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界书信官 第5章−七年后的电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唐宁一时之间不明白说什么,她想明白这个人究竟记不记得我自己,却又不明白怎么张口问。所以一脸简单轻松的顺口问到,“哎,你是也不是高二的时候转校到文清中学一个月啊?”虽然像是了错过了了最佳时期。现在的突然问,像是看起来尤其在意这件事,深思熟虑了很久像。“那个,你应该一脸轻松的随口问起,“哎,你是不是高二的时候转学到文清中学一个月啊?”。...

唐宁一时不知说什么,她想知道这个人到底记不记得自己,却又不知怎么开口问。

应该一脸轻松的随口问起,“哎,你是不是高二的时候转学到文清中学一个月啊?”

但是好像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期。

现在突然问,好像显得特别在乎这件事,深思熟虑了很久一样。

“那个,你叫我出来什么事啊?”唐宁选择顺着林皆乐的话题继续说。

“唔,只是想知道你换没换电话号码。”林皆乐侧过头,看着唐宁。

嘴角微微翘起,身子靠在后面的墙上,眼神中似乎有些笑意,又有一丝挑逗。

唐宁一惊,又想到刚才喵哥说的话,原来他一直知道自己是谁,但是光凭这一句话,唐宁又不敢百分百肯定。

“高二(3)班,唐宁同学。”林皆乐又说。

这下唐宁彻底确定了,林皆乐早就认出了自己。“原来你早就认出我了。”

林皆乐只是弯着嘴角笑。

“那你为什么不说?”唐宁心说,亏我还自己演了那么半天的内心戏,认出我来早聊啊。

“没什么必要吧。”林皆乐不再看她,喝了一口手里的水。

没必要?几个意思?

唐宁看着林皆乐的侧脸,哼,鼻梁高挺,显得人心高气傲,嘴唇轻薄,显得人薄情寡义。

“那为什么现在又有必要了?”

“你不喜欢玩那个游戏吧。”林皆乐的语气很是随意。

“这么明显吗?”唐宁却像是被人一下看透了似的,有点意外。

“嗯。”

所以,林皆乐是在帮她解围吗?

她又忍不住看了看林皆乐,好像也没那么心高气傲和薄情寡义了。

忽然,她想到了什么,问道,“你是那次借电话记下我号码的吗?”

林皆乐摇了摇头,“那次是真的借电话。”

“那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同学录里我明明没写……”

“朋友告诉我的。”

“哪个朋友?”

“借你手机打电话的那个朋友。”

那不还是因为借电话记下来的嘛。唐宁心里这么想着,却没说出来。

“那你,为什么记下我电话啊?”唐宁问着,脸上扫过一丝绯红。

“不知道,可能觉得有需要吧。”林皆乐看了唐宁一眼,又很快收回了眼神。

“什么需要?”

林皆乐想了一下,“比如刚刚?”

听到这句,唐宁不由自主地笑了。

林皆乐也笑了一下,他笑的时候和不笑的时候感觉像是两个人,平时严肃的时候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笑起来却自带几分温暖。

唐宁清楚地记得,她和林皆乐的交集,只有那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从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唐宁可能就喜欢上他了。

这是第一个让她无论看到什么都会联想到的人。

这种情愫,她并不是没有表达过,只不过不是从自己的口中。

身边的几个同学轮番恳求,让唐宁替她们给林皆乐写情书,唐宁不好推脱,便换了好几个字体,生怕被对方发现自己存在的痕迹。

可信上的那些情感如果能拥有名字,那早就出卖了她一千次一万次了。

“回去吧。”唐宁正想着,林皆乐站了起来,往餐厅大门走。

“哦。”唐宁跟在后面,低着头,还在回味着这一切。

突然,林皆乐一回身,唐宁一下撞在了林皆乐的胸前,林皆乐扶住唐宁的肩膀。

“不好意思……”这样突然的近距离接触,让唐宁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林皆乐只是说,“我们别玩那个游戏了。”

“啊?喵哥他们玩的正开心呢。”

“这不是我的欢迎会吗?”

唐宁不明所以,只是跟着林皆乐回去,刚进包间,喵哥就问:“怎么样,乐哥,支付码搞好了吗?”

“嗯,刚刚网络有些问题。”林皆乐又恢复了一脸淡然。

“唐宁突然有点胃疼,我先送她回去。”没想到林皆乐话锋一转,对准了自己。

唐宁瞬间理解了他的用意,于是捂着胃,“那个,可能刚才喝的太凉了。”

“啊,怎么回事啊。”说话的是May姐,“就赖你吧,非让女孩子喝那么凉的啤酒。”May姐冲着喵哥白了一眼。

“这,宁宁我记得挺能喝啊。那,得了,咱们也别玩了,散了吧。我送宁宁回去。”

“散什么啊,用不着你,人乐哥都说送了,乐哥,那麻烦你照顾好我们宁宁。”May姐又对着林皆乐说。

林皆乐点了点头,“走吧。”唐宁会意,苦着脸,拿着包,又寒暄两句,和林皆乐走出了悦来小筑。

“你说,我说我送,你还不让……我说散了你也不散……”喵哥低声抱怨。

“你真看不出来啊……”May姐神秘一笑。“我看他俩,不对劲。”

唐宁和林皆乐出了餐厅,俩人就像两个在老师眼皮子下做了什么坏事的学生,偷偷笑着。

“May姐一定起了疑心,明天肯定会审问我的。”唐宁口中虽然这么说,心里并不在乎。

能换来刚才的那一刻,让May姐审问十次都值得。

“审问什么?”林皆乐问。

“嗯……没什么……”唐宁不知道他是真的没察觉还是故意问。

不过,她这时已经开始后悔刚刚居然说出了自己初恋的故事。

如果有朝一日,May姐她们知道了她和林皆乐是高中同学……那后果简直……特别是喵哥的传播能力,她是十分清楚的。

想到这儿,她又有些担心。

“那我先走了。”唐宁还想着接下来要和林皆乐谈论什么话题好,结果林皆乐张嘴就是拜拜。

于是唐宁也只好说道:“嗯,那个,刚才,谢谢你。”

林皆乐没说什么,转过身对唐宁摆了摆手。唐宁忽然想起,好像借电话的那天,他也是这样用背影告别的。

可好像……不止那一次。

唐宁抬头望了望天空,远处的夜空中只有一颗星星。她又想起昨晚梦中的满天星斗,一切还是那么清晰。

她拦下来一辆出租车,坐在车后座,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天气已经入秋,夜晚时分一阵风吹过来甚至有些觉得冷。

这个夏天就这样过去了吗?唐宁想着。她第一次见林皆乐就是在夏天。

17岁的夏天还没结束,林皆乐就消失了,只能下少女短暂的暗恋情愫,一直独自蔓延。

而24岁的夏天结束之际,17岁的那场暗恋又悄然无声地返场了。

唐宁就这么想着,一转眼到了家,睡前又想起了那个梦,如果按照梦中人所言,说不定她今晚又要梦到什么妖怪。

一切正如她所料,入睡之后,再睁眼的时候,头顶上又是是那三个大字——灵霄阁。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