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交的平行空间 第六章 八字相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蔡子礼对张大师地说:“我这表哥难得来北京,大师你帮他算一算吧。”姬鸿云听见要帮自己算卦,赶快摇摇头摆摆手,“不需要,不需要,我没什么事情。”看见姬鸿云摇得像波浪鼓的头,蔡子礼用方言对他地说:“你就说自己前段时间早上睡着之时,总是会听见很奇怪的声音,让大师也看姬鸿云听到要帮自己算命,赶紧摇头摆手,“不用,不用,我没什么事情。”。...

蔡子礼对张大师说道:“我这表哥难得来北京,大师你帮他算算吧。”

姬鸿云听到要帮自己算命,赶紧摇头摆手,“不用,不用,我没什么事情。”

看到姬鸿云摇得像拨浪鼓的头,蔡子礼用方言对他说道:“你就说自己最近晚上睡觉之时,总是听到奇怪的声音,让大师也看看吧,不看白不看。”

“好吧,我就听你的。”姬鸿云同样用方言回答。

两人说的都是江南的吴侬软语,常年身处北京的张大师哪里听得懂他们说的话。

姬鸿云对张大师说道:“大师,我最近晚上睡觉的时候,老听到奇怪的声音,让我不要靠近一个人。”

“不要靠近谁?”

“一个女人,我们单位的美女主持人。”姬鸿云开始瞎掰。

“日有所思,也有所梦。你肯定喜欢那女主持人,所以晚上要梦到她。”

“大师,我那可不是做梦,是真实的声音,就在我耳边想起。”姬鸿云强调他根本没有做梦。

“我看你,身体浮肿,肚子上全是肉,一看就是肾亏的样子,一定想女人想多了出现了幻听。”张大师把姬鸿云看成了进城的乡下人,不像刚才对蔡子礼那样的好态度,说起话来一点都不客气。

“大师,我都结婚好多年了,孩子都上中学了,你以为我还像年轻人那样血气方刚想女人呢?”

“我们都是男人,你心中的那点小肚鸡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既然不相信我的话,那你走吧。”张大师对姬鸿云摆摆手,要赶人的意思。

蔡子礼见大师要送客了,赶紧大圆场,“大师,我这表哥小地方来的,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和我一样,你也帮他看看八字,说不定他最近命犯太岁呢?”

张大师听蔡子礼这么一说,态度也缓和了下来,对姬鸿云说道:“把你的出生年月告诉我。”

姬鸿云说出了自己的出生年月,大师又拿起笔,开始在刚才那张纸上写字。

这一次,张大师在纸上写的东西更加多,花的时间也更加多了。只听见张大师发出“咦”的一声惊叹,脸上显出迷茫的神态。又过了一会,他停止了书写,对两人说的:“你们两个真的是表兄妹?”

连我们不是真兄妹都能算出来,这张大师真有本事,首都真是藏龙卧虎啊,姬鸿云心中也惊奇不已。

见被张大师拆穿,蔡子礼也不在遮掩,她说道:“不好意思,大师,这位姬鸿云先生是我们系统内的一位高级工程师,他这人是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被我拉来大师这的,他不愿意表露自己的身份,所以我就把他说成了我表哥。”

张大师到也没生气,也许他也见多了这种掩盖自己身份的客户。他说道:“我也奇怪,看你们的生辰八字,你们也不可能是有血缘关系的亲戚。”

生辰八字还能看得出血缘关系,蔡子礼不禁怀疑这些自己受到的高等教育,这传统玄学文化还真是博大精深。

“张大师,你是这么看出我们不是真的表兄妹?”

“哎,怎么说呢,你们两个人八字相合。”张大师叹了一口气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蔡子礼问道。

“你们八字相合,说明你们两个命中注定有姻缘关系,命中注定是一对鸳鸯。所以我说你们不可能是亲戚关系。”

听到张大师乱点鸳鸯谱,蔡子礼和姬鸿云同时说道:“不可能!”

姬鸿云抢着说:“大师,我刚才已经说过,我早已经结婚生子,姻缘早注定,不可能和蔡博士有姻缘关系的。”

蔡子礼也说道:“大师,我虽然单身,但也不会爱上一个有夫之妇的。”

张大师捋了捋胸前的胡子,笑着说道:“缘分天注定,躲都躲不过去。”

姬鸿云这时候用方言对蔡子礼说道:“这老棺材胡说八道,别听他在这一派胡言,我们走吧。”

蔡子礼点了点头,转身准备离开,这时候他想起了什么,从包里面拿出一叠百元大钞对张大师说道:“大师,今天不好意思打扰到你,这点小意思你收下。”

张大师摆了摆手说道:“不用客气的,我怎么能收李老板朋友的钱。”

经过一番推辞,张大师还是没有收他们的钱。蔡子礼和姬鸿云带着失望的心情走出了“易华斋”的大门。

看到两人离开,张大师身边的年轻助手说道:“师父,虽然这美女是李老板的朋友,你怎心软不收钱了,这不是你的风格。”

张大师笑着说道:“这两个人马上就要面临劫难了,对于即将要受苦的人,我怎么好意思收钱啊。”

年轻助手说道:“这女的年轻漂亮,气质非凡,怎么能看上那个死胖子,两个人怎么能成一对?师父,这次你看走眼了吧。”

“看了他们的生辰八字,这两人应该是天生一对,按道理这样的八字应该是金童玉女,可我也不清楚为什么相差这么大,也许这就是我无法窥视的天机吧。”

蔡子礼和姬鸿云两人无言地走在胡同里面,看着面带愁容的蔡子礼,姬鸿云先说话了:“别听老家伙乱说,你是大博士,应该相信科学,不用相信他的鬼话。”

蔡子礼听姬鸿云这么说,开口回答道:“大师的话我姑且听听,但这天天做梦,睡眠不好,我真的只能吃安眠药了。”

姬鸿云接着安慰道:“大师说我们之间的事实屁话,但其中有的话还是有道理的,比如你要交桃花运了。子礼,你这样漂亮的女子,追求的人肯定多,京城青年才俊这么多,总有适合你的。”

蔡子礼看着姬鸿云,觉得他一点都不陌生,在姬鸿云面前,她总愿意把藏在心中的话说出来:“自我上学以来,追求我的人数不胜数,收到的情书没有千封,也有百封。可是我从小立志要好好学习,献身于学术,对于男女之事从没有上过心,现在年级越来越大,父母每次打电话来,都要催促我的终身大事。”

“难道这么多年以来,你都没有遇到过一个喜欢的人?”

“我说没有,一个都没有,你相信我吗?”蔡子礼对着姬鸿云说道。

被蔡子礼这么盯着,姬鸿云马上回答道:“当然相信,你没有骗我的理由。谁都经历过青春岁月,哪个少男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像我这样对感情木讷的人,年少之时也有暗暗喜欢之人。子礼,你现在学术有成,应该考虑个人问题了,从你毕业到广电系统工作这些年,难道从没想过自己的事情吗?”

蔡子礼听姬鸿云这么一说,不禁回忆起自己这三十年的岁月,“听你这么一说,我好想是个怪胎,青春年少之时,我就是死命读书,天天刷题,一心想考个好大学,上了大学就想保研,硕博连读。读硕士、博士期间总想着发表论文,做出成果。对于身边男生的追求,示爱从来都是不屑一顾。毕业之后,我一心扑在工作上面,也从来没有考虑过个人问题。我自问自己在生理上是个正常的女性,但不知为何心理上从来没有想要去交个男朋友。”

“正因为你从来没有想过要交男朋友,所以老天给在梦中给你提醒了啊,要让你赶紧找对象,至于为什么梦中会出现我的名字,也许老天嘴瓢了一下,说错了名字。”姬鸿云开着玩笑说道,“昨天吃自助餐的时候,我们省的孙通孙处长都说要追求你呢,但我看他年级大了,别接受他的追求,北京青年才俊那么多,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蔡子礼听他越说越离谱,赶紧打断说道:“追求我的人是多,但我一个都不喜欢。刚才给张大师打电话是我读博士时候的师哥,人不仅长得高大帅气,还是高干子弟。毕业之后自己创业,事业做得还不错,他追求了我好多年,但我就是不喜欢他。”

“按照世俗的眼光,你这位师哥是个完美的对象,子礼,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子呢?”

“我也不知道,从小到大,遇到过那么多男性,一个有感觉的都没有。”

原来是找有感觉的啊,剩女都是这么剩下了,看来大博士,大美女也不能免俗,姬鸿云说道:“中国14亿人口,哪那么容易找到有感觉的人,找一个条件不差,对你好的人就行啦。”

“你就是这么找的?”蔡子礼问道。

“是滴,我和我老婆就是相亲认识的。”姬鸿云骄傲的说道,“你别看不起相亲,相亲是最容易找到对象的方式,特别是我们那样的小地方,相亲的都是知根知底,所以更能够成功。蔡博士,你是聪明人,一定能想明白的。”

“但我也不能和一个我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吧,我读了这么多书,难道也要对生活低头。”

“也不用这么悲观,大师不是说你马上有桃花运了,我估计你喜欢的人、有感觉的人马上就会出现了。”

“但愿如此!”蔡子礼叹道。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