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穿之浮生有梦三千场 一、 离家出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作为姜女士在生了两个儿子后,三十八岁才老来得女,生出来的宝贝女儿,姜秦人生的前十八年,一直都觉得自己绝对是妈妈最爱的孩子,没有之一。但是她万万没想到,她前脚刚高考完,姜女士后...

作为姜女士在生了两个儿子后,三十八岁才老来得女,生出来的宝贝女儿,姜秦人生的前十八年,一直都觉得自己绝对是妈妈最爱的孩子,没有之一。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她前脚刚高考完,姜女士后脚就抱了只小母狗回来,一口一个‘小宝贝’在客厅里嬉戏追逐了起来。

作为一个从很小的时候开始,看见一只十足迷你可爱的茶杯犬都能让姜秦止不住的觉得浑身颤抖的资深‘恐狗症’患者。她完全不能接受家里居然出现了一只狗,还是一只体型巨大,杀伤力十足的阿拉斯加雪橇犬。

唔,虽然现在它还只是一只跑起来跌跌撞撞的小奶狗。

所以在和姜女士协商无果之后,姜秦留下了一句“它和我,你只能选一个!这个家里有我没它,有它没我!”的中二宣言之后,就离家出走了。

然而刚摔门出来,姜秦就后悔了,九月下旬的江南傍晚,寒风飕飕的。

因为刚回家一上楼就在客厅里看见了奔跑的阿拉斯加,所以她也还没来得及换件厚一些的衣服。

车停在家里的地下室,但她一冲动却从一楼正门跑下去了。现在折回去开车又觉得有些抹不开面子,于是姜秦还是义无反顾的跑出了小区。

因为一场五月时爆发,持续了近三个月的全球性流感,直到现在街上来往的人都带着口罩。特殊时期,没有身份证也住不了酒店,打不了车。姜秦便小跑着拐进了隔壁小区。

玉鹭金滩也是个别墅区,里面的住户不多。姜秦常在小区出入,和这里的门卫保安都混了个眼熟,所以即便她没带口罩,保安也睁只眼闭只眼的让她过去了。

姜秦熟门熟路的跑到其中一幢独栋的湖景别墅,院门开着,她蹦跳着跑进园子,熟练的按了大门的密码。

门一开,暖风迎面扑来,见客厅亮着灯,她揉了揉眼睛,立刻装出一副委屈可怜的样子。

甩了鞋子便扑到了沙发上正在看电视的时髦妇人身上,撒娇着哭诉:“姑姑,妈妈不爱我了,她宁愿要只狗都不要我!呜呜呜呜.......”

姜秦扑过来的时候,随手将手机放在了茶几上,揽住了扑过来的姜秦。姑姑被姜秦的力道带的往后仰了仰,却笑着把姜秦拦在怀里,先是拍了拍她,然后一努嘴,对着茶几上亮着的手机屏幕道:“嫂子,听见了啊?秦秦到我这儿了,你放心啊。”

还没等电话那头回复,姜秦伸手一点屏幕,挂断了电话。

转头嘟着嘴抱怨:“姑姑,你怎么能出卖我?”

姑姑哈哈一笑,道:“我只是刚好跟你妈妈打电话呢,你自己咋咋呼呼的跑进来早就露了馅儿了。既然来了,晚上在姑姑这睡吧,大冷的天气,也省得跑来跑去了。”

姜秦窝在姑姑的怀里娇声娇气的摇着头说:“我才不要,你这儿离家太近了。住在这里我妈可太放心了,那她就不会妥协了。反正我不喜欢那只狗,妈妈不把它送走,我就离家出走!”

姑姑轻笑着揉了揉姜秦的脸,笑道:“你啊,十八岁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你妈妈年轻的时候就特别喜欢猫啊狗啊的小动物,为着你怕狗,她这十几年都没能如愿。这两年你大哥二哥都出国留学了,你现在也考上大学要去外地念书了,就让她养只小狗在家排解寂寞也好。你也为你妈妈考虑一下么......你爸爸......”

“姑姑......”姜秦把脸埋在姑姑的怀里,闷声闷气的打断了对方的话。

姑姑顿了一下,摸了摸姜秦的后脑,柔声道:“好好好,不提这个了。高考志愿填了吗?”

“我是想去国美的,也是一流的美院离家又近,但是妈妈希望我考央美......”

“央美?”姑姑摸着姜秦头发的手顿了一下,有些诧异的问。

姜秦从姑姑的怀里抬起自己的脑袋,坐在沙发上气哄哄的继续道:“可不是嘛,我就说妈妈怎么忽然想开了,让我去那么远那么冷的地方读书,她就是想要养那只狗!哼!”

姑姑的表情看起来忽然变得有些悲伤,喃喃着:“嫂子又何必呢。”

姜秦只觉得姑姑是和自己站在了统一战线,义愤填膺的附和:“就是嘛,为了养狗,妈妈真是费劲了心思,哼!”

姑姑却话锋一转,道:“其实你妈妈也不容易......我听她说那就是只小奶狗,牙都没长好呢,也不会咬人。你不是还要在家呆几个月嘛?要不然就试着接触一下?我听人说自己养大一只小狗,以后就不会怕狗了。”

姜秦憋着嘴死命的摇了摇头,道:“不行的,姑姑,你又不是不知道,以前浩宇哥哥养的那个小茶杯犬长得够可爱,够无害吧?就那么一点点大,但是我一看见它就忍不住全身发抖,那是本能,怎么克服嘛?”

“你妈妈......

见姑姑一副还要再劝的样子,姜秦噌的一下站起来,四处张望了一圈道:“姑姑,姑父和浩宇哥哥都不在家嘛?”

姑姑见了也不再多说什么,应道:“你姑父在楼上他自己房里,浩宇和几个朋友出去玩儿了,估计晚上是不回来了。”

“是和陈旻哥哥他们一起出去的吧?他们开车出去的嘛?”

姑姑一副嫌弃的样子道:“可不就是他们几个疯小子,这么冷的天,开着游艇出去的,也不知道是去哪里疯去了......”

姜秦笑道:“浩宇哥哥他们都二十二三了,再不疯狂他们就老了,趁着现在河面还没结冰还没下雪,出去玩玩也挺好的嘛。姑姑不是说你年轻的时候也喜欢开着游艇到处玩儿嘛?浩宇哥哥他们那是随你。”

姑姑道:“我和他们能一样嘛?我年轻的时候就算再喜欢玩儿,疫情期间该在家隔离的时候可从来都不会四处乱跑的。可你看看他们,前几天刚解禁从国外回来,不自己在家隔离就算了,还说过两天要去马尔代夫,说什么要在马尔代夫沉没之前去看看。我年轻那会儿马尔代夫就说要沉了,现在不也还是好好的?非得在这种时候出去玩,没有大局观,就知道添乱......”

姜秦托着腮听着姑姑絮絮叨叨,听她说完了才接话道:“这次流感应该没有你们那时候的疫情那么严重吧?真的严重起来,哥哥他们还是心里有数的嘛。”

姑姑摇头叹道:“哎,现在还怎么不严重?我们那时候每天国家都会报道实时情况,我们这些老百姓看了心里也安稳,大家也都全民配合。你看看你们现在这些小孩子,说什么都不听。没有事到临头,大人说的话,你们都不会放在心上。我们都经历过两次这种事情了,还能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要不是具有巨大传染性,新闻上也不会整天放着让人‘少出门,不聚会,戴口罩,勤洗手’的防疫顺口溜了?你们啊,就是要让你们见识一下灾难的可怕,才会知道害怕!”

姑姑说这句话的时候,电视里的剧情也正好结束,随着一帧帧画面伴随着字幕闪过,音响里传出了这个电视剧的片尾曲。

“......

煮一杯生死悲欢祭少年郎

明月依旧何来惆怅

......”

姜秦摇头晃脑的跟着哼了两句,连忙转移话题道:“姑姑,这什么剧啊?片尾曲还挺好听的。”

姑姑笑道:“这是姑姑年轻时很火的一个电视剧,可都是我们这一代人的青春回忆啊。”

姜秦道:“我妈妈最近也是一到点就看这些老电视剧,她喜欢看的都是些宫廷和历史的,还老是拉我跟她一起看。我那时候可是要高考的人了,哎,没办法谁让她是我妈妈呢,我就只能忍痛抽出学习的时间陪她看电视了,可她现在居然要为了只狗抛弃我......”

片尾曲放完,姑姑拿着遥控器跳过了片头曲,剧情正放到一群穿着不同颜色衣服的年轻人排排站着和一个穿黑红衣服颇为倨傲的少年吵架争论的画面。

姑姑道:“你可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妈妈可跟我说了,每天一到点连饭都不好好吃就跑去看电视的是谁?”

姜秦吐了下舌头,撒娇道:“我这分明是为了和母上大人还有我亲爱的姑姑有共同话题才如此努力补充你们喜欢的影视内容的嘛。要不然我就出去玩了。”

姑姑道:“以前人家说有冤情才六月飞霜,现在也不知道是糟了什么孽,全球又进入了小冰河期。一整年也每个好时候,外面还有什么可玩的?也就你们这一代没见识过好时候......”

姜秦转着眼珠,想着自己在路上时拟定的计划,想着时间也不早了,不知道姑姑还要絮叨多久,便说了句:“姑姑,我去上个厕所!”就轻车熟路的跑上二楼。姑姑家一直有一个留给她的房间。

从衣帽间里取了件厚实的长款防寒外套,又去浩宇的房间里拿了他的车钥匙,匆匆跑下楼。

正撞上姑姑拿着手机也准备上楼,见她套了外套,姑姑一把拉住她道:“这么晚了你还出去呀?晚上在这里睡啦,你妈妈刚才又打电话来了,你不愿意的话,她就不养了。正好你表姐去你家了,说想要只小狗。你说怎么就这么巧?我看你妈妈这辈子就是被你这大宝贝给吃的死死的,没有养狗的命......哈哈哈哈。”

“桃子姐去我家了?她怎么忽然回来了?前几天舅舅还说她工作很忙,可能过年都不回来了。就算回来也应该回她自己家吧?怎么会去我家了?”姜秦有些奇怪。

姜秦的外公外婆舅舅一家都在乐城,而乐城和他们这儿虽然是同一个省,但开车也要几个小时。乐城那边有机场,有车站,表姐就算回乡也不应该会先经过自己家这里。

姑姑道:“你忘啦?你表姐不是在京城工作的么?你又考去了那里。你们两个从小感情就好,听你妈妈说她还是特意过来找你的嘞。刚才在电话里还说要过来找你呢,让你妈劝住了。这么冷的天,跑来跑去的也麻烦,明天再见也一样。”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