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位面商店 第5章 打是亲...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闭上眼睛的寒露,习惯性的正常运转前生修练十数年的功法,据凤崽儿说,这部修真功法是位面交易系统仓库内仅的一部功法,要不然以后来还未完全滴血认主的位面交易系统,是不能够通过位面交易的,更更何况后来的寒露和凤崽儿更本接触到将近位面交易系统的本体。也幸好有这部功也幸亏有这部功法的存在,让一人一“器灵”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有了与仇人同归于尽的机会。。...

闭上眼睛的霜降,习惯性的运转前世修炼十数年的功法,据凤崽儿说,这部修仙功法是位面交易系统仓库内仅有的一部功法,不然以当时还未完全认主的位面交易系统,是不能进行位面交易的,更何况当时的霜降和凤崽儿根本接触不到位面交易系统的本体。

也幸亏有这部功法的存在,让一人一“器灵”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有了与仇人同归于尽的机会。

不知道是因为曾经修炼的缘故,还是因为年龄小,身体杂质少,更亲和灵气的原因,霜降入定不过片刻就成功引气入体,要知道,前世她16岁开始修炼,从开始的不得入门,到能感应到灵气用了三个月的时间,而引气入体也用了两天时间。

等霜降运行完一个大周天,天已经黑了,睁开眼,入目的便是满天的繁星,霜降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这是在哪,也就是这时,卫妈喊她回家吃饭的声音传来。

听着卫妈那熟悉的大嗓门,霜降条件反射的就要回话,突然想起自己硬生生在水沟里趴了半下午的目的,赶紧闭上嘴巴,不能功亏一篑。

至于重新见到爸爸妈妈的喜悦,霜降表示,反正已经重生回来了,以后有大把的时间,最重要的是眼下,先把当年就该报的仇报了先~

卫妈性格直爽,没那么多弯弯绕,脾气自然也直...额,脾气火爆...所以在喊了三遍没人回应以后,小宇宙爆发了,揪着笤帚疙瘩就出门了。

霜降远远的都能听出卫妈声音里的小火苗,默默的调整了下姿势,务必不能被发现。

等卫妈先后从卫爷爷,卫大伯,卫三伯,卫七叔家找了一圈,依旧没找到霜降的时候,这才急了,喊了卫家叔伯一起找,期间也询问了平时跟霜降一起玩儿的小伙伴儿,包括立春和惊蛰姐妹,然~众小朋友一致回答没见过霜降,问急了就开始哭。

直到大半个村子被惊动,卫妈喊霜降的声音也由开始气急败坏到现在的焦急担忧,霜降心里有些愧疚,在心里酝酿了一下,等卫妈再次经过她所在的这段水渠时,便“呜哇~呜哇~”的干嚎起来。

不是她不想真哭,而是小三十的人了,真哭不出来!

卫妈听到哭声,先是吓了一跳,赶紧的拿手电筒照过去,这一看可不得了,就见一小姑娘上半身趴水渠沿儿上冲她嗷嗷地哭,半边脸上还血呼啦擦的,吓得卫妈差点给把手电筒扔了。

再一细瞧,艾玛,这不是俺家姑娘吗?赶紧跑过去,一把就把霜降从水渠里捞了出来,一只手打着手电筒,一边检查她身上的伤。

其实霜降伤的并不重,脸和胳膊腿上都是擦伤,很浅,只渗了点血珠子,手掌上一道两厘米长的比较深的口子,最重的就是头上,一道四五厘米长的伤口,被水泥茬子划的,顶端血肉模糊,里面还裹着沙粒,看着挺渗人,但也只是皮外伤,也就看着唬人。

卫妈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见都是皮外伤,提着的心顿时放下来,这一放松下来,就感觉心里闷闷的难受,一天的劳累,加上之前的担心焦急化作一股无名火,抬手就给了霜降后背一巴掌,嘴里骂道:

“你一天天的咋就不让人省心呢,啊,咋就不能老实待着...你...哎呀我地老天爷……”

霜降从见到卫妈之后就从假哭变成了真哭,眼前年轻的卫妈与上一世未老先衰的样子慢慢重合,心里酸酸胀胀,眼泪控制不住的吧啦吧啦往下掉,正沉浸在回忆里的霜降被卫妈的这一巴掌打的有些懵,只感觉喉头有点儿痒,张嘴就喷了一口血。

霜降:“……”没感觉自己受什么内伤啊?!而且上辈子也没吐血这一出啊!

卫妈:“……”没使多大的劲啊,咋还吐血了呢?!

“老四媳妇,你干啥呐,打孩子干啥?打出个好歹的咋办?”

原本听到小孩哭声,跑过来看看的卫大伯,借着手电筒的光,正好看见卫妈一巴掌把霜降拍吐血的一幕,吓了一跳,赶紧吆喝道,同时加快步伐,三步两步的赶到跟前,把霜降捞到自己怀里。

“不是,她大爷,我这不是着急嘛,这孩子太调皮,你看这身上摔的,我一着急就拍了一下,没使劲儿...”卫妈回过神来,赶紧解释道。

“没使劲儿能吐血吗?个小娃娃能受多大劲儿?”卫大伯没好气的说道,随即转向怀里的霜降,面色缓和下来,问道:“小霜降哪里难受跟大爷说说?”

霜降家乡称呼,比父亲大的叫爷,小的叫叔,爷爷叫爷爷(四声),奶奶叫嫲嫲。

说着,也同卫妈一样,检查了下霜降身上的伤,见都是皮外伤这才稍稍放心,又对卫妈道:“你给她把衣服掀起来,看看肚皮和脊背上伤没伤着。”

卫大伯这会儿也冷静下来了,也明白卫妈估计没使多大劲儿,再加上霜降这一身的伤,估计是前胸或者后背的也伤着了。

卫妈应了一声,赶紧上前掀起霜降的衣服来,只见霜降左肋有一块儿青紫,看形状,应该是硌的,卫大伯伸手按了按,道:“骨头没事。”

卫大伯名叫卫有国,学了几年兽医,平时除了种地,偶尔也帮村里的牲畜看看病,所以帮霜降看看也没问题的...吧?

接着卫妈又把霜降后边衣服往上掀了掀,入目的便是一片触目惊心的青紫红肿:“唉哟我的那个天啊,哪个杀千刀的把俺家崽儿打成这个样了啊……”

霜降:“???”啥样?没感觉呀?话说我下午还躺了好久的说,没觉得背上不舒服啊~

卫大伯看看大半个背上的青肿,这按按那摸摸,最后嘀咕道:“我看这咋像撞的呢?”

“孩子找着了?”

“怎么还伤着了咋?”

就这么会功夫,在村里帮着找孩子的人听着动静都凑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询问着情况。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