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位面商店 第3章 重生九十年代(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寒露站在海边,静静地的望着一望无际的海面,任凭海浪拍击,一只极其好看的鸟儿站在她的肩头,眼露不忍心,却严禁不被打断静静地驻立的人:“走吧,时间快到了,过了时辰,效果会大打折扣。”“好。”寒露公开回应一声,回过头望几眼去时的方向,随后绝决的走入大海。在海水“好。”霜降回应一声,回头望一眼来时的方向,随即决绝的走向大海。。...

霜降站在海边,静静的看着一望无际的海面,任由海浪拍打,一只极为漂亮的鸟儿站在她的肩头,眼露不忍,却不得不打断静静伫立的人:

“走吧,时间快到了,过了时辰,效果会大打折扣。”

“好。”霜降回应一声,回头望一眼来时的方向,随即决绝的走向大海。

在海水淹没霜降的瞬间,漂亮鸟儿吐出一个泡泡包裹住霜降,好让她继续深入海底。

漂亮鸟儿便是“器灵”,据它自己说,位面交易器的本体是以一只神级凤凰的凤骨为基材炼制的,所以作为“器灵”它,自然也是凤凰,额~幼生期的凤崽儿!

随着霜降越来越深入大海,包裹在身体外的能量罩越来越薄弱。

霜降看着好似随时会破掉的防护罩,开口道:

“这里差不多了吧?”

“嗯,就在这里吧,你盘膝运转功法,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凤崽儿忽闪着翅膀道。

霜降依言盘膝而坐,专注的运转功法,成败在此一举,她不想留下遗憾,血海深仇今天就做个了结。

凤崽儿在霜降入定以后,便开始围绕着她翩然起舞,每绕一圈,身形便淡一分,直至九圈之后身形已淡的看不出来,但它并没有因此停止动作,而是双翅极速动作,鸟嘴也快速开合,发出极为晦涩难懂的音节。

与此同时,海水里肉眼可见的如深渊般的玄色能量如波浪般向霜降和凤崽儿涌来,随即被一人一鸟吸入体内。

凤崽儿本已虚化的身体肉眼可见的清晰起来,当一人一鸟吸收的能量达到饱和,凤崽儿并没有停止动作,而是切换手印,吟唱出更为晦涩的咒语……

在这如同天籁之音的吟唱声中,一人一鸟的身形渐渐化作细微的粒子,被汹涌的海水卷起的浪花带到海面上,四散到空中,随即如同受到牵引般飞向世界各地。

距离此地不过五十多公里的G市,立春正在听属下汇报关于霜降行踪的消息,突然感觉胸前一阵异动,随即挥退属下。

从领口拉出一条细绳,绳子的末端系着的正是当初的石子儿,24年来没有丝毫变化。

在她拉出石子儿的同时,一浑身黑雾缭绕的人影出现在屋里,正是那恶灵,只是他如今的情况并不好,黑雾翻涌间发出阵阵惨嚎。

不等立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黑影便开始消散,同时立春也感到身体不适,好似是从灵魂深处烧起了一把火。

她不知道的是,那些与她狼狈为奸的人,也有着同样的经历。

直至半个多小时后,整个人才化作一捧灰烬。

当立春死亡的那一瞬间,本来安静无比的石子儿突然发出刺目的光,待光芒散去,已无石子儿的踪影。

……

“唔~好痛...”

霜降在全身酸痛中恢复意识,嘤咛一声,缓缓睁开眼睛,入目的是狭窄的空间,簇新的红砖用水泥垒起的墙面,好生熟悉!

“我没死?难道失败了吗?”她最后的记忆停留在那片海底,她专注的运转功法,大量水灵气涌入身体,凤崽儿在吟唱,然后...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对了,凤崽儿呢?”霜降猛的爬起来,但入目的景象让她顾不得寻找凤崽儿。

因为面前的景象在她记忆里,是那么的熟悉,在她30年的人生里,有半数时间是在回忆这一刻!

熟悉的破旧村子,熟悉的新砌的水渠,熟悉的伤口,以及熟悉的石子儿!

与她六岁那年,自己从水渠里爬起来时一模一样,如果不是头上身上的疼痛那么真实,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在做梦。

“咯咯咯...天不亡我...呵呵呵...”等确认了自己确实是回到了六岁这年的命运转折点上,霜降不禁笑出了声,压抑中透着疯狂,笑容有些扭曲,完全不复之前面对生死时的淡然。

不过也是,有谁能在明枪暗箭中逃亡24年,看着亲人朋友相继被害死还能淡然处之的!

那份淡然不过是知道自己即将大仇得报,坦然赴死罢了!

“霜降,醒来~”同样刚刚醒来的凤崽儿,出来就看见霜降笑的跟个蛇精病似的,轮起翅膀就给了她一巴掌。

被一翅膀煽醒的霜降,看着面前精神十足的漂亮鸟儿,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道:

“你还在,真好!”

“啾啾~”凤崽儿傲娇的鸣叫了一声,随即翅膀一挥,催促道:“快,确认开启系统。”

霜降这才发现手里原本灰扑扑的石子儿已经变了个模样,此时的石子儿褪去了灰扑扑粗糙的外表,变的晶莹剔透,犹如上好的宝石,同时脑海中响起一道声音:

“叮...请问是否开始位面交易系统?”

霜降毫不犹豫的默念是。

“叮...正在开启位面交易系统,请稍等...”

“叮...位面交易系统已开启,请宿主在十二个时辰内完成新手任务。”

听到提示的霜降,茫然的看向凤崽儿。

“新手任务就是完成一单交易。”凤崽儿解释道。

“这个...还有任务指标吗?”

“没有,只有第一次开启系统的时候有,算是认证任务,别担心,很简单的。”

“噢。”听了凤崽儿解释的霜降放下心,重新趴回水渠里,同时还不忘对凤崽儿说道:“老规矩。”

凤崽儿闻言隐去身形,不解道:“你怎么又趴回去了,不回家处理伤口吗?”

霜降翻了个身,躺在水渠里,道:“等我妈来找我,上次就是我自己跑回去的,结果卫晴家里连个道歉的话都没有,意思意思赔了个鸡蛋了事,那些眼睁睁见我晕过去的人,更是气儿都没吭一声,一群落井下石的王八蛋,好容易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我能饶了他们?”

凤崽儿:“……”这小心眼儿记仇的样儿,一点也没变!

“对了,我还没问你,咱们不是要魂飞魄散的吗?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咱们重回到现在,那恶灵还在不在?”霜降默默的调整着舒服的姿势,手里摸索着大变样的石子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