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第1章 敕赏诛鬼,封灵请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一身轻松休闲装扮的江舟,半张着嘴,呆呆地地望着周围。四处是参天的古树,很小的少说也有几米直径,十几米高。被扭曲纠缠不休的非常大根须和藤蔓,更有甚者比他都粗。脚下是厚厚的落叶层,头顶是层层叠叠的茂盛枝叶,像绿色的穹顶像,将天日都阻隔。阳光都没办法从枝叶的缝隙间...

一身休闲打扮的江舟,半张着嘴,呆呆地看着周围。到处是参天的古树,最小的少说也有几米直径,十几米高。扭曲纠缠的巨大根须和藤蔓,甚至比他都粗。脚下是厚厚的落叶层,头顶是层层叠叠的茂密枝叶,像绿色的穹顶一样,将天日都隔绝。阳光都只能从枝叶的缝隙间投射下一缕缕淡淡的绿光。“穿越?”他想不到地球哪里有这样夸张的森林。何况,他刚刚还在图书馆里,怎么眨个眼这世界就变了?“难道是你?”江舟合上嘴,看向手里拿着的东西。那是一卷古旧泛黄的卷轴。他原本是带着刚牵手的女友去图书馆约会,在图书馆里找书的时候,发现了这东西。一时好奇,拿了起来。打开之后,就只看到空白的古旧丝质卷面,什么都没有。等想放回去的时候,一抬头,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要说这古卷没鬼,你猜我信不信?穿越也能这么随便的吗?江舟对自己的小日子挺满意,一点都不想穿越。不得不将这古卷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如果真是它搞的鬼,想回去也只能靠它。但是除了四个鬼画符一样的字符,他没有发现任何东西。不由皱着眉,盯着那四个鬼画符看,只希望能辨别出什么线索。“鬼、神、图、录?”江舟一个字一个字地念了出来,才猛然惊觉。我竟然能认出这鬼画符?没道理啊……带着几分惊疑,江舟忽然看到原本空空如也的卷面上,竟然缓缓浮现出新的字迹。和刚才如出一辙,他莫名其妙地认出了这些此前从未见过的字符。“敕、赏、诛、鬼、封、灵、请、神?”什么玩意儿?江舟正懵着,手上的古卷突然变成了一道光,朝他两眼间射来。猝不及防。就感觉眉心处一凉,跟着两只眼睛也痒了起来。怎么回事?江舟一惊,连忙掏出手机。顺便看了一眼,不出所料,信号没了。打开摄像头对着自己。看到眉心处多了一点淡淡的红印。什么鬼?“咦?好有趣的法器。”就在这时,江舟忽然听到一悦耳的声音传来。连忙抬起头,便看到在他右侧,一株巨树的枝杈上,站着一头极为神骏的白鹿。巨大的鹿角弯弯曲曲,雄犍的身躯隐隐发着微光,透着几分神秘。白鹿背上,有一个穿着绿色纱裙的少女。很美,更有一种江舟从未见过的纯净、灵动之气。江舟怀疑自己是看到了森林中的精灵。“你能看到我?”宛如精灵似的少女似乎很惊讶。双腿轻轻一夹,神骏的白鹿从树上一跃而下。轻轻地落在江舟面前。绿色的纱裙很短,露出少女白皙的双腿,有点晃眼。“你能看到我?”见江舟有点发愣,少女轻轻蹙了下眉头,又问了一句。江舟张了张嘴,才道:“难道我应该看不到吗?”少女灵秀的眉头皱起,似乎不大相信。骑着白鹿,绕着江舟走了几圈。发现江舟的眼睛在跟随着转动,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这才停了下来。盯着江舟看了半天,才歪着脑袋道:“是人没错啊。”“血气贫弱,没有法力道行,穿着古怪,倒有几分读书人的酸腐气,却不见浩然华光,你究竟是怎么看到我的?”什么叫是人?难道你不是人?“那个……”江舟有点莫名其妙:“当然是用眼睛看,你到底想说什么?”“眼睛?”少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大眼珠子转了转:“难道你是天生灵瞳?”没等江舟回答,就双手一拍:“是了,毫无修为在身,也只有天生灵瞳了,太好了!”江舟发现这少女好像突然变得很高兴。一双眼睛笑成了一对弯月,看着他:“我要你为我做件事。”江舟感觉她就像在叫唤一只小猫小狗,理所当然。“你没毛病吧?”他不喜欢自以为是的人。“果然有骨气。”少女似乎看出他的不快,没等他出声,就笑意吟吟地道。同时伸出一根白生生的手指,往密林中一指。江舟眼睁睁地看着一根绿色的藤蔓从她指尖中长了出来,嗖的一声射向密林。“嗷吼!”一声震耳的吼叫响起。绿藤拖着一个庞然大物倒卷而回。那是一头有几分像野猪又有几分像犀牛的长角怪物。身长至少三四米。却被一根手指细的的绿藤紧紧缠绕,悬在半空,动弹不得。少女朝他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便见绿藤上长出一排排尖利的锯齿,扎进了长角怪物的血肉中。“嗷呜——!”怪物凄厉的惨叫声中,江舟眼睁睁地看着它像漏气的气球一般,迅速的干瘪下来。短短几秒,怪物雄壮的躯体变成了一具只包裹着一层皱皮的骨架。“……”江舟面无表情。吓坏了。少女依然没从他脸上看到害怕,以为没吓到他。蹙起秀眉:“你不害怕吗。”“……”能不怕吗?江舟想说话,但他发现身体都僵直了。这妖女就是个喜怒无常的神经病。他怕自己一个字说得不称对方心意,就把他吸成了皮包骨。妖女,绝对是妖女。江舟都快要崩溃了。几分钟前他还在图书馆里带着女朋友徜徉书海,惬意得很。怎么眨眼的功夫就成这样了?忽然眉心一凉,一道流光飞出,重化古卷,缓缓展开。那具被遗弃地上的怪物尸骨中,有一团蒙蒙的光团飘出,没入展开的长卷中。古卷上出现了一幅幅画面。一只异兽自诞生于山间,到慢慢长大,在深山间奔跑猎食。直到被一根绿色藤蔓缠住,生命嘎然而止。画面也停在了这里,变成了古卷上的一幅图画,旁边还有字符记录。【彖:山中异兽,力大无穷,能裂地崩山。】江舟还看到,图录后,还有一行字符慢慢浮现,然后又慢慢消失。【非邪非妖,非汝诛决,不赏】江舟微微一愣。难道……敕赏诛鬼,是这个意思?要他亲手斩杀妖邪,就能获得鬼神图录的奖励?“居然不怕我。”妖女不满的声音将他惊醒。江舟看她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有看见这一幕。他的默然,却让妖女误会是临危不惧,淡然处之。妖女皱了皱鼻子,似乎苦恼了一下,才露出一种凶狠的表情:“哼,倒是有几分骨气,和儒门那些臭骨头一个样!”这模样说是凶狠,倒不如说是俏皮可人。但江舟一点都不这么认为,这种喜怒无常的精神病才是真的可怕,何况还是个妖怪?江舟还是没有出声,妖女自顾地继续说着,还忽然露出一种兴奋:“不过没关系,这样才好玩!”“你说,我给你下个蚀心咒怎么样?”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