过去,那少年已经不见了踪影后,便带着明珠朝老夫人所在的寿喜院去了。

今日的寿喜院中比以往要热闹许多,怀柔带着明珠一进去,便听见了好几人说笑的声音。

听声音,像是大夫人二夫人还有几个少爷小姐他们。

“乳母,怎么不走了?”明珠知道是要来寿喜院后,心中是开心的。

除了年节的时候能远远的见到外祖母一次,其余时候,明珠从未见过外祖母。

说不难过,那是假的。

就连此时,明珠的内心都是忐忑的。

“走吧,咱们进去给老夫人请安。”乳母听见院子里还有其他人后,本来犹豫了,但一看见明珠忐忑又雀跃的神情后,便定下了心来。

今日,怎么也得给明珠求一个名才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