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花园 第八章 百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昭儿,过两天是二宝的百天,你们准备怎么弄?”早饭时,唯昭妈突然说。唯昭和齐修是校惹来阳城的,学校不在这里,各自的老家也不在这里,因而在这个新的移民城市没什么朋友也也没什么亲戚。也就几个同学,但是这些也不常常取得联系,走的并也不是尤其的亲密无间,因而“简单的搞一下呗。平时我和齐修都忙于工作也没有什么朋友亲戚。”唯昭也明白母亲的意思。。...

“昭儿,过两天是小宝的百日,你们打算怎么弄?”早饭时,唯昭妈突然说。唯昭和齐修是校招来阳城的,学校不在这里,各自的老家也不在这里,因此在这个新的移民城市没什么朋友也没有什么亲戚。也就几个同学,可是这些也不经常联系,走的并不是特别的亲密,因此唯昭妈没见过,她不知道这些,可是外甥的百日又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日子也不能草率,因此他征求小两口的意思。

“简单的搞一下呗。平时我和齐修都忙于工作也没有什么朋友亲戚。”唯昭也明白母亲的意思。

“这事可不能简单的一带而过。现在有孩子了,什么都要开始经营了。之前你们两个过日子忙于工作,可以什么不管不顾一门心思的奋斗,有了孩子以后你们要为他多想想。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到时候你们都上班去了,让他一个人待在家不与外人接触?”唯昭妈开始为女儿女婿的生活方式担心起来。

“老婆,妈说得对。人是社交性动物,分工合作,善于沟通才能适应社会。儿子要多跟他们同龄的小朋友多玩耍,多交流。”齐修很赞同岳母的说法。

“你们说的道理我都懂,可是咱们也没什么亲戚朋友,有的处得又不是很深。”唯昭有些无赖。

“你高中同学晓晴不是很会拍照吗?可以把她请来当摄影师。”唯昭的这个同学宫晓晴是一个很有想法的女孩,喜欢各种美好的事物,摄影,修图,美妆,穿搭,插花,咖啡等一些小资有情调的事物,她都喜欢研究。她不是单纯地玩玩,还研究的很透彻,听说还是一个业余摄影师经常被人请去拍片。有时候唯昭还很羡慕她这种瞎倒腾,万一工作不想干了,还能有点副业支撑,也不用像她现在这样焦虑哪天她加不了班了,这工作再也找不到了,到时候何以为继。也好,趁此机会向她学习学习。

“上次儿子满月我发朋友圈,她说她要来看我和儿子的。我问问她那天有没有时间。”

“然后师弟师妹也可以请一下,让他们带上锦锦。”这个师弟是唯昭研究生时和她一个导师的后辈,师妹也是同一个实验室的。这些年有空他们一起出国旅游,虽然大家都比较忙可是节假日聚在一起吃饭就是必备节目,因为专业相同,又是同行因此一直有来往。

“嗯,向他们请教一下育儿经验。也让锦锦和嗨皮交流交流,他们同是婴语应该能够互相理解。”

“哈哈~哈哈~没想生孩子被师弟他们抢了先。没办法他们是前辈为了儿子咱们该学习的还是得学习。不知道儿子睡觉问题,他能不能向小姐姐请教出来呢?”

聊到这唯昭心里已经有数怎么办了。吃完早饭,他带着儿子出门上天台晒太阳了。这几天疫情已经稳定很多。齐修他们已经安排分批上班了。今天刚好轮到他,早上他已经把婴儿车搬到天台。唯昭将嗨皮安排在婴儿车上,先逛了自家的楼顶,前几天漫兮给的番茄苗妈妈已经定植了,现在已经开了不少花。唯昭看到几颗长了侧枝的番茄顺手抹了芽。这是妈妈教她的,抹除侧枝防止叶片制造的营养物质造成浪费,以保证番茄叶片制造的营养物质集中供应主枝的生长。

“嗨皮,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呢?”唯昭一边抹了芽,一边和看得认真咿咿呀呀的儿子说着话。嗨皮现在对动的事物特别感兴趣。运转的洗衣机,工作的吹风机,冰箱的触控屏以及智能手表的显示屏他都知道怎么唤醒,屏灭了,唤醒,乐此不疲的玩上好一会儿。

自家的东西还是太少,没什么可看的,不一会儿就逛完了。唯昭推着推车来到了漫兮家楼顶。

三月,下过一两场雨后,月季也都陆陆续续开了,黄色,蓝色,杏色,白色,粉色,红色,花瓣层层叠叠,拳头大小的大包子。

一阵微风过,唯昭瞬时被面前的花墙吸引住了,只见几百朵的花苞含苞待放,期间有几朵已开放的花,花瓣的颜色由内到外、从粉到白,似水彩般粉色逐渐渲染开来。让唯昭瞬间少女心爆棚,这花粉嫩可爱,像初恋。在这儿边赏花边喝着咖啡吃着甜点应该心情会很不错。

“嗨皮,咱们在这儿过百日好不好呢?”

“咿咿呀呀,咯咯~”嗨皮似乎也很喜欢这个地方,这花。

“哦~哦~你也喜欢啊!嗯嗯~妈妈马上安排上。”唯昭有这想法后,就发信息给齐修。

“老公,漫兮的月季开得很漂亮。儿子的百日宴在天台搞成下午茶式的怎么样?准备些水果甜点咖啡茶。”

“想法很有创意,漫兮同意了吗?”

“你觉可以我再跟她商量一下。”

“我觉得你想法很有创意,现在疫情虽然稳定了,但还不建议在外面用餐。正好是春天,又有花,我们就当野餐。应该会很舒服,有有趣。”

“嗯,那我问一下,看看漫兮是否同意。”今天漫兮还没上来,怀孕后她就没有像之前那么频繁的上来打理花草了。唯昭得到齐修的认可后,又给漫兮发信息。

“漫兮,你今天上来打理花草吗?”

“要再等一会儿吧,最近起得晚。”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唯昭收到了漫兮的回复。

“好的,我等你,有事找你商量。”

唯昭在等漫兮的时候,嗨皮有点不想躺着,她就把他抱了起来。在楼顶转悠着,一边想着怎么布置,需要准备一下什么东西。这些在她脑子里面都过了好多遍也没看到漫兮上来。嗨皮饿了,有点烦躁。她就将儿子抱回家喂奶了。

“唯昭,我上来了,你回家了吗?”

“嗯,嗨皮,饿了,回家吃奶奶了。”

“哦,那我上你家找你?还是在上面等你?”

“你在天台上有事就先忙,我一会儿就上去。不忙就上我家来吧。”

“那我先浇一下水吧。”

“嗯~嗯~”

嗨皮吃完奶后,唯昭又把他抱出来。

“漫兮,你现在不能累着。怎么还在浇水。”

“没事的,前几天陆离从家里拉了一根水管上来,浇水也就拿着花洒。正好活动一下,没事的。”

“哦,那你小心点,现在还是孕初期,凡事还是小心点好。”

“对了,你找我商量什么事啊?”

“嗯,这不马上是嗨皮的百日了吗?我想在天台上借着你的这一墙月季给她办一下百日宴。”

“可以啊!太有想法了。过几天这墙粉色龙沙宝石就要开了。她也只在春天才爆花。到时候一墙粉白的花……嗯,嗯,很漂亮。”

“你这个同意了?”

“有啥同不同意的,天台本来就是大家共用的场所,你们不介意我在上面养花,我还能介意你们在上面活动啊。”

“到时候你的这些花盆估计要适当的挪一下。”

“没关系的,到时候让陆离帮忙。”

“到时候你和陆离也来吧。”

“好的。”

“你们聊什么聊得这么热闹啊?”皋兰在她俩商量事情的时候也上来了。

“我们在商量给嗨皮在天台上过百日的事情呢。”漫兮说道。

“呦,在这一墙月季下搞聚会一定很惬意。你们年轻人这回玩。”皋兰看起来很神往。

“我们在阳城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就找几个熟人热闹热闹。兰姐,要不要也带着希希一起来。”唯昭邀请皋兰一起参加。

“可以吗?”皋兰很高兴收到邀请。

“没什么不可以的,我们倒是希望多来点人,热闹点。”

“咱小区今年出生了很多和嗨皮童年的宝宝的。和希希童年的孩子的妈妈生二胎的就有好几个,都是在今年。要不要我试着邀请一下他们,你们认识。”

“好啊!我和我老公正愁,在阳城没什么亲戚朋友,嗨皮没有什么玩伴呢!你能帮忙引荐真是太感谢了。”唯昭感觉终于帮嗨皮找到同龄的朋友心里甚是欢喜。

“到时候你不嫌麻烦就行。”

“没啥的,无非就是多准备点水果点心。”

她们三个就这样高兴商定了嗨皮的百日party情况。

周五下班回来,齐修和陆离将天台的花盆挪到了围墙边上,拉好了天幕,把两家的桌子拼接在一起,做成了一个餐台,提前做好了这些准备。

第二天上午漫兮也加入了布置的队伍,指挥着陆离和齐修装饰会场。唯昭趁着空手作了蛋糕。下午吃过午饭已经陆陆续续有朋友带着孩子上天台上来了。唯昭拿出了前几天趁嗨皮睡着的空档烤的曲奇,切好的水果和一些零食。

白色的天幕,粉色的气球,一墙粉白的龙沙宝石合着春风清新舒爽起来。地上铺了垫子,不会走路的孩子们在上面爬行、蠕动。爸爸妈妈在旁鼓励加油,互相询问着最近的情况,睡觉,吃饭,排便等婴儿知识,以及孩子偶然带给父母的一些暖心举动。

“哎,我再过一个月就要去上班了,婆婆身体不大好,老喊腰痛,抱不了孩子,还不知道含含要托付给谁照顾呢!”含含妈突然显得有些为难,想要其他妈妈们帮忙出出主意。

“你婆婆身体不是挺好的吗?我老看见她在小区公园的健身器材锻炼啊。”章章妈妈说出了自己所见。

“嘘~就是这样的,我们住六楼,每天爬上爬下的几趟,这里逛逛哪里逛逛,锻炼身体,打牌一点事也没有。从来不抱我儿子,还老当着她儿子的面喊腰痛。”含含妈瞅了瞅自己的老公,压低声音说。

“我婆婆也是,过来我们家从来不帮忙抱孩子哄可可睡,就知道逗可可,把可可逗哭了就扔给我。搞的我好烦躁。孩子高兴时就逗不高兴也不哄。买了菜扔在阳台,也不做饭。真不知道她过来是干嘛的。没帮上忙还添乱,回去还跟她那些老姐妹说她过来帮忙带了孩子,给她当了好人。我跟我老公说了,让他跟他妈妈不要再过来了,来了我只会更忙。”与婆婆住得很近的可可妈无赖的说。

“你还好婆婆住得近,不用住在一块。我这还天天住在一起,要照顾大的还得照顾老的。她还比较强势什么都得听她的。前几天她还说,看你就是不会花钱,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大堆,我就很会花钱,以前家里穷都是靠我过过来的。”含含妈模仿着婆婆的语气。

“她啥意思,难道让你把工资都交给她吗?”可可妈到底年轻心直口快。

听着他们说到自己的婆婆,唯昭心里感觉瞬间找到了知心人,但又觉得很委屈与无赖天下婆婆打底都一样,要就儿媳比自己闺女对自己好,一切要听她的,但他们对待儿媳就是比陌生人还差。还在喜欢在自己儿子面前数落媳妇的不好,当着儿子面哭哭啼啼,仿佛自己受到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哎~”唯昭突然觉得与自己的遭遇相似叹了口气。

“你叹啥气啊?不是有你妈帮你带着孩子吗?”贞贞妈妈突然说。贞贞也是有外婆带但她妈妈是独女。外婆有自己的退休金,来这里带贞贞完全是来帮自己的爱女。

“我外婆身体也不太好了,我妈可能得回去照顾外婆。嗨皮很快也没有人照顾了。”唯昭有些无赖。漫兮听到这些摸了摸唯昭的手备,希望能够安慰到她。唯昭回以勉强的微笑。

“你们还好上了班就解放了,就不会整天看到他哭就焦急,整天提心吊胆的看着,担心他饿着冷着,放在床上担心一个不小心他就从床上掉下来,放在地上担心他到处乱爬把不干净的东西放在嘴里,最重要的整天抱着腰痛胳膊胀。”章章妈妈说道。章章是她第二个孩子。她打算全职在家带孩子了。

“可是上班也是会很担心想念。相处了这么久,他睡我睡,他醒我醒,洗澡,抚触操。自怀他起朝夕相处、寸步不离。”嗨皮妈妈觉得自己可能离不开儿子。嗨皮是她的第三个孩子,前两次流产了对这个孩子她是极其珍视的。如果这个孩子没了,她可能也就没有活下去的意志了吧。说完他看了看正在由爸爸带着练习翻身的嗨皮。嗨皮能翻趴着但是不愿意翻回来。其他爸爸也在鼓励着嗨皮。宝宝们现在有平时上班不怎么带的爸爸们带着,轮流展示着宝宝们最近习得的新技能。看着孩子们玩耍,她不停的按下快门,抓拍孩子们美好快乐的瞬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