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第3章 非常之道,与天同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五行错乱用,功完随作佛和仙……那必然是可能超越一品,可能超越红尘俗世的境界啊!居然能在这里听见这样的大道?妖女心中翻起滔天巨浪。她的境界,还分不清上四品的大法,却能明白而已是刚所听见的几句,就比自己一身学到的知识都要妙绝许多。因而恨严禁立马给江舟种下蚀...

五行颠倒用,功完随作佛和仙……那必定是超越一品,超越红尘俗世的境界啊!竟然能在这里听见这样的大道?妖女心中翻起滔天巨浪。她的境界,还分不清上三品的大法,却能知道仅仅是刚刚所听到的几句,就比自己一身所学都要高妙许多。因此恨不得立刻给江舟种下蚀心咒,狠狠地逼问出真诀秘法!只是看着那神秘“法宝”中的老……神仙,妖女根本不敢造次。江舟两眼全神贯注地看着手机,似乎沉浸在讲道之中,眼角余光却一直在观察妖女。看到她的神色变化,心中暗喜。管用!这也让他不禁有些怀疑,那位吴先生,该不会是真的懂这些东西,留下的文字其实都是真的吧?毕竟几句话就把一个明显不是普通人的妖女给忽悠了,能是一般人的能耐吗?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些时候。小命要紧,继续趁胜追击。江舟看出了妖女眼中的挣扎犹豫,和时不时闪烁的凶光。手指已经快速划动。屏幕画面变化,仍然是老祖高坐云床。但洞外景色,已经由黑夜变成了白昼,晨曦照入洞中。束束金辉,如真如幻。妖女神色大变:“移星换斗,日月颠倒!?”江舟差点喷了出来。好家伙,这可是你自己看出来的,不是我说的……妖女现在心神震动,魂儿飘摇,两眼怔怔地盯着屏幕,哪里还能注意到他?此时画面中,老神仙高卧云床,似睡似醒:“悟空何在?”妖女便见下边一众气质出尘的仙家弟子中,却有一只浑身长毛,如人般的猴儿跳了出来。两眼又是一瞪:“妖?!”如此神仙,竟有妖魔混迹座下!“弟子在。”只见那猴妖抓耳挠腮,跳脱无比,似乎无一刻能安定。老神仙道:“你这一向修些甚么道来?”猴妖道:“弟子近来法性颇通,根源渐固矣。”这是在考究弟子根底?妖女想起在山上,姐姐娘娘也是常常如此这般问她,常常能在言语之间点醒她许多关隘疑难之处,令她明悟许多道理。不由精神一振,想要看看他们究竟能论出什么玄妙大道来。老神仙道:“你既通法性,会得根源,已注神体,往后却要防备着三灾利害。”“师父之言谬矣。”这猴妖也是大胆,竟敢当面驳斥师尊,不愧是妖魔。妖女暗道。“我尝闻道高德隆,与天同寿,水火既济,百病不生,却怎么有个三灾利害?”与天同寿?!猴妖的用词,令妖女又是一震。这是何等狂妄之语?即便是一品圣贤,也不过是三千之寿。传闻一品之上有真仙,能打破三千之极数,但仅仅只是虚无缥缈的传说,只存于野史残藉、市井话本,谁也没有真正见过。即便是真有,却也不敢如此夸口吧?惊疑之间,又听闻老神仙道:“吾道乃非常之道,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丹成之后,鬼神难容,”“虽驻颜益寿,但五百年后,天降雷灾打你,须见性明心,预先躲避,躲得过,寿与天齐,躲不过,就此绝命。”“再五百年后,天降火灾烧你,这火不是天火,亦不是凡火,唤做阴火,自涌泉穴下烧起,直透泥丸神宫,五脏成灰,四肢皆朽,把千年苦行,俱为虚幻。再五百年,又降风灾吹你……”短短几句话听得妖女冷汗涔涔。她也顾不上什么非常之道,什么寿与天齐。脑子里只有几个字:三灾利害这就是三灾利害?!传闻一品圣贤,往往于三千年寿尽之时,或有天雷击之,或有神火烧之,或有异风吹之,性、命皆丧,魂魄不存,三千年苦功,一朝丧尽。世人只道是一品圣贤寿尽之时,天降异象。若如这“法宝”中的老神仙所言,这不是什么异象,分明就是劫数!妖女就像是听到了天地间最恐怖的大秘,额上、背上、四肢都是冷汗,浑身都在轻轻颤抖。心惊魂摇之际,又听那猴妖问询求教躲避灾劫之法。那老神仙竟真的说道:“我有一般天罡数,三十六般变化,一般地煞数,七十二般变化,都可躲那三灾,避那劫害,你要学哪一般?”“弟子要学多的,学一个地煞变化!”“既如此,你且附耳过来,传你口诀……”妖女已经提起一颗心,竖起耳朵。“啪!”就在这时,那“法宝”却突然变黑了,什么神仙猴妖,都不见了。哪里还听得什么变化口诀,躲灾避难之法?“你干什么!”妖女急得直接从白鹿背上跳了下来,就想把江舟手里的“法宝”给抢过来。不过中途似乎想起什么,目露忌惮之色,终是没有抢。只好恶狠狠地盯着江舟:“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江舟一脸“无辜”:“姑娘,你这是作甚?”“我、我……我还没听完呢!”她竟像是有点难为情,露出几分扭捏之态。毕竟这是人家师门的不传之秘,还是闻所未闻的通天大道!不过想到那令她心痒难耐的大道真法,就猛一跺脚,龇牙咧嘴,做出凶狠威胁状。江舟一脸“哭笑不得”:“姑娘,你不会以为,家师还能随我心意随意出现吧?”妖女被他说得一脸懵:“什、什么意思?”江舟“一本正经”道:“姑娘有所不知,在下师门,不在九天,不在九幽,更不在这人间,我刚刚才被师父收入门中,身无半点修为,到不得师门仙境,”“此宝名为‘昊天镜’,上可达九天,下能探九幽,能观三界六道众生,是恩师赐予我的宝物,能助我回照师门,聆听恩师宣讲大法,不过却非随我心意,只有在恩师恩准时才可用啊。”原来他是刚入门,难怪一点修为也没有。可凭什么?这人类小子看起来平平无奇,年纪又大,凭什么那种老神仙会收他为徒?妖女心中暗道,解了些许疑惑,却又心生许多不忿和疑难。不过什么是九天九幽?什么是三界六道?难道这是一品之上才能看的天地之秘?妖女是真的有点被吓到了,小脸有点煞白。这样的大秘,岂是她一个中三品小妖能触碰的?若非刚刚听到的、看到的,都假不了,妖女绝对不会相信这小子的一个字。但是区区一个未曾修行过的人类,就算想扯谎,又怎么可能扯得出那般高妙的道理、这般玄奇的天地之秘来?其他的都是虚的,真正能让她相信的,还是那些只让她听了几句,便大有助益,真实不虚的大道妙法。尽管如此,妖女心里仍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