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娱乐 第二章 我墙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庄周一睁眼,就会觉得不对劲儿。这卧室坐北魏南,床靠东,对着西墙。西墙那边是空的,所以屋子正好把边。他趿着着鞋,跑到西墙跟前,瞅了老半天又摸了摸,奇道:“怎么觉得这墙动了?我在作梦么?”说不出哪里不对,嘛是不对劲儿。深入研究老半天没头绪,姑且压在心里,这卧室坐北朝南,床靠东,对着西墙。西墙那边是空的,因为屋子刚好把边。。...

庄周一睁眼,就觉得不对劲。

这卧室坐北朝南,床靠东,对着西墙。西墙那边是空的,因为屋子刚好把边。

他趿拉着鞋,跑到西墙跟前,瞅了半天又摸了摸,奇道:“怎么感觉这墙动了?我在做梦么?”

说不出哪里不对,反正就是不对劲。研究半天没头绪,暂且压在心里,洗漱下楼。

楼下有“杭州小笼包”早点铺。杭州到底有没有这东西,不清楚,反正北方满大街都是,味道还凑合。

一眨眼,两屉包子就下去了。

庄周开上自己的小破车,奔80公里外的沈城——这座县叫凌水,是沈城的下辖县。

车子进市区,去涌泉路。

那边有一个花鸟市场,人气极旺,进门先是两排花市,卖鱼、虫、奇石的也有。他径直往里走,走到头,在花市后面有一栋楼。

珍奇楼!

号称东北潘家园,一楼是邮币玉石蝈蝈,二楼是民间老物件,三楼是地摊。今天是集,中午就收摊。

俗话说:一个中年男人丧失欲望的标志,就是开始鼓捣一些没什么用却很费钱的东西,比如钓鱼、摄影、盘珠子。

庄周未到中年,但正在慢慢的丧失欲望。

自从他回来继承家业,就给自己找了好多兴趣爱好,没一个能坚持仨月的。最近他又沉迷上一项新鲜玩意,今儿来淘货的。

进去人头攒动,喧如鼎沸,一个个地摊整齐排列,中间留出过道。

故宫同款的青花瓷随意扔着,初音手办坐在《茅盾选集》上,上海牌的手表,大革命的搪瓷缸子,二手乐器、玩具、青铜钱币、肯德基相机等等应有尽有。

庄周逛了逛,停在一个摊子前。

老板坐着小马扎,一边盘珠子一边刷抖音,大隐于市之风骨,见有人来,随手递过一只马扎。

他垫在屁股底下,扒着箱子开始挑,全是旧磁带、旧CD。

《张国荣告别乐坛演唱会》《苏永康-爱一个人好难》《内地乐坛新势力》《情困男人心绝版》《荷东的士高串烧1》《新凤霞评剧》……

封皮保存完好,里面还有歌词单,甚至磁带上的贴纸都很完整,看起来很旧,满是那个年代的气息。

庄周补过一些课,磁带有使用年限的,一盘八九十年代的磁带到现在还能放,不是说不可能,但一定要精心保存。

他不觉得摊主有这份心,应该都是用空白带自己录的。

“这还能放么?”

老板瞄了一眼,没言语。庄周又问:“多少钱一盘?”

“3毛(30块)!”

“5块钱俩。”

“最少1毛!”

“那算了。”

他扭头就走,果然是自己录的,10块钱俩都觉得亏。

又转了转,感觉都不咋地,遂从花鸟市场出来。

看看时间,他驱车到一家快餐店,里面坐着个三十多岁的半秃男人,俩人一对眼,男人伸出手:“你好你好,老庄是吧?”

“对,和你聊的那个,你来的还挺早。”

“嗯,在附近上班。”

没营养的说了几句,男人捧上一台机器,银色,很多操纵钮,有点像功放机。但不是连音响的,是放磁带的。

这东西叫“卡式磁带录音座”,简称卡座。

简单说跟录音机差不多,可以放磁带、录磁带,但品质是专业级的。在八九十年代,国外尤其是RB出了一大批卡座,如今都是藏品。

“雅马哈K6,原产电压100,原装磁头,磁头很新没有磨损,皮带换过,录放功能都正常……”

男人视若珍宝的讲解,可惜庄周完全不懂,他只是在网上看见,还是同城,所以就买了。

“2千是吧?”

“呃,对!”

“磁带带了吗?”

男人又拎出一兜磁带,看就能看出来,真的是精心保存,道:“都是原版带,全能放,一盘20。”

“20?我听说有卖到上万的呢?”

“那些都是港台正版带的稀缺货,或者成套的专辑。我有一张BEYOND签名白片的磁带,当初就花了11000。”

嗯,是个有故事的蓝银!

庄周点点头,划拉着满桌磁带。

“熊天平、无印良品、苏慧伦、江美琪、许美静……好家伙,我要不是热衷点旧文化,都不知道这帮人是谁。”

“是啊,现在连孙燕姿都成冷门歌手了。”男人感慨。

“哇哦,本多RURU《美丽心情》?会唱这个的就很有共同语言了,哎你听《大风吹》么?”

“那特么叫什么玩意儿,音乐裁缝,HE……TUI!”

男人鄙视。

“哈哈,咱俩就有共同语言!”

庄周张开双臂,把这些磁带往怀里一搂:“我全要了!”

噗!

男人一秒钟前还觉得此人可交,下一秒却变成了狗大户。他拿来30盒磁带,就是600,加上卡座是2600。

对很多人不算什么,同样,对很多人却可能是救命钱。

他反反复复的,给讲一些卡座、磁带的保养方法,顺便普及了基本常识。比如啥叫四类带,啥叫金属带,自己如何翻录等等。

一块吃了S县,男人坚持请客,庄周没拒绝。

…………

当晚,又下起了雨。

锅里烀着地瓜。

没啥特别理由,在手机上刷到吃粗粮好,便心血来潮的买了几个地瓜。除了这顿,剩下的估摸会放到生芽。

这便是庄周的生活日常,一个26岁的家伙,已经提前退休了。

若非是主角,早被人打死!

“哗哗哗!”

“哗哗哗!”

雨点噼里啪啦的敲打着窗户,他向外瞅了瞅,只觉今夏雨勤。

入手了新玩具,迫不及待的想摆弄一番。卡座的音频是标准的Line输出,必须经功放放大后,才能驱动音箱。

他刚好有惠威的音箱,是上上上次沉迷买的东西。

地瓜烀熟,他捡了一个,切几瓣西红柿摆盘,倒半杯红酒,特有仪式感。完了把磁带塞进卡座,还没等按下去。

“轰!”

“轰隆隆!”

滚雷声起,跟昨天晚上一模一样,屋子、墙壁、地板开始震动,那股不可名状的神秘力量又在室内乱窜。

这次他没有睡觉,目瞪口呆的看着卧室西墙。

那面墙在颤,在坍塌,在破碎,却没有半点砖石粉屑掉下来,仿佛正被一种强大的吸力吸走。而两侧的墙壁也在缓缓向那边延伸,延伸……

约莫几秒钟后,整面墙竟然消失不见。

庄周心痛!

我墙呢?我那么大一面雪白雪白还挺厚实的墙呢!!!

当然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墙壁消失,后面不是黑洞,也不是小区空地,居然又出现了一间卧室。

也就是说,两间卧室莫名连在了一起,不同风格的天花板、地板强行拼接,颜色分明,两侧墙壁还有凸起,仿佛形成了一个大门框。

而在对面的屋子里,站着个女孩子,同样目瞪口呆。

(新人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