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红包群发家致富 第五章禁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平静下来心情,许知善将手中凹凸愤懑的东西举到面前仔细瞅,两块石头?石头也不是很光滑细腻,上面一些地方有棱角,虽然那些棱角并不算尤其尖利,最最起码捏在手里会不会产生疼痛感。而已两块平平无奇的石头?许知善不信,她用指腹细细地的抚摩着这块石头的每一个角落,在那些个只是一块平平无奇的石头?。...

平复心情,许知善将手中凹凸不平的东西举到面前仔细瞅,一块石头?

石头不是很光滑,上面一些地方有棱角,但是那些棱角并不算特别尖锐,最起码捏在手里不会产生痛感。

只是一块平平无奇的石头?

许知善不信,她用指腹细细的摩挲着这块石头的每一个角落,在那些个有棱角的地方,许知善发现了一些隙缝,有规律的隙缝。

没办法,不能怪许知善观察的不仔细,主要是这块石头看上去太像普通的石头了,比拳头小一点的石头上面有裂缝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

一开始许知善一位这块石头是什么建筑原材料,找见缝隙之后,许知善结合鲁班大师的生平,怀疑这石头是一件成品,是鲁班大师的雕刻成果,虽然许知善看不出来。

摸来摸去也没摸出个结果来的许知善最后将这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石头放回了储物格中,她倒是想放床头,但是她害怕许奶奶进屋之后把它当普通石头给扔出去,那可就糟糕透顶了!

将东西放回去之后,许知善看了看别人得到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发现除了獬豸没有收红包之外,群里的其他人都收了红包,东西比较杂,有看上去像农具的,还有看上去像武器的,当然也有和许知善一样得到一块石头的。

看完别人的红包,许知善默默的点开了卫玠的红包,看清楚卫玠发了什么红包的许知善,嘴巴一瘪,就想哭。

她错过了一个亿!

这不是夸张!

这是真的错过了一个亿啊!

卫玠发了五个红包,五个红包中三个红包是玉,一个红包是笔墨纸砚,还有一个红包是一颗珍珠。

玉,和田玉,真正意义上的和田玉,不是现代用汉白玉冒充的和田玉!还有那套笔墨纸砚,还有那颗珍珠......

文物啊!国宝啊!晋朝时的珍品!一个亿感觉自己都说少了!

而自己居然错过了一次成为亿万富翁的机会,许知善感觉自己心都在滴血。

虽然,许知善自己也知道,就算得到了那些个东西,要么上交国家,要么去吃一辈子牢饭,但是许知善还是忍不住心痛。

咽下这口心酸的老血,许知善回到群里,看看大佬们都在谈些什么,这一看不要紧,许知善差点再次突出一口老血。

卫玠不知为何和鲁班聊着聊着,话题就变成了下面这段。

卫玠:鲁班师傅的石雕真是精美至极,我的那些个俗物倒是污了大师的眼了。

鲁班:随手做的小玩意儿罢了,当不得卫公子这般夸奖。

卫玠:大师谦虚了,这般精品便是散尽家财也不为过,用俗物换取这般精品倒是显得我小气了,这是我收藏的一些关于雕刻的孤品,也算是借花献佛聊表心意了。

说完就给鲁班发了一个专属红包。

鲁班大师对于卫玠的这番吹捧应该是非常高兴的,虽然嘴上说着哪里哪里,但是手上还是诚实的收下了卫玠发来的红包。

许知善看完两人的对话,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感觉卫玠是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发文物出来了......

她好想在群里呐喊,那些俗物一点都不俗,你们觉得俗,可以给我啊!呜呜呜,可是许知善不敢。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三天后。

在群内比较活跃的神农老祖突然发了一个红包,被眼疾手快的许知善抢到了,低头一看发现手里有一个褐色的小布袋,小布袋很简单,里面鼓鼓囊囊,许知善打开一摸,是一些细小的颗粒,倒了几粒出来,许知善眉头一皱,寻思着这应该是某种植物的种子,但是是什么植物呢?

将小布袋里所有的种子小心翼翼的倒了出来,许知善凭借外表的不同将这些种子大致分成了三种,然后开始百度。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许知善并没有在网上找到一模一样的种子外形,犹豫片刻。

许知善拍了张照,一通编辑之后,将图片上传到QQ群里,并无比大胆的@了那位神农老祖。

许知善:抢到了红包,但是不清楚这些是什么诶。@姜神农

神农大佬秒回。

姜神农:一是菽,二是黄芪,三是牡丹。嗯,还有一些别的种子,没在上面。

许知善囧了一下之后,赶紧发了一个感谢,偏偏在把感谢点出去的时候,QQ自动生成表情包,她手一抖,刚好将一个小企鹅弯腰配上万分感谢的一张表情包发了出去。

那一瞬间,许知善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瞬间就将表情包撤回,并迅速补上一个文字版的感谢。

但是,依然没有躲过一劫。

姜神农:那张图片好好玩,怎么撤回了。

许知善还没想好怎么回,就见群里其他人纷纷冒泡。

鲁班:很有趣。

范蠡:很有趣。

华佗:很有趣。

卫玠:很有趣。

蚩尤:。

许知善看见蚩尤的那个句号,腿肚子都吓软了。

下一秒,群里再次出现一张配有文字的表情包。

经典的黑白沙雕图,再一次重击了大佬(中老年)群员的内心。

鲁班:还有吗?我喜欢。

老祖宗喜欢?那还用说吗?

许知善二话没说,立刻将自己收藏多年的表情包掏了出来,一股脑的想要都发出去,结果前面十八张都出去了,到她想要将第三个九张图发出去的时候,许知善傻眼了。

她发不出去了,不只是图片,就连文字都发不出去了。

她,被禁言了。

她颤抖着手,往群里一看,发现自建好群之后从来没有在群里发过言的轩辕老祖破天荒的说话了,而且还是对许知善说的。

姬轩辕:群里不允许连发九张以上图片,警告一次,禁言24小时。@许知善

群内鸦雀无声,大约过了半分钟的样子,怂恿许知善在群里发表情包的鲁班大师在群内默默的发了一张许知善刚刚才发过的一张配字挠头的表示尴尬的表情包,然后是一个专属红包,属于许知善的专属红包。

鲁班大师的红包像是开启了什么似的,之前表示有趣的另外三人都给许知善发了一个专属红包,最后,许知善还收到了一份特殊的,来自蚩尤的专属红包。

看着蚩尤发完红包之后,气定山河的一句话,许知善点红包的手都忍不住轻微的颤抖。

蚩尤:禁完言再发。

许知善一边点红包,一边内牛满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