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第2章 忽悠难难难,道最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明白什么是蚀六字大明咒吗?是在你心肝儿上种上一根蚀心藤,发作时之时,会一点儿一点儿地啃食你的内脏血肉,”“但是你会死哦,蚀心藤但是有护心之效,在将你的血肉啃食非常干净之后,能保你生机不绝,”“你会睁睁地望着自己的血肉慢慢的地被啃食一空,才能在哀号中慢...

“知道什么是蚀心咒吗?就是在你心肝儿上种上一根蚀心藤,发作之时,会一点一点地啃食你的内脏血肉,”“不过你不会死哦,蚀心藤可是有护心之效,在将你的血肉啃食干净之前,能保你生机不绝,”“你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血肉慢慢地被啃食一空,才会在哀嚎中慢慢死去,怎么样?”少女兴奋地拍手,看向江舟。江舟浑身僵硬。他看到一根细嫩的绿藤,正环绕着他慢慢扭曲着盘旋升起,像一条绿色的毒蛇。嫩绿的藤尖在他心口前轻轻摆动着,似乎在伺机而噬。那具死状奇惨的怪物尸骨就在旁边,江舟不认为对方只是在吓唬他。怎么办?他不想被种什么蚀心咒,也不想死。“噔、噔、噔……”就在他紧张得浑身僵址,不知所措时,手中的手机忽然响了。是他的闹铃声,西游记插曲《天府乐》,提醒他该午睡了。“什么声音?!”妖女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四处张望,最后落在江舟手中的手机上。先是露出几分惊疑之色,然后又微微闭眼,像是沉浸在曲子的意境中。“这是什么曲子?竟有如此意境,像是……像是……”妖女咬着手指苦思冥想,就是想不出个恰当的形容。江舟心中一动,壮着胆子道:“云宫仙境。”“云宫仙境?”妖女一听,眼中泛出光彩:“对了!真是如此,也只有那天上云间,缈缈仙境,才配得上这曲子。”“这曲子从何而来?是你这奇怪的法宝?这是什么法宝?”江舟看着妖女的神情,极力压制着因紧张而加速的心跳。他想起了妖女刚出现时,就是将他的手机当成了什么法宝。在妖女丧心病狂的威胁下,江舟超常发挥,一瞬之间,心念百转。赌一赌吧!江舟顿时由面无表情转变成一脸淡然道:“这是我师门的上课铃声。”妖女好奇道:“上课铃声?那是什么?”“呃……就是我师父为我讲道的时间到了,以此乐唤我。”“师父?讲道?”江舟这话引得妖女一阵狐疑。江舟这时脑海中闪过了无数经典话术、策略兵法案例。想要忽……说服一个人,让对方相信自己,首先自己要控制住情绪,绝对不能失去镇定。绝不能给对方思考的时间,必须要让对方掉进你的节奏里。最能让人信任的办法,不是求着别人去相信自己,而是要让对方自己想要来探究。于是江舟扯出了他自己都摸不着头脑的话:“师门规矩严苛,若是错过了时辰,学不到东西还罢了,怕是免不了还要受罚。”“姑娘若是不急,不如稍候片刻,你想让我帮你忙,也未尝不可,但求人总要有求人的态度,这般箭拔弩张的,实无必要。”他强装出一派怡然自得的模样,张口就将妖女的威胁变成了是对方要求他。“我求你?”妖女果然气乐了。成功打乱节奏!江舟不给她发作的机会,若无其事地直接盘坐在地,手指快速地在手机屏幕上划动,点开他的收藏。一般人绝对想不到,一个能带着刚牵手的女朋友去图书馆约会的不正常人类,手机里究竟会藏着多少匪夷所思的东西。妖女本来已经懒得跟江舟掰扯,就想直接下手,给他种下蚀心咒,到时自然能让江舟乖乖听话。却听一声苍老的声音忽然响起:“难!难!难!道最玄,莫把金丹作等闲。不遇至人传妙诀,空言口困舌头干……”妖女猛地一惊,骑在白鹿背上,惊疑不定地四处搜寻:“谁?!是谁在说话!”“嘘!”妖女回头,只见江舟正用一种严厉、不悦地眼神看着她,以指覆唇,示意她噤声。不知道为什么,妖女竟然被他看得有点心虚,没有发作,安静了下来。接着又见江舟低下头,全神贯注地看着手中的“法宝”。难道真如他所说?这法宝还能千里传音不成?妖女很确定方圆百里内,都没有任何人,这声音从何而来?哼!好,姑奶奶倒要看看,你那所谓的师父如何给你讲课!脸上带着凶狠的神色,心中却满是好奇,摧促白鹿轻轻走到了江舟身后。“啊?”妖女发出一声惊呼,旋即用小手捂住,一向乖戾任性,无法无天的她,竟现出怯怯的神情,似乎害怕惊扰了那“法宝”中的人。她竟然看到这“法宝”中出现了一个人!一个白须白发,仙风道骨,似道非道,似儒非儒,一看就像是有道真修的老者,在一片缥缈如仙境般的云烟之中,霞光瑞霭之间,手挽拂尘,高坐云床,双目低垂,口诵玄秘之音。“显密圆通真妙诀,惜修性命无他说。都来总是精气神,谨固牢藏休漏泄……”“休漏泄,体中藏,汝受吾传道自昌。口诀记来多有益,屏除邪欲得清凉……”妖女听了两句,一双眸子就瞪得老大。这是……真的在讲道!“得清凉,光皎洁,好向丹台赏明月。月藏玉兔日藏乌,自有龟蛇相盘结。”“相盘结,性命坚,却能火里种金莲。攒簇五行颠倒用,功完随作佛和仙……”苍老的声音,犹如大道之音,在妖女耳中回荡不绝。脑中似有惊雷霹雳,灵光如电,闪烁不绝,却始终难以捉摸。她中三品的境界,已是世间少有的大妖、大高手。一听便听出这几句话中暗藏玄妙大道。无论仙道武道,其根本都在性命二字。这老道,竟能用区区三言两语,就尽述其中玄妙。只是……玄妙是玄妙,却有许多紧要关键之处,并没有点明,直让妖女心中痒痒。就比如,如何体中藏,如何休漏泄?武道十品,入品便是藏精。仙道十品,入品便是藏秘。两者皆在一个藏字。她五品的境界,中三品中也算强者,修为早已远远超过了入品。但修行一道,永无止境,仅这一个“藏”字,即便是上三品的圣贤也仍要精研参修不缀。还有,如何得清凉?如何相盘结?如何性命坚?丹台是什么?明月是什么?玉兔是什么?龟蛇是什么?火里种金莲又是什么?不对!妖女神色微变。这几句话并不仅仅是道出了妙理,分明字字句句都直指大道,不是没有具体法门,是她自己听不懂罢了。这些必是这小子师门中的秘语真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