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花园 第四章 产后抑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二宝睡了吗?”杨姐热切的问着。“嗯,了睡了,要不然我也出不来。”“都有一个过程,等再大一点就好了。现在的他啥也会,没办法靠妈妈。”“也没人帮我带,他醒着一刻也分不开我,就像粘橡皮糖一样粘在我身上,想上厕所了他在喝奶了,我忍;想不喝水了,他还没“嗯,已经睡了,不然我也出不来。”。...

“小宝睡了吗?”杨姐关切的问道。

“嗯,已经睡了,不然我也出不来。”

“都有一个过程,等再大一点就好了。现在他啥也不会,只能依靠妈妈。”

“没有人帮我带,他醒着一刻也离不开我,就像粘皮糖一样粘在我身上,想上厕所了他在吃奶了,我忍;想喝水了,他还没睡得抱着,我忍;他要睡了,抱着睡,头发挠得鼻子痒,我还是得忍……”唯昭似喃喃自语般说道。

“会好起来的,你妈妈在的不是吗?”

听到杨姐这么问,唯昭又开始流泪了:“我妈跟我说我不是她亲生的,说我是嫁出去的女儿。”

“你妈也真是的对刚生完孩子的女儿这都说些啥啊。”杨姐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着。然后拍了拍唯昭的胳膊:“你妈这是跟你开玩笑的。”

“她开玩笑也太不讲场合了吧。她本来就重男轻女。对她儿媳妇比对女儿都好。”唯昭略带生气的语气说着。

“思想陈旧的女人都是这样的。”杨姐似有共情的说道。

“可是我婆婆就对女儿比对儿媳好。”

“呵,这世界上这种事情我以为就只发生在我身上呢。我婆婆也是不愿意帮忙带孩子,说这里气候太热,在这里待了半年就回去了。”唯昭感觉杨姐的语气中带着委屈,带着些许遗憾。

“她可能身体不好适应不了吧。”唯昭反过来想安慰她。

“可是她帮她女儿将孩子带到了初中啊。我有时候就在怀疑到底我做错了啥。为啥就这么命苦,别人婆婆都赶着给儿子带孩子,怎么到我这里来就完全是反过来的!我儿子就是我一个人带大的。”

“我儿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还不知道谁带他。”

“你妈不就很好吗?外婆带大的孩子还跟妈妈亲。”

“我有个弟,我妈有两个孙子要带。她不能老留在我这里的。她在这里也老是觉得我比我弟过得好,心里不舒服,怨我不帮我弟。带外孙也没有带孙子孙女上心。”唯昭有些无助的说。

“那你要注意分寸不要成为那什么?”杨姐迟疑了一下,略有所思的说道:“对,扶弟魔。到时候你会很辛苦的。本来阳城养孩子压力就大。”

“上次我妈在我出院不久就跟我说,你弟媳上次来你这里,你怎么不赏赐她点什么。”唯昭模仿着母亲的语气。

“她怎么能这样?”

“有时候就觉得很难受,亲妈把我当冤大头一样。弟媳来了我没少花钱,带着两个孩子到处玩,一人一套衣服,才来了几天吃喝玩乐就花了一万。平时我和我老公因为还没买房为了省钱都不怎么出门玩。我还和齐修开玩笑说在阳城玩一天比在太阳国玩一天还贵。齐修还说,孩子玩得开心就行,别计较这些。”

“对啊,看开点。把握好度就行了,也不能纵容,不然哪一天你会负担不起。”

“哎,婆婆也是不愿意来啊。她觉得这里气候太热了,没有家里待着舒服。”唯昭将两只手握在一起,有点无助。

“克服一下。女人还是要努力工作。你要是全职在家照顾孩子,孩子长大了不一定会感激你。他会觉得这是一种压力。我儿子现在就很看不起我。”杨姐觉得她很受委屈,孩子没人帮他带,吃喝拉撒、生病、上学……都是她一个人,老公忙着工作,最后还是离婚了,到头来孩子长大了却并不领情这些。“没有谁值得女人不工作倾尽所有的对待。”杨姐喃喃的说着这句话,像是对自己的挽言,又像是对唯昭善意的提醒。

“哎~”唯昭叹了口气。她们相视而笑,这笑是那么的苦涩,是生为女子对自己命运的嘲弄与无奈,好在此刻有一个理解那种艰难处境之人可以这样一说就明,共情。

这会儿701室齐修看到客厅没人,客厅的门大大的开着。他急忙敲了敲岳母的门,“妈,唯昭呢?”

“我怎么知道,她不是在屋里睡觉吗?”唯昭妈正开着很大声音看电视剧,见齐修突然推门进来一脸茫然。

“刚才我们吵架了,我以为她在客厅想自己清净一下,以前她都是这样的,坐在沙发上生闷气,过会儿哄哄就好了。”齐修和岳母一边说着话一边来到客厅,看到门开着。

“赶紧出门找吧。”唯昭母亲突然觉得事情有点不妙。

“嗨皮还睡着呢。”齐修这时候还想着儿子,担心他一个人睡觉会危险。

“哎呀,都睡着了,一时半会醒不了,不会动的。”唯昭母亲看到女婿这样有些着急。“赶紧出门吧。”说着就拉着齐修出了门。他们在门口犹豫了一下。

“唯昭还穿着睡衣,咱们先上天台看看。”岳母听到齐修这么说三步并作两步走急急忙忙上天台了。

“昭儿,大冬天的晚上你在天台上这是干什么?还穿得这么少。”齐修也跟在母亲后面一起上来了。“赶紧回去吧,待会儿宝宝醒了看不到你又该哭了。”

唯昭看到他们两个一句话也不想说,挪开了视线。

唯昭母亲见女儿还在生气,不想和他们讲话,转过头问齐修:“小齐,她这到底是怎么了?你们到底是为啥吵架。”她心想着,我女儿刚生过孩子还在月子里你就不能让着她点。

“一点小事,她脾气你还能不知道。”齐修说这话是带有抱怨,像在说你养大的女儿,这样的臭脾气,最后反过来质问我。

“昭儿她脾气不好,这个时候你就让着她点嘛!”唯昭母亲将齐修往唯昭这边推了推。

齐修顺势走到唯昭面前,略带讨好的语气,但还是难以掩饰他的不耐烦:“老婆,今天是我的情绪没控制好,是我不对,你就原谅我。赶紧回家吧,儿子这一个人还在家呢。”唯昭无动于衷,这时候唯昭还拿嗨皮拿捏她,她心中更加来气。

“算了,别气了,妈妈都来劝你了,就算给妈妈一个面子。”想到上午的事,唯昭觉得母亲有点滑稽,她的母亲只是挂在嘴上的称呼,没有实际行动,为了她的利益,她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她永远是善人,她是为了你好。唯昭觉得自己已经不是三岁小孩那样可以随便哄骗了,母亲只会嘴上把话说得漂亮,避重就轻,实际做法令她生气。

本来和杨姐聊着心结已经化解不少,他们这样劝着,唯昭还是无动于衷,心中郁结再次慢慢地结起。杨宏见他们这样劝着反而雪上加霜,但这样僵持着也不是办法。

“小唐,你出来已经有一会儿了,嗨皮还小不能留他一个人太长时间,你先回去。有什么委屈你不要闷在心里,随时来找阿姨聊。”杨宏一边轻拍着唯昭的手臂,一边说道。

“嗯!”唯昭想到了嗨皮,想到了嗨皮这个可人儿,留他一个人在家,他醒来肯定会非常不安,迟疑了一会儿,可是作为母亲的本能还是压倒了一切,于是转身就回家去了。唯昭母亲跟在后面。齐修也准备跟了上去。

“小齐。”齐修听到杨宏喊他,就转过身,见杨宏在朝他招手,示意他等一下。

“什么事啊,杨姐?”齐修想到刚才多亏了杨姐的开导,唯昭才罢休。

“小齐,有啥事你还是要多承担一些。女子生产经历了很多磨难,身体和心理上都要承受很多变化,是最需要关爱的时候,可是大家的注意力放在小宝宝身上,对女人的关注反而不似从前那般的份量重,这在心里难免会产生巨大的落差,再加上生完孩子有激素骤然下降,情绪会受很大影响。你作为丈夫,是她在这个家里除了不会说话的小宝,就是最亲近的人了,凡是是不是应该站在她的立场上考虑一下吗?”杨宏这样说着,她还担心着唯昭,刚才那一幕明显是唯昭想不开,想做傻事。

“嗯,你说得有道理,我明白。”齐修唯唯诺诺的答着。

杨宏看到他这般避重就轻,感觉他似乎是没有注意到事情的严重性,但做为一个外人她又不好介入太多,可是如果处理不好可能就是一条人命,因此她还是很严肃的说了出来:“你知道唯昭刚在上来干什么吗?她就站在那边的围墙上,正想往上爬。”杨宏指了指唯昭刚才站的地方,齐修笑容顿时凝固了,露出错愕的表情。“一个刚生产的女人,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孩子,这是有多绝望才想着做出这样的傻事?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唯昭回到家轻轻的躺在嗨皮身边,借着香薰灯昏黄的灯光,看着嗨皮熟睡的脸颊,安详、稚嫩、纯洁,犹如天使,眼泪控制不住的流着,嗨皮这么可爱,可是为什么就是没人爱呢?但想到动静太大待会儿把弄嗨皮醒他又该哭了,她就赶紧的闭上眼想乘机尽快的睡着,可是这会儿她真的是睡不着,即使她很困。就这样她只是静静地闭着眼。

客厅里,齐修待坐在沙发上想着杨宏刚才的话,觉得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他只感觉唯昭生完孩子后情绪很不稳定,但他完全没有想到情况已经变得这么严重了。他拿出手机,搜索产后抑郁症的相关信息。

在妊娠分娩的过程中,体内内分泌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尤其是产后24小时内,体内激素水平的急剧变化是产后抑郁症发生的生物学基础。研究发现,临产前胎盘类固醇的释放达到最高值,患者表现情绪愉快;分娩后胎盘类固醇分泌突然减少时患者表现抑郁。

患者最突出的症状是持久的情绪低落,表现为表情阴郁,无精打采、困倦、易流泪和哭泣。患者常用“郁郁寡欢”、“凄凉”、“沉闷”、“空虚”、“孤独”、“与他人好像隔了一堵墙”之类的词来描述自己的心情。患者经常感到心情压抑、郁闷,常因小事大发脾气。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多数时间情绪是低落的,即使其间有过几天或1~2周的情绪好转,但很快又陷入抑郁。尽管如此,患者抑郁程度一般并不严重,情绪反应依然存在,几句幽默解嘲的警句,能使之破涕为笑。一场轻松的谈话,能使之心情暂时好转。患者本人也能够觉察到自己情绪上的不正常,但往往将之归咎于他人或环境。

齐修看了一会儿也没得出什么好的办法,就灭了屏,回到卧室他摸了摸睡得沉沉的嗨皮,给他扯了扯还被本来就盖的好好的被子。

唯昭虽然闭着眼睛但她完全没有睡着,她知道齐修做的这一切,他做这一切都只以孩子为先,嗨皮出了什么问题,或者有什么事情他要唯昭听他的,他就只会拿孩子来拿捏唯昭。唯昭想要逃避,但是她又舍不得孩子,她突然感觉到她这一辈子都被套牢,一辈子都跳不掉的绝望,泪水止都止不住地往外直流。

第二天齐修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若无其事平时是怎么样就怎么样。唯昭不怎么理他,他也无所谓,他也照常找岳母说着话,他一点也没有觉得尴尬。日子就这样照旧过着,但在唯昭心里恐怕就已经不似从前了吧!

她看了看腿上的伤,一块一块的淤青,显得特别的狰狞,然后她用手按了按淤青,疼痛依然在,但比起生孩子和生孩子留下的伤口的那种痛根本就不值得一提,这大概就是她直到现在才注意到这些淤青的原因吧。母亲大概早就发现了这些淤青,但是她当做什么也没看见,在她的认知看来女人就应该这样忍耐着生活,当她看到唯昭与齐修闹矛盾,虽然她会对女婿有不满,但大多时候则是劝唯昭任命,谁叫咱们是女人呢?唯昭不敢苟同,反驳道:是女人就该死吗?母亲却一脸平静的说:那你想怎么样,有男人依靠的女人才会幸福。这是母亲的原话,是她的想法,她不想母亲强加给她,她不想认命,这是多年的教育给她的资本与骨气,她在心中默默地盘算着什么,同时这日子也在继续。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