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花园 第六章 金丝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兹啦兹啦……”天台传来了锯木头的声音,刚吃过奶哄睡着了的小宝,听见这声音躁动焦躁焦躁,在床上扭来扭去。齐修轻轻地啪着孩子的大腿,想抚慰嗨皮让他再次睡着。但孩子的特别注意也没失败的被其拉回啪嗒声上面,就已发出哼唧的声音。“老公,好吵啊!”这时“老公,好吵啊!”这时唯昭也被吵醒了,但困意支配着她,使她不愿意睁开眼睛,昨天嗨皮频繁夜醒,她被吃奶了很多次,加上身体还没恢复好,吃过早饭她又睡起了回笼觉。。...

“兹啦兹啦……”天台传来了锯木头的声音,刚吃过奶哄睡着的小宝,听到这声音躁动不安,在床上扭来扭去。齐修轻轻地啪着孩子的大腿,想要安抚嗨皮让他继续睡觉。但孩子的注意没有成功的被其拉回到啪嗒声上面,开始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老公,好吵啊!”这时唯昭也被吵醒了,但困意支配着她,使她不愿意睁开眼睛,昨天嗨皮频繁夜醒,她被吃奶了很多次,加上身体还没恢复好,吃过早饭她又睡起了回笼觉。

“可能是漫兮在楼顶又捣鼓什么吧?我上去看看,儿子你先看看啊。”

唯昭不情愿的睁开眼,她想这一醒可能这也就睡不着了。嗨皮看样子也是要睡不着了。“你把儿子先抱给妈。我先醒醒觉。你去忙工作吧,我等会去天台转转。”

这几天齐修还在家办公,虽说在上班,没人找他的时候他就跑过来看着嗨皮。有时候孩子在睡觉他也要在旁边挨着瞅着,一个劲儿的在那里傻笑,可能是本来就是一个孩子心性,喜欢孩子;可能是30多岁才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又可能是之前失去了两个孩子对这个来得不易的特别珍爱……

“我先抱着吧,现在也没人找我等有人找的时候再说。”

“你这有了儿子之后连班也不想上了?再这么搞咱家一家老小不都得跟着你喝西北风。去,好好上班去。我起来抱儿子上去晒晒太阳。医生说了晒晒太阳补钙的,他后卤门还没怎么闭合,又有枕秃,要多晒晒。”

“看你整天就瞎操心,我没啥事看看儿子,你担心工作做不好,这是哪儿跟哪儿的逻辑。我抱着等你起来才多一会儿工夫,就不用去折腾妈了。”

唯昭不愿意耽搁齐修太久,嗖的一下起身,这下困意全无。随便套了件运动外套,就要来抱孩子。

“你就这样出门啊?”齐修上下打量一番头发没梳顺胡乱用手抓了抓就用皮筋绑了起来,连胸罩也没穿的老婆。

“怎么你还嫌弃不成?”唯昭故意试探齐修。她担心自己因为生孩子身材走了样,在齐修眼里已经不是那么的美好有魅力了。

“我是担心别人看见你这么糟蹋不好。”齐修立马解释说。

“怕什么,大概也只有漫兮在上面。”

“等下有别人怎么办?”

“天台就像自家院子一样,我在自家院子晃悠,爱怎么穿就怎么穿,再说了等下还要喂奶。穿了又解麻不麻烦。”

齐修拗不过自己老婆,她刚生完孩子,很多事都由着她,“算了,你怎么舒服怎么来吧。”

齐修搬着婴儿推车,唯昭抱着孩子就上天台上来了。

“漫兮,你这一早在锯什么呢?”唯昭假装打着哈欠,故作被人吵醒不快的语气。应该是她本来就是被吵醒了,但这会儿完全醒了也就想活动活动,猎奇心理的驱使看看漫兮在捣鼓啥好玩的,顺便装作不快逗逗漫兮。

“不好意思,吵醒你们了。”漫兮语气中有点抱歉。“上周我育了番茄苗,想趁它能移栽前钉一个花箱。”

“啧~啧~你这工具真是齐全,连锯子锤子都有了。”唯昭很是羡慕,她从小就喜欢捣鼓各种东西,可是一直苦于没有工具。“下次我弄个篱笆的时候有地方借工具了。”

“来借呗。”

唯昭脑补了一下木箱里种满不同种类的番茄形成一道绿色的屏障,在这绿色的绒布上镶嵌的红色的、橙色的、绿色的、黄色的宝石般的番茄,映着夕阳,熠熠生辉。

“你这个会不会太大了,到时候搬不动啊。”杨姐整理完自己的花花草草也被锯木声吸引了过来。

“没事的,我准备用椰糠做基质,那个很轻,一般也不会搬动它的。”漫兮似乎早就规划好要怎么做,一会儿锯木头,一会儿钉钉子,有序的进行着手中的作业。大家也没有想要打扰这个有想法的宝藏女子。

一会儿何老师又抱着被子上来了,她把被子晾在绳子上,拍着被子上的灰尘,时不时驻足看看身边开放着的花朵,又似在想着什么事儿。杨姐手里拿着带着泥土的铲子在漫兮种的月季之间巡视着,一下捧着花嗅嗅,一会儿帮忙掰掰靠近根部的黄叶。唯昭整理着婴儿车里小宝的抱被,盖多了怕晒不到太阳,盖少了又怕凉着,一边扮着鬼脸丑脸哄小宝开心。小宝被妈妈逗弄得很开心,咿呀~咿呀~说着他们婴儿国度里的语言——婴语,还时不时的举起小脚。

“老婆,凳子,我下去了啊,等下晒好了你直接抱着儿子下来,婴儿车我上来拿。”齐修把下小宝安置好了,又下去拿了凳子给媳妇儿。

“嗯~嗯~”

“嗨皮~你跟妈妈好好晒太阳哦~粑粑回家了哦~想粑粑了就回家看粑粑啰~”

“咯~咯~”小宝被他粑粑逗乐。

“你家小宝真可爱。咗咗~咗咗~”何老师晒完被子也过来逗弄小宝。

“漫兮,这颗小小的黄色的月季真好看。像奶黄包一样,又像刚孵出来的小鸡。黄黄的,亮堂。”

唯昭寻着杨姐的声音望去,20~30厘米的植株开爆了黄色的花朵,整个植株充满了疏落感、空气感。

“哦,这个是金丝雀,我刚把她搬上来换个大点的盆,平时都是放在阳台上养的。这个植株晒多了太阳,花瓣上容易长斑。”

“哎~这盆金丝雀就像孩子一样需要尽心呵护,花了心思就健健康康,漂漂亮亮的蓬勃生长,疏于照顾就出了各种毛病。长不大。”

“何老师,你说的是那两个跳了楼的初中生吧。太可惜了。正直含苞待放的年纪。”

“皋兰你上来了。”只见一个40左右的女子牵着一个男孩,女子清瘦优雅,男孩大概7~8岁,也许是见了生人,也许本来就很乖巧温顺,一只手拽着妈妈的手,另一只手拿着遥控车的遥控器。

“希希在家待不住,楼下小公园最近几天也不让人活动了,就想着上天台来了。”

“来希希,到何老师这里来。”希希松开妈妈的手跑到何老师怀里,又扭过头来偷偷看婴儿车里的小宝。

“希希,小宝可爱吧?”希希妈蹲下身来问着。

“嗯—”

“唯昭,漫兮来我跟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对门的皋兰,是一个小说家。”

“何老师,小说家你抬举我了,我就是在家久了,写写字消磨消磨时间,还一本小说也没有火过呢。”皋兰被何老师称为小说家有些不好意思。

“你也不用不好意思,没有火,但是你有在坚持做这件事,有一定量的读者,就已经了不起了。再说了写小说也不是你的专业,还就写了一两年。”

“兰姐,你这也太厉害了吧,有这份勇气从零开始已经很了不起了。”

“是啊,兰姐,有读者证明还是有才能的。”唯昭、漫兮被这个有才气,优雅的中年女子深深的吸引,你一句,我一句的都是彩虹屁。是啊,女人大抵都心存这份希冀四五十岁的时能活得淡然优雅,不用被生活逼迫着去谋职,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赚点小钱,够自己优雅的生活着。

“呦~你这个小朋友真能干,都自己做木工了。”何老师似突然发现漫兮制作花箱。

“我就只会做这种简单的活计,复杂的也不会。”

“有些简单的技能已经足够生活了。现在有些孩子啥也不会,从小被骄纵了,长大了经受不了一点挫折,温室里的花朵,有点风吹草动就残败不堪,一蹶不振。”

“何老师,你这是又在操心哪个学生啊?”杨姐也随何老师的身影聚了过来。

“还不是前几天新闻报道的本市那两个跳楼的初中女同学。我们老师圈里传得沸沸扬扬的。”

“你说现在的孩子啥也不缺,比咱们那个时候生活优渥多了,怎么就一时想不开了呢?”杨姐表示疑惑。

“如果仔细观察一下现在孩子的生活,物质不乏的确是事实,但精神上呢?有些父母以为物质是万能的,在留下一大笔钱后就任由孩子野蛮生长,但家庭的关爱极度困乏。有些父母过度看重孩子成绩的好坏,时常以别人家的孩子来数落自己的孩子,更有甚者不惜用侮辱性的言语咒骂自己的孩子,要求孩子必须按照自己的规划来行事,给孩子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压力变大了,可是心里素质跟不上啊。”

“现在的孩子太脆弱,要提升孩子的抗压能力,但就不用管压力了吗?父母把自己和别人的竞争转移到孩子身上,催生出赢在起跑线的思维,一旦这种思维过度支配父母的行为,孩子再强的抗压能力也无法化解源源不断的压力。”

“我那些学生放学后还有各种培训班,一般孩子艺术类、体育类、竞赛类、学习类,这些大类里面有又很多小类,林林总总,父母怕孩子落后于人,互相攀比,也不管孩子是否感兴趣,一个人各种各样的班报下来有十多个,每天课余孩子不是在上培训班,就是在上培训班的路上,哪有时间玩耍,哪有时间亲近自然,哪有时间留给亲子之间沟通。”

“听了你们这么说,真的好担忧啊。我和我老公工作就都很忙。996是常态,小宝只能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带了,没办法。也想过全职在家带孩子的,可是没那种条件。现在生活成本太高了,房子,车子,孩子都是碎钞机,光靠男人们的那点工资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也还想着趁着年轻再搏一搏也不枉这么多年努力过的学业和父母的培养。”唯昭说出了横亘在心中多时的担忧,从小迫于生计,父母就去离家很远的城市打工,他和弟弟只得留在家中,由外婆照顾大。因为没有父母的关爱,弟弟一度赌气拿学业威胁父母。可是这点反抗对于生活的压力又有什么用,父母还是得外出打工,因此成绩优异的弟弟学业从此荒废。于是她心中暗下决心将来一定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如此,这些年一直很努力工作,想着或许35岁可以提前退休全身心的教育孩子,可是现实摆在那儿就是不允许。

“小唐,你不要蹦得太紧了。有时候退一点点会反而会得到更多。你看看小路就活得很开明,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公司,种种花。”

“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公司可遇不可求啊,对个人素质的要求也挺高的。”唯昭有些无奈,同时对自己的能力不太自信。

“哈哈,你还想什么好事都占尽啊?你应该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与需求找答案。至于能力根据你结果学习。再说了你和你老公能在这边白手起家买上房说明你们能力应该不差。”何老师分析道。

“那些都是加班用时间和健康换来的。”

“这也是成就了,已经打下了基础,你们就站在这个基础上重新考虑出发。这就是能力和资本。白手起家的时候是要难一些,后面就不用那样对自己步步紧逼了,毕竟已经有基础了。现在要想想怎么把孩子照顾好教育好,那么努力不就是为这个吗?别因要给孩子创造更好的条件而疏于教导,得不偿失。”

唯昭点点头,陷入了沉思。何老师的道理她明白,但到底工作生活的平衡点在哪里才是关键。

阳光照着那盆黄色的花开爆满的金丝雀,金灿灿的,显得那么的有活力,一看就是经过精心照料的。婴儿车里的小宝看见比自己大的希希很是高兴,伸着肉嘟嘟的小胳膊,举着似藕节般的小腿,宝宝很健康很可爱,唯昭看着她顷刻间展露了笑颜。曾经暗许只要上天赐一个健康的宝宝此生别无他求。也许人生就是这样过了一道坎还会有一陡坡,一个愿望达成又会有另一个期许。

“只可惜了那两个孩子。”何老师久久不能释怀这件事。大家都各自陷入了沉思,只剩下嗨皮和希希玩耍的声音,孩子的声音是那么的纯真,穿透了疫情隔离的这份沉静,显得格外的响亮。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