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清冷夫子养了只小萌狐 第6章化形的关键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纤细的腿,搭在夫子身上,将其视作抱枕,抱着睡着了。容瑾言眉头微蹙,幽幽醒过来,惊讶的看向身侧,少女姿容秀美,白皙粉嫩,睡着了时嘴巴轻轻张开嘴巴,是小狐狸没跑了!亲密无间的接触,令他涨红了脸,轻轻扭动身体身子,可少女紧搂不松开,嘴里喃喃道:俏夫子,别闹!闻言,容瑾言眉头微蹙,幽幽醒来,震惊的看向身侧,少女姿容秀丽,白皙粉嫩,睡着时嘴巴微微张开,是小狐狸没跑了!。...

修长的腿,搭在夫子身上,将其视为抱枕,抱着睡觉。

容瑾言眉头微蹙,幽幽醒来,震惊的看向身侧,少女姿容秀丽,白皙粉嫩,睡着时嘴巴微微张开,是小狐狸没跑了!

亲密的接触,令他涨红了脸,微微扭动身子,可少女紧搂不松手,嘴里喃喃道:俏夫子,别闹!

闻言,容瑾言顿时僵住,心跳加速,自知此生栽倒在小狐狸手中了,便停止挣扎,任她处置!

天未亮时,云汐月却已无睡意,在舒适的被窝里肆意打滚,等等……刚刚摸到了什么?

眯着眼,从被窝里伸出爪子——手!还是牵着俏夫子的手,内心顿时悲喜交加。

喜的是又化形了,悲的是化形的条件到底是什么啊?血液、玉珠,狐狸崽崽真的猜不到啊?

悄咪咪松开手,将俏夫子的胳膊,放进被窝,正想离开床榻之际,却被某人搂住,愈挣扎,他就抱得更紧。

闷哼一声后,云汐月放弃挣扎,转而思索等俏夫子醒来后,如何解释自己身份。

清晨,一缕阳光射进来,床榻上的明艳少女,咻的一下,变没了……

圆润的脑袋,拱着被子,四爪并用,匍匐前进,呼!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了,累死本狐了!

“小狐狸,今日起得倒挺早,先自个玩会,我去煮饭。”一夜未睡的容瑾言,揉着三角耳说道。

等容瑾言端着两碗土豆泥,从厨房里走出来时,就看见小狐狸端坐在石桌上,生无可恋的盯着樱花发呆。

走上前,将碗放下,抱起发呆的萌物,与其对视,郑重的说道:

“小狐狸,师父曾告诉我,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想一直陪在你身边,可以吗?”

闻言,杏仁眼亮了三分,对啊!区区一个小挫折,怎能难倒本狐妖,要振作起来,势要找到化形的诀窍。

“俏夫子,你真好,汐月喜欢,嘻嘻!”

汐月,是小狐狸的名字吗?

安抚好小狐狸,允诺傍晚回来带好吃的,抱着一沓书籍,急匆匆的离开,只因快迟到了。

——

“汐月,找我有何事啊?”拎着一串紫葡萄,边吐葡萄籽,边说道。

“哥哥,你那么聪明,定能帮我分析化形的关键,我……”

“打住,月白色玉珠,找到了没有?”

“找到了,这就去拿!”

云汐凌暗自疑惑,容狗子不会真把珠子,交给不靠谱的小狐狸了吧?

“诺,看,就是这颗玉珠!”

玄衣美男嘴角抽了好几下,扶额道:“妹妹,我让你找的是月白色玉珠!”

“这是白色的啊!”小白狐前爪扒拉着珠子,天真无邪的回答道。

“是我错了,不该高估你的智商,月白是浅蓝色,不是乳白色,傻妹妹!”

闻言,云汐月顿时僵住,无知被当场揭破,令她十分尴尬,转动僵硬的脑袋,扯动嘴角,笑了笑。

“哥哥,我刚恢复神智,好多知识不大懂,汐凌超厉害,定能分析出化形的关键,这几日……”

云汐凌越听,眉头皱得越厉害,凝聚灵力,在小白狐体内运转一圈,糟糕,血契竟然签订成功了!

“哥哥,你怎么这幅表情,不要吓狐狸崽崽呀!”

“你与容狗——夫子,意外签订了血契,魂力、灵力、生命力皆共享,多吸他的阳气,化形会容易很多!”

“啊!吸阳气,俏夫子会没命的。”

“笨,那是重点吗?傻妹妹,血契才是关键,少点阳气死不了人,又不是对着鼻子吸,哼!”

说完,云汐凌瞬移回到山林,召唤凤鸣剑,愤怒的耍起剑法,竹叶纷飞落下!

良久之后,玄衣男子气喘吁吁,收起本命剑,内心的气,却依旧没消。

可恶,容瑾言是走了狗屎运吗?竟然与汐月签订了血契!

狐类悲喜并不相通,远在梨溪村的小狐狸,慵懒的躺在房顶上,暗自琢磨吸阳气一事。

天色渐晚时,容瑾言扛着一捆甘蔗,回到小院,对着屋顶上的白团子,喊道:

“小狐狸,有甘蔗,快下来,屋顶凉,着凉了可不好!”

云汐月站在屋顶上,眼神坚毅,俯视俏夫子,心里暗自宣布,完美的吸阳气计划,正式开始!

仰视小狐狸的容瑾言,微微错愣,吸阳气?不学好!

小白狐后退一小步,后腿发力,跳了下去,容瑾言眼疾手快,半空中拦截某狐,与它对视,问道:

“今日,有学生补交束修,一捆甘蔗,小狐狸想怎么吃?”

“烤熟削皮开啃最佳,可本狐嘴又小又嫩,啃不了,加点红枣马蹄兑水熬汤,或者榨汁过滤残渣后,熬成红糖!”

偷听教程的俏夫子,轻笑一声,道:“熬汤如何?书籍记载甘蔗汤,具有清热润肺的功效!”

“默契,竟然和本狐想到一处了,今晚就少吸点夫子的阳气吧。”

容瑾言顿了一下,暗自苦笑,小萌狐,就你,还学画本里的精怪,吸食阳气?

抱着小狐狸来到厨房,按照它的教程,煮了一锅香飘四溢的甘蔗汤,就着土豆泥,一人一狐皆吃撑了。

书房,吃饱喝足的小白狐,趴在书桌上,尾巴尖有节律拍打桌面,眯着眼打量俏夫子侧颜。

脑海幻想出手指,一点一点描摹,谪仙夫子的容颜,等本狐下次化形,定要亲自上手试一试。

“小狐狸,过来看一看,像不像?”容瑾言将画笔放下,对着发呆的毛团子说道。

闻言,小白狐起身,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画前。

咦?画的是本狐狸,云汐月暗自比对,画中狐狸与自己一模一样,随即伸爪,抓烂画作。

“小狐狸,你这是?”

转身与其对视,心里答道:“本狐是独一无二的,绝不能复刻。”

修长的手指,摩挲小白狐的下巴,容瑾言温柔的说道:

“想来是我画技有限,无法描绘小狐狸的神韵,你就陪在我身边,我干嘛还去画你呢?”

“就是,本狐在这呢,看画作甚,哎,再往右一些,对,就是这……好舒服啊!”

“天色已晚,我们早些休息吧!”很想看一看小萌狐,是如何吸阳气的。

见小白狐点头,便开始整理书桌,随后抱着小狐狸,走进卧室……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