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人开始炼蛊成仙 第2章 七绝出,万蛊服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蚩曜站在原地,轻轻闭上眼,努力消化吸收着从七绝蛊中传达出的那些信息。半晌之后,他饱含欢欣地已发出了一声能满足的叹息:“好一个七绝蛊!这一趟还啊来对了!”接着,他抬起头看了看天色,意外发现时间还早,便本着“好不容易来一趟,这么快上山也不是亏了嘛”的想法,半晌之后,他充满欢喜地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好一个七绝蛊!这一趟还真是来对了!”。...

蚩曜站在原地,微微闭眼,努力消化着从七绝蛊中传递出来的那些信息。

半晌之后,他充满欢喜地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好一个七绝蛊!这一趟还真是来对了!”

然后,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发现时间还早,于是本着“好不容易来一趟,这么快下山不是亏了嘛”的想法,在这月亮山上到处乱转起来。

“这么大一座月亮圣山,能探索的地方肯定不止一个十二峒遗址吧?这地方平时根本不让人来,可不能浪费了这次难得的机会!”

蚩曜嘴里一边念叨着,一边如灵猴般穿行在郁郁葱葱的山林之间。

……

……

午后。

日过中天,聚集在两座圣山之下的黑苗部蛊师们大多数都已经等到了自己的孩子。

毕竟,两座圣山之上到处都是蛊虫,半天时间对大部分人来说绰绰有余。

此时,他们有的因为孩子选到了不错的本命蛊而一脸欣喜,还有一些则是因为孩子的不争气而脸色郁郁。

本命蛊这东西,一旦选定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它的能力与强弱几乎可以说是决定了一名蛊师未来的发展方向和潜力。

千万马虎不得。

“蚩黎大哥,你家小曜还没下来?莫非是要找一只圣品蛊物不成?”

一直站在蚩黎旁边的那名身材姣好的女性蛊师已经等到了自家的孩子,随口打趣了一句。

“唉……”

蚩黎叹了口气,“鲜青妹子,恐怕他就是这么想的,最近这几天他总是缠着我问那种本命蛊最厉害。”

“什么蛊最厉害?”

鲜青噗嗤一笑,“这还真不好说,不过蚩黎大哥你是咱们部族除了大蛊师之外最厉害的蛊师,你的蛊肯定就是最厉害咯!”

“哈哈~不扯这些了,怎么样,你家小梦儿选了什么本命蛊?”

蚩黎豪迈一笑,跳过了这个话题。

“她呀,跟我一样,天蛛!”

鲜青摸了摸女儿的脑袋。

“不错,六大圣蛊里面,这也算是最适合她的一种了。”

蚩黎点了点头,赞同道。

“就是说撒,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玩蛛丝的,缠起人来那可是一绝~”

鲜青的语气分外自豪。

就在众人闲聊的时候,时间又过去了小半天,转眼太阳已经开始西斜。

“小娃娃们都回来了没有?”

负责统计人数的族老已经开始喊话了。

按照规矩,日落之前,所有人都必须离开圣山。

“我家的还没……”

蚩黎扯开嗓门,话才刚喊了一半,就听见一个熟悉且稚嫩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老爹,我回来了。”

扭头看去,一位身穿蓝紫相间的干练布衫,小臂和小腿全都裸露在外的少年踏着夕阳的最后一点余晖走下了月亮山。

暖融融的金色阳光照在他的身上,有一种莫名的和谐与唯美。

“臭小子,你还知道下山啊!”

蚩黎两步上前,一巴掌拍在蚩曜的肩头,直接将他拍了个踉跄。

“哎呦!”

蚩曜喊了一声疼,然后笑嘻嘻地说道,“我这不是为了精挑细选嘛!好蛊不怕晚不是?”

看到他这副样子,蚩黎总算是放下心来,明白这小子确实是选到满意的本命蛊了。

他就怕儿子心比天高,结果挑了一天都没有满意的,最后空手而归那可就糟了。

蛊节五年一次,错过这一次,就要再等五年时间,那时才起步就太晚了。

“好,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始登记吧!喊到名字的人到前面来,放出自己的本命蛊。”

族老冲着众人大声喊道。

这是检测大家潜力的标准流程。

虽说本命蛊并不是判断蛊师强弱的唯一标准,但是的确会占到很大的比重。

而且现在这个时代,科技发达,神秘势弱,各门各派都只能走精英路线,哪怕是身处十万大山的黑苗部也不能例外。

潜力不够的话,就不必花费太多心思在这上面了,山外有的是更加轻松的营生。

“莫桑!”

一名黝黑敦实的少年走到族老面前,张开右手。

少顷,一只瓜子粒大小的黑色蛊虫咬破皮肤钻了出来。

“黑蚁,不错!”

族老点了点头。

“乌蒙!”

“谷波!”

“禾加!”

一位位少年或者少女上前,有培养潜力的会得到长老一句“不错”的评价,没有的话,长老就会摇头。

而能得到更优秀评价的,直到现在也仅有一例。

那就是鲜青的女儿鲜梦。

她的本命蛊天蛛让族老激动了半天,恨不得当场收徒。

可惜他自己的本命蛊并非蛛类,被鲜青直接驳回了。

蚩黎对此没有任何意外。

黑苗部的人大都直来直去,而且崇尚力量。

族老虽然德高望重,但是论实力,年老体衰的他们可未必还能打得过鲜青。而且鲜青自己的本命蛊也是天蛛,的确要比那位族老更加适合教导女儿。

因此,族老虽然一脸遗憾,但是也没有继续纠缠下去。

“蚩曜!”

这个名字被叫出来的时候,在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随之不由自主地投向了那位正在迈步向前的少年。

黑苗部第一神童的名号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今天蚩曜在山上待的时间最长。

大家都想看看这么厉害的一个家伙,今天到底有什么收获。

被万众瞩目的蚩曜动作依旧沉稳。

他不慌不忙地走到族老身前,摊开右掌。

俄而,身形宛如白壁的七绝蛊在他的心念驱使下爬了出来。

就在它亮相的刹那,在场很多少年突然感觉自己的本命蛊一阵颤动,仿佛是在激动,又像是在恐惧臣服,久久不能平静。

就连蚩黎和鲜青他们也感到自己的蛊虫主动传递过来一股模糊的意念,似在忌惮着什么。

“这是……圣蝎!”

族老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狂喜,“圣品蝎王啊!”

“什么?”

“蝎王?”

“圣品?”

听到族老的话,底下聚集的人群顿时一阵骚动,望向蚩曜的眼神变得更加炽热。

部分人在为此而震惊艳羡,更多的人则是在询问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恭喜了蚩黎大哥,圣品的本命蛊,已经有多少年都没有出现过了?”

鲜青一脸羡慕地朝着蚩黎祝贺。

“这小子,本命蛊竟然比老子还强!”

蚩黎的脸上也是难掩喜悦之情。

按照传统,本命蛊的品质共分五品,从高到低分别是天、地、玄、黄,超越天品的被称为圣,意味着超凡入圣,无与伦比。

……

……

蛊节过去之后,蚩曜拥有圣品本命蛊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传遍了整个苗疆。

不仅仅是黑苗,就连红苗那边也隐约得知了这个消息。

不过蚩曜自己对此倒是没什么实感。

毕竟他本来就是黑苗部第一神童,走哪都受人喜欢。

现在不过是喜欢他的人更多了一些,程度更深了一些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的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了研究七绝蛊上。

那一天,虽然族老给他下了个“圣品蝎王”的评价,但是蚩曜却觉得七绝蛊的极限并不止如此。

通过蛊虫自己传递过来的信息,他明白这七绝蛊所谓的七绝,指的是七种方向的蛊术。

第一绝:天蛊。

能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窥视天机。

当然了,那都是成熟之后才能拥有的能力,现如今的小小胚胎,作用连天气预报都不如。

第二绝:力蛊。

它能让宿主的五官六识变的格外敏锐,同时能随着修行不断增强宿主的体质和气力。

第三绝:情蛊。

这是苗疆传说中不可或缺的一种蛊虫,论起知名度来可称第一。不过它的作用并不如传说中那样单一。除了催情之外,还可以感知与影响别人的情绪。而且还会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宿主的外貌和气质,尤其对异性更具吸引力。

第四绝:毒蛊。

这是一个包含内容非常广的大类。基本作用有两点,一个是可以产生毒素,另一个就是可以吸纳毒素。

第五绝:心蛊。

可以与其他生物心心相印,是御虫的绝佳手段。

第六绝:暗蛊。

能隐匿自己的气息和身形,使之融于阴影之中,修到高深处甚至可以借助阴影来进行跳跃和转移。

第七绝:尸蛊。

这也是一种很传统的手段。母蛊产下子蛊,子蛊寄宿在尸体中,宿主就可以通过母蛊影响子蛊,从而操纵尸体。

看完了七绝蛊的能力说明之后,蚩曜很是兴奋,觉得有了这些能力,天下大可去得。

……如果没有后一半的副作用说明的话。

天地万物,负阴而抱阳,因此有得必有失,七绝蛊也不例外。

其能力的确强大无比,但是他们的副作用和修炼方式也同样令人头疼。

天蛊,可以察天时地利,但问题就是宿主也会被不同的天气影响到自己的状态。比如阴雨天会抑郁,大晴天会格外开朗等等。

而这已经是七绝蛊中后遗症最小的一个了。

力蛊的副作用,或者说修行方式就是吃,同过力蛊将食物中的精气转化为自身气力,因此几乎不会有能够感觉到饱的时候。

情蛊就更加难缠了,副作用的就是发情,蚩曜甚至都不准备过多的去修炼它,以免反受其害。

毒蛊的修炼方式和副作用是每天必须吃下一定量的毒素。

心蛊是每天必须要跟其他生物进行一段时间的交流,而且会越看对方越觉得眉清目秀。

暗蛊要求每天必须把自己藏起来至少两个小时,不能被任何人发现。这既是副作用,也是修行方式。所幸经过试验,独自睡觉的时候也算。

尸蛊的副作用最为可怕,甚至说出来就有可能被404,那就是会不由自主地越看尸体越顺眼。

“这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的能力呀!”

看完了整个说明书之后,蚩曜被气得脑仁疼。

最后,他决定暂时先尝试修炼天蛊、力蛊、毒蛊和暗蛊这四种能力,情蛊、心蛊和尸蛊的副作用实在是有点恐怖,他暂时还不想承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