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万万岁! 第二章 生死危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少年笑的逍遥快活肆无忌惮,带着一队侍从策马疾驰在城外官道上。沙尘滚滚,利箭向周围射来。“啊!”近在耳旁的一声惨叫,吓的萧玖立刻回了神。一片被射死的难民被打倒,鲜血血染了萧玖的视线。“小九,发什么呆啊?!快躲出来!”三哥拉着萧玖,提着小沙尘滚滚,利箭向四周射来。。...

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少年笑的快活肆意,带着一队侍从纵马飞驰在城外官道上。

沙尘滚滚,利箭向四周射来。

“啊!”

近在耳旁的一声惨叫,吓的萧玖立马回了神。

一片被射杀的难民倒下,鲜血染红了萧玖的视线。

“小九,发什么呆啊?!快躲起来!”

三哥拉着萧玖,背着小妹使出全身力气往后窜逃。

“别回头,快跑!”

身后,此起彼伏的惨叫和围猎者开心的大笑传入耳中,萧玖的大脑一片空白,恍恍惚惚的跟着他‘三哥’跑着。

这不是做梦,也不是在看什么古装剧。

是……是在被当成猎物射杀……

萧玖心中胆寒、发颤。

他们三个虽在逃难的队伍后边,但毕竟人小气力不足,很快便被追上,萧玖甚至听到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马蹄声。

不,不行!这样下去会被追上!

萧玖身为成年人的理智终于回笼,一支箭擦破三哥腿让他重重的摔倒在地时,萧玖猛的转身,大声呼喊道:“公子玩法老旧!小的有个新玩儿愿奉给公子!”

跟这样的人讲大义、讲仁爱,跟他抗争到底是没用的,再说了,萧玖拿什么去抗争?!

这场猎杀,不过是别人的一场游戏而已。

要吸引住对方的兴趣,他们才有活命的机会。

“你个还不到本郎君腰高的小娃娃能有什么好玩儿的?玩泥巴吗?哈哈哈哈……”

他勒住缰绳,身后几人纷纷跟着哈哈大笑。

他之所以愿意停下,不过是一时好奇罢了,对他口中的话可不感兴趣。

但萧玖不在意,只要给他一个能说上话的机会就好,哪怕是拼尽全力也要活下去。

他仰头看着笑的张扬的少年,“公子喜欢射箭可有听说过三星连珠、对射?这可比简单的射活人有趣多了。”

“哦?怎么个玩法?”

萧玖回答的不急不缓,足够冷静,“所谓三星连珠便是连发三箭,三箭连成一线,后面的箭追上前头射出的箭尾从中劈断,最后耙心上只留下最后一支箭来。”

“而对射就更不简单了,两人手持弓箭同时向对方射出箭去,要么两箭相撞各自平安,要么两人都难逃一死。公子觉得哪个更好玩儿?”

要萧玖说,对方肯定会选后面那个。

丝毫不在乎百姓性命甚至以之取乐的人,当然是血流的越多,玩法越刺激,他才越开心。

“哈哈哈哈……当然是两人对射来得有趣。”少年大笑,那俊朗的脸上根本看不出其内里的血腥暴力,反而还会以为对方是一个阳光开朗的好少年。

接着对方收敛了笑,上下打量着萧玖,似苦恼似疑惑,“看你这小娃娃儿的样子,也不像是摸过弓箭的。不过,你说的玩法,本郎君记住了,至于你嘛……又不能陪本公子玩儿,就……”

萧玖心里一紧,赶忙抢声,“我可以!”

“我会箭术,除了第一种因为年岁小还不能做到外,我射箭的能力并不比你身后人差。”

萧玖作为曾经的省级箭术冠军,有底气说这话,但他却忘了,他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萧玖了。

因此,他话一说完,少年一行人等纷纷笑开了。

“小娃娃大言不惭,还敢说这等大话?!”

“就你这小身板,拉得开弓吗?”

“哈哈哈哈……”

为首的少年却在一笑后收敛了笑意,不说话,微眯着眼不知在想什么,手指慢慢摩挲着手中的马鞭。

终于,在他开口时,他身后一众人皆不约而同消声。

“小娃娃,谁准你在本公子面前自称我的?”他缓缓说道,看着萧玖的目光变得阴鸷而黑暗,冷冽的杀意几乎要汹涌而出,突然喝道:“区区贱民,也敢放肆?!”

马鞭挥下,萧玖条件反射的闭上眼,心里发凉,他知道自己不小心激怒对方了,这下怕是真的要死了。

但没想,鞭子落下,萧玖却被推倒在地。

并不算宽阔的背将萧玖牢牢的护在身下,‘三哥’趴在他的身上,替他拦住了那一鞭。

“唔……”闷哼声传来。

“三……三哥……”

萧玖愣愣的抬头看着瘦削的少年,声音发颤。

“没……没事儿,小九……”

三哥抱着萧玖的力道又紧了一分,像是在安慰他,“三……三哥不疼……”

可那颤抖的声音,分明透露出他此刻背上有多痛。

骑在马上的人大笑出声,猖狂又痛快。

倒在地上的三人却弱小的像只蚂蚁一样,仿佛一马蹄下去就能将他们踩成肉泥。

萧玖紧紧攥着他三哥的衣襟,死咬着牙齿不肯出声。

他此刻才知,自己的想法有多天真。

也第一次深刻的体会自己的性命被人拿捏在手里肆意玩弄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可真是……贱如污泥啊!

萧玖眼中的墨色逐渐加重,耳边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觉得不公平?你现在所处的世界就是这样。”

“谁?!”

萧玖一惊。

“安静。不用出声我也能听到你想说什么。”

对方先是这么说道,后继续道:“我是盛世明君系统,也是我让你在这个世界得以重生,而你的任务是结束乱世,开创盛世,成为一个盛世明君,千古一帝。”

“呵……我都要死了你才出现,是想我去阴间当皇帝吧!”

先前有多绝望,此刻就有多恨。

他从不是个喜欢爆粗口的人,但此刻却分外想喷这个系统一顿。

“能送我回去吗?”

萧玖问的第一个问题是这个。

“不能。你在原本的时空里,已经死了。”系统冷冰冰的机械音响起:“但这个世界是你进行的第一个任务,如果成功,你将有第二次甚至更多次的任务机会,换言之,你的生命是无限的。”

“就是得一次次的登基做皇帝?”

萧玖直击重点。

那不就是当个永远的打工仔吗?

永远打工永远活?还是当皇帝这么个最累的活儿。

系统听的到他心里的话,“你也可以选择拒绝。每个任务世界都是真实存在的时空,这是你的第一次任务,如果你在这个世界任务失败,我不会救你第二次。”

不就是新人能力任务考核吗。

此刻,萧玖根本来不及想太多,“我答应!快帮我脱困。”

能活谁想死?

至少他现在不想,他只想活着!

“不能。”

什么?

萧玖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系统又说道:“我只能教你怎样做好一个明君,但并不能为你提供任何物质和现实上的帮助,抱歉。”

这……

也就是说,你除了动嘴,什么用都没有???

萧玖将到了嘴边的脏话憋回去。

拜萧玖刚才出声一问所赐,手持马鞭的少年以为萧玖是在问他,不屑的冷笑:“不过一个贱民,也敢问本公子的名号?“

“公子,奴现在就结果了他们!”

他身后几个壮汉说罢抬起了弓箭,瞄准地上的萧玖三人。

到了这一刻,萧玖仰头注视着身前的一行人,没有求饶,也没有哭喊,那黑白分明的眼眸里只有严肃认真,心中却免不了一声苦笑,这下真要完了。

却没想,为首的少年在看了萧玖一会儿后,突然轻声开口,“慢着。”

少年居高临下的望着萧玖,缓缓的道:“本公子现在突然想试试你说的新玩法儿了,既然你说你会射箭,不如就让人与你对射,你赢了,本公子今天就手下留情饶你一命,输了嘛……”

他漫不经心一笑,意思不言而喻。

萧玖赶忙从三哥搂得紧紧的怀里退出来,在马前站直身体,正面迎上对方的目光,“好,一言为定!”

几个壮汉纷纷笑开来,却也遵从少年的命令,扔了把弓和一支箭到萧玖脚旁。

少年随意挑了身后一侍从出列,骑在马上的人和萧玖相隔了数丈,正好处在双方的射程里。

“三哥,带着小妹躲远点儿。”

萧玖这么说,视线紧盯着不远处正在挽弓搭箭之人,脏兮兮的小脸儿上满是肃然。

三哥正想说,那你呢?

但看到萧玖此刻的表情,不知为何又闭上了嘴,忍着疼痛勉力抱起饿的发昏的小五慢慢退开两步。

却见下一刻,萧玖直接坐到了地上,一只脚抵在弓上。

“哈哈哈哈,你这是做什么?”对面之人笑道,打从一开始他们就没人觉得这小娃娃真能射出箭来,所以他才放心上场,想在公子面前露个脸儿。

萧玖不答,喊话,“你只管射便是。”

他想的很清楚,凭他如今这幅身体的臂力根本拉不开二石的弓,力气是他的短板,所以只能用上全身的力气来拼一瞬间的开弓机会。

与人对射,他还从未有过,但生与死,全在这一瞬间了。

不远处的官道上,停了几车马,一处掀开的车帘里,传来年轻人轻声询问的声音,“老师,这……我们可要出手救下?”

良久,车内也无人应答。

对面之人缓缓拉开弓,萧玖的小手儿也搭箭在弦上,心底平静的问起,“系统,你为什么找上我来做任务?”

几乎是系统声音响起的瞬间,银星亮起,利箭直冲萧玖面门而来。

紧瞄着那一个光点儿,用腿部和腰胯的力量,开弓拉弦,动作完成仅在瞬息之间,一支箭矢迎着飞来的利箭射出。

两箭相撞,骑在马上的少年当即叫了个声,“好!”

萧玖心里松了口气,浑身发软坐在地上,手掌上被狠狠的划出了一道血痕,他在心里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因为你有那个资质。系统评定,你是最符合任务要求的一个。”

劫后余生的喜悦让萧玖心里失笑了一下,“我还有当皇帝的潜质?”

他还真是第一回知道。

“是的。”

萧玖不与系统多作纠缠。少年重新驭马走到萧玖身边,这一次他看萧玖的眼神多了点兴趣,重新上下打量了一番萧玖,“没想到你个小娃娃还真有两下子?”

萧玖恭敬的回道:“您过奖了。”

他已经认清了自己如今的现状,表现的再谦卑点儿算什么,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示弱才是最佳的选择。

“不过……”笑容明媚的少年缓缓从嘴中吐出最恶毒的话语,“这样一来,我更不想放了你了。不过本公子既然答应了,便不好出尔反尔。但你身后这两个,本公子可没说要放。”

瞳孔一缩,只见少年身后侍从已搭箭瞄准三哥和他怀中的小妹。

“不行!”

不知从何时起,萧玖开始真正把这两个孩子放在心上。

真要说的话,大概是从‘三哥’一次次对他的爱护,小姑娘曾怯懦的喊他“九哥哥”算起。

熟悉的无力感再度包围萧玖,他奋力朝三哥两人冲去。

三人抱在一起,等着箭矢落下。

这时,官道后方缓缓响起车马前进的车轱辘声,由远及近,少年身后一侍从回头望去,看到马车上的标志,小声贴近少年耳边道,“郎君,是青山书院的马车。”

望着渐渐驶近的马车,少年慢慢皱紧了眉,不知在气正在做的事被打断,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低声骂了一句。

“晦气!”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