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玉 第一章 继母下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东武一百叁拾伍年三月初三定国公府-青朴院前厅,几个要紧的命妇在前厅陪着老夫人孟氏吃茶。张嬷嬷是老夫人身边最为得力信任之人,满面春风疾步走近,附耳几句。老夫人眉头狠皱,却...

东武一百叁拾伍年三月初三

定国公府-青朴院

前厅,几个要紧的命妇在前厅陪着老夫人孟氏吃茶。

张嬷嬷是老夫人身边最为得力信任之人,满面春风疾步走近,附耳几句。

老夫人眉头狠皱,却一脸笑道:“吃药的时间到了,老身去去就来!”

众人附和着行礼送了老夫人出去,可转脸便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怎么回事?”眸子一瞪,笑意无存

“冬香来报,大小姐从湖心桥上摔了下去,此时下人们找不见大夫人,大小姐摔倒昏迷,到现在还没醒,特报了老太太前去看看!”

“糊涂东西,今日那丫头及笄的日子,我又不会看病,到现在没醒还不赶紧去请大夫!”老夫人惊怒

张嬷嬷头微侧,冬香得了令,抹了一把眼泪向药堂跑去。

“大爷知道这事了吗?”老夫人伫在原地没有半分走动的意思

“这样大的事,想必云榭院的人不敢瞒着”张嬷嬷心里暗想大小姐若是出事怕是要了大爷半条命,谁人敢瞒?

“此事还有谁知晓?”

“现在时辰还早,府里的下人们嘴最严了绝不会外传,只是今日宾客众多,咱们可管不住别人舌头,若是大小姐醒了,此事自会平息!”

老夫人最为重视的就是侯府的脸面,只要大小姐安然无恙,自然能能息事宁人。

“这丫头寻回来后我这就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等礼成后,告诉大夫人赶紧找个人家给我打发出去!”老夫人一边没好气的说,一边向云榭院走去

“您不说大夫人心里也有数!切莫为了这些小事伤了身子!”

“此事先按下,别惊动了侯爷!”

“是!”张嬷嬷边前面带路边宽慰着

云榭院外

“哎,我看这月轻玉摔得不轻,到现在都没醒会不会是。。死了?”

“哼,这荣华富贵啊,可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个命,有那个福可以享的!”

“是呢,话说这月轻玉可是定国公府嫡长孙女,外祖家轻氏又是开国功勋,论说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一等一的命格,可惜十一年前长房夫人轻衣携女出游,不成想被贼人掳去,半年前月将军好不容易寻了来,谁承想这就要香消玉陨!早知如此何苦来哉?说不定在破庙里倒能草草一生!”

“嘻嘻~”众人窃笑

“孙姐姐说的是呢,破庙爬出来的东西,也配称作嫡女?当真辱没了咱们!”

院内几个世家小姐扎堆议论着

月轻玉在浑身的疼痛中惊醒,头晕沉沉的。

环视一眼四周,意识逐渐回笼,梨花雕榻,流云纱帐,满屋精致贵重的摆设,这是。。她未出阁时定国公府的房间?

这般想着抬抬胳膊,完好的手,完好的脚,脸,也是滑滑的。。

难道?她没死?

衣服好像是。。她十三岁及笄的那身!一切刚才刚开始么?

令人窒息的疼痛席卷全身,重生的狂喜和恨意双重冲击着心底。

“大夫人安!”众人的语气明显客气了起来

“都别拘礼了,这院子里的奴才好不懂事,怎么不请小姐们去偏厅用茶?在这吹着冷风,不成体统!”

赵氏这边数落着,那边便传来丫头们请罪的声音。

“我苦命的女儿,怎么就从桥上摔下来了?快去请了老夫人没有?这不是要了我的命么?”

“娘,您别哭了,姐姐向来顽劣,您说了多少次了,这也是没法子!”

“大夫人,二小姐,慢着点!”

继母赵氏?还有自己的“好妹妹”月如媚?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

“赵嬷嬷你在外面守着,姑娘身子不好别让闲话传出去!”赵氏故意挑高了嗓音

她们来做什么?原本榻上睁开的明眸和满眼恨意,瞬间合上!

“娘,您来看她做什么?”月如媚不解问道

“嘘!”赵氏噤声,上榻,伸着脖子往窗外望了望

四下无人

“晨起你支红玉出去我便觉着奇怪,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跟我商量?竟然留了这小蹄子一命?”赵氏恨恨的眼神恨不得把月轻玉撕碎

“逸辰哥哥都安排好了,他特意交代了,要让她活着!”

“糊涂!十一年前我费尽心机都没弄死她们母女,如今轻衣那个贱人已死,你明明有机会杀了她,却为了端王一句话留下这么大的隐患。”赵氏语气嗔怪,转头瞥见榻上的人呼吸急促了起来,睫毛微动,眼见就要醒了过来!

赵氏一把扯过锦被,双手用力的压了下去!

月如媚抓住赵氏胳膊急道:“娘,逸辰哥哥说了她还有用!”

“傻女儿,没了她,端王殿下娶的可就是你了,之前你爹看的紧咱们没有机会下手,如今天赐良机,别白白为她人做嫁衣!”

赵氏恨铁不成钢,这个傻女儿怎么就不知道为自己打算呢?端王说什么都听!

是呢,没了她,自己还是定国公府的嫡长女,没了她,逸辰哥哥娶的便是自己,没了她,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又回来了!

“对,娘杀了她!”月如媚手慢慢松开,一双眼睛兴奋地有些发亮

月轻玉运功闭气,听赵氏母**狠对话。

见锦被之下没了动静,慢慢拿下,试探鼻息!

呼~

哼,终于死透了!

“别说,还挺有你母亲的狐媚样子,若是再过两年不知得勾了多少男人的魂儿呢。可惜,你就不该回来!就该烂死在那腌臜地!”赵氏冷瞧一眼,嗤笑一声。

“就算你们母女栓住了老爷的心又如何?哼!人死灯灭,这定国公府还是我赵华宁的!哈哈!”

门外,赵嬷嬷声起

“老夫人,您慢点,千万小心,别摔了,大夫人已经在房里照顾了!大夫人!老夫人来看大小姐了!”赵婆子扯着嗓子,生怕里面的人听不见似的。

“娘,怎么办?祖母发现了怎么办?”月如媚话音发颤

“死老婆子怎么来的这么快?别怕,快,收拾一下!”赵氏忙中有序

眼缝里瞧着赵氏母女整理好床被,还不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呵,真是轻车熟路啊。

“哎呀,我可怜的女儿啊!好不容易寻回来了,你怎么一天的福都没享到啊!”被人一把搂过,母女二人号丧声起,哭的那叫一个伤心!

眼看着人到门口,哭声更大了起来!

“哎呀,我这苦命的姐姐,我这苦命的女儿啊!”

“姐姐~你怎么忍心丢下我和娘呢?呜呜~”

老夫人闻见哭声,心潮起伏,怒斥:“大喜的日子,满厅的宾客,嚎什么!”

赵氏敛住哭声,压着心中的欢喜道:“娘,玉儿顽劣从湖心桥上摔了下来,怕是。。我的女儿啊!”

张嬷嬷扶着老夫人孟氏榻边一看,月轻玉薄如纸片一般躺在床上,似已断气。

老夫人心里暗叫不好,偏偏死在府里了,还是今日,这可如何是好?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