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界书信官 第3章−第一封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听着那妖怪说着“小翠你好”,唐宁心说,好……谁让你这么叫名字能好啊……便又向身边的游野凑到了些。“大麻烦你先自我详细介绍下,桃书信官昨天刚来,接着反正一下受委托回信的内容和对象。”“我,姓康,你们也可以叫我康婆婆,但是,我除了另一个名字……”“吹灯“麻烦你先自我介绍下,桃书信官今天刚来,然后再说一下委托写信的内容和对象。”。...

听着那妖怪说着“小桃你好”,唐宁心想,好……谁让你这么叫名字能好啊……于是又向身边的游野凑近了些。

“麻烦你先自我介绍下,桃书信官今天刚来,然后再说一下委托写信的内容和对象。”

“我,姓康,你们可以叫我康婆婆,不过,我还有另一个名字……”

“吹灯婆。”游野抢先一步回答,“门口的蜡烛灭了,我就想可能是你又来了。”

“不过是一点小爱好,顶多算是恶作剧吧……结果就落了这么个名字。”

吹灯婆慢慢说着,灯光下她的脸清晰了几分。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婆婆。唐宁拽着游野的手,松了一些。

“因为我这个爱好,大家都不喜欢和我在一起,我本以为一把年纪,再也交不到什么朋友了,结果遇见了另一个老太婆。”吹灯婆笑了笑,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

“她叫夜眸,不喜欢光亮的地方,总是在暗处躲着,就这样,我们两个算是相逢恨晚,总是结伴在一起。”

”我吹灭一路上的烛火,她就能安心地向前走。我们两个总爱挽着手,好像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有时候会一起因为什么好笑的事情哈哈大笑。说起来,真是有点让人难为情。”

吹灯婆叹了口气,“可是……最近这一个月,她没再来找过我,所以我想写信问问。”

“那……那你为什么不去找她?”唐宁小声地问。

“她住在岚山,我这种等级的妖怪,无法进去。”

“岚山是高阶妖怪的地方,一般妖怪不能进入,我们的信可以送到。”游野在唐宁耳边轻声解释。

“你之前给她写的信,都没送到?”这次发问的是游野。

看来这吹灯婆不是第一次来写信了。

“写了三封,都没有回音。”

唐宁看着桌上的羽毛笔,突然问:“是用这种羽毛笔,沾着这种墨水写的?”唐宁举起羽毛笔和墨水问。

“嗯。就是你手上的这种。”

“怪不得……”

“怎么了?”游野问唐宁。

“你说,那个夜眸婆婆不喜欢有光的地方,只在暗处待着,你用黑色的墨水写信,她在暗处,又怎么看得见?”

唐宁想了想,“你这里有没有那种夜光的墨水和黑色的信纸?”

游野也恍然大悟般:“原来是这样……我记得好像有,等我去找找。”说着,游野跑出了屋子。

屋子里,只剩下唐宁和吹灯婆。本来放松下来的唐宁,又紧张了起来。

“你……很怕我吗?”吹灯婆先开了口。

“你……毕竟……是妖怪嘛……”

“哈哈……”

“你别笑了……你一笑,我更害怕了……”

“谢谢你,小桃,想了这个好办法,这次夜眸一定会看到信的。”

“嗯。”唐宁想起了自己初中的时候,也经常和好朋友用写信交流,明明上学下学都在一起,却还是要每天写信给对方,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大概,对于吹灯婆,夜眸就是这样一个有说不完话的朋友吧。

想着想着,唐宁又想起了林皆乐的脸。

在午后阳光下,风吹起了窗帘,男孩双手支在身体两边的椅子上,望着窗外,好像和这个世界毫无关联。

“找到了!”游野跑了进来,把唐宁的思绪拉了回来。

唐宁拿着羽毛笔,沾着夜光的墨水,在黑色的信纸上一字一句的写着。

认真写完,黑纸上似乎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唐宁拿着信,走到吹灯婆身边,递给她,又壮着胆子关了她身边的落地灯。

几行如星光一般的字,显露出来。

常忆往昔同游乐,

望闻君安好,静侯故人归。

——康婆婆

吹灯婆轻轻地念着这几句话,念完一遍,又念了一遍,似乎有些哽咽,又把信递给了唐宁。

“谢谢你,小桃。”

“不用谢,康婆婆。”

唐宁又回到桌前,把信装进信封。用黑色的墨水,写了收信人。

“地址呢?”

“我们的信不需要地址就能送到。”游野回答着。

果然是梦,这都行?

“这个,怎么寄啊?”游野指了指写字台侧面,原来那里有个小邮筒。

“放信的时候,记得要说——见字如面,万勿挂念。”

“这是咒语吗?”

“算是一种口令。”

“哦。”唐宁把信送向信箱的方向,小声说道:“见字如面,万勿挂念。”

突然,手中的信在放进信箱的一刻开始消失,每放进去一寸就消失一寸。

唐宁一惊,神奇,就像是魔法一样,忽然觉得兴奋起来。

“康婆婆,希望这次你的朋友能收到信。”唐宁抬起头,满是憧憬得对沙发上的人说着。

然而,这句话却没得到任何回应。唐宁一抬头,坐在单人沙发上的吹灯婆,不知何时已经走了。

“果然是妖怪,一点动静都没有就走了。”

身边的游野一笑:“当然是妖怪了。”

“可是,我看她人挺好的,不就是个普通的老婆婆吗?”

“曾经有一个百人宴,本来大家开心地喝酒,一瞬间,宫殿里所有的蜡烛都灭了,于是主人吩咐仆人去点燃,可刚一点燃,又立刻熄灭,所有人都吓坏了。吹灯婆的名字便是这么来的。”

“哇……这老婆婆肺活量可真好。”

游野又笑了起来:“我现在知道,星轨为什么会选你来了。”

“为什么?”

“因为,你会是一个很好的书信官。”

“我一直都是啊。”唐宁又想起之前帮同学写情书的事情,不知道她这个书信官促成了多少姻缘呢。

游野看了看桌上的打卡器,星光已经很暗了。

“今天就到这吧,你该回去了。”

“这就结束了?”

“嗯。”游野点点头。“看来你意犹未尽?”

“意犹未尽倒是谈不上,只是觉得挺有意思。”

游野笑着看着唐宁,并没有答话。

他带着唐宁坐电梯来到大厅,期间碰到了几个和他们穿同样衣服的人,纷纷对游野点头问好。

“到了。”

唐宁迈步走出大门,不知何时,这里竟多了一个像一棵小树一样的水晶球。

托着水晶球的架子,高度大概到唐宁的肩膀,水晶球看起来比唐宁脑袋还要大。

唐宁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打卡器,微弱的星光还在努力挣扎着,“好像还有点亮。”

“今天你第一次来,可以提前点走。”

“哦,摸这个球就行了?”

“嗯。”

唐宁缓缓伸出手,摸了摸眼前的水晶球,她回头看着游野眼眸中含着的笑意。

突然想起了工资的事还没问,但只觉得眼前起了一团雾,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大门边,只剩下游野一个人,脸上还挂着笑。

“明天可要准时来上班,小桃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