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头凤 第三章 李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前尘旧事,纷至沓来。那股锥心的痛苦,几乎将她淹没。陆明玉用力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再次睁开,眼眸亮得惊人:“丁管家,请三皇子殿下去练武场,就说我在练武场里等他。”丁管家松口气...

前尘旧事,纷至沓来。

那股锥心的痛苦,几乎将她淹没。

陆明玉用力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再次睁开,眼眸亮得惊人:“丁管家,请三皇子殿下去练武场,就说我在练武场里等他。”

丁管家松口气,应声而退。

绮云满心欢喜,正要说话,陆明玉的眸光扫了过来:“你不用跟来了。”

绮云又是一脸“我懂我懂”的笑容:“是是是,奴婢就不去碍小姐的眼了。”

陆明玉无心多言,转身去了练武场。

这个宽阔的足够容纳数百名亲兵一同操练的练武场,在京城赫赫有名。练武场边有十余个武器架。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挝,十八般兵器样样俱全。

陆明玉随手挑了一把长剑。

剑柄一入手,久远又熟悉的强大自信涌上心头。

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略显低沉的少年声音,在身后响起:“小玉。”

陆明玉面无表情地转过身。

手腕一抖,长剑挽出剑花,直指来人。

……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少年身影。

少年身着玄色锦衣,肩阔腰窄,身高腿长。一双剑眉,目如朗星,挺鼻薄唇,十分英俊。

她记忆中的李昊,是身着龙袍肃穆威严的模样。眼前的李昊,却正年少,俊美不凡,曜目如天上烈日。

那双略显深沉冷漠的眼,在见到她的那一刻,如春风化冻,漾起清浅的笑意:“小玉,你拿剑对着我做什么?”

昔日,这笑容令她沉醉。

现在,她只想一剑劈了这狗男人!

陆明玉冷冷道:“去拿刀!”

不管如何,先揍他一顿,出了心头这口恶气再说!

李昊一头雾水。

小玉这是怎么了?

前些日子还好好地,他邀她一起骑马打猎,她没有忸怩,很快应了。今日怎么忽然横眉冷对?莫非是生他的气了?

小玉性情率直,心胸疏朗,偶尔不高兴,当场就会发作,绝不会忍到下一回。

所以,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昊略一思忖,自以为猜中了陆明玉的心思,微微一笑,上前几步:“你也接到了赏花宴的请帖吧!”

“母后设赏花宴,主要是为了二皇兄选妃。和我其实没什么关系。你别恼。”

说到这儿,顿了一顿,看着她的目光多了几分柔情:“我和母妃说起过你,母妃说了,会私下求父皇母后,为你我赐婚……”

话还没说完,那柄雪亮的长剑就直刺而来。

李昊猝不及防之下,躲得有颇有几分狼狈。

陆明玉毫无玩笑之意,一剑接着一剑,剑影寒芒闪动,皆是要害。

李昊骤然落了下风,连连闪避,无暇再张口。他被剑影逼退至武器架边,无奈之下,一个翻身,取了一把长刀。

有了擅用的兵器在手,李昊心神方定,不再狼狈闪躲,挥舞长刀格挡。

大魏尚武成风,连闺阁少女都以骑射为乐。几位皇子,皆自小习武,个个都有一身好武艺。

李昊骑射出众,身手骁勇,在一众皇子中也是佼佼者。平日练武过招,侍卫亲兵们哪敢真得和皇子动手,总要不着痕迹地让一让。

李昊和人动手比试,从无败绩。

陆非和李昊相熟,私下曾随口说笑过:“我在四妹手下,过不了百招。殿下身手略胜我一筹,不过,也不及四妹。”

李昊有风度地置之一笑。

在他看来,小玉骑射确实远胜寻常少女。不过,真动起手来,绝不可能是他对手。

一个尚未及笄的少女,身手再好,也是花拳绣腿。

……他错了!

锵!

刀剑再次相交,声音刺耳难听。

一股无可抵挡的巨力自刀剑交击处而来。

李昊俊脸掠过一丝可疑的暗红,额上满是冷汗。右腕微微发颤,几乎握不住手中长刀。心中惊骇不已。

原来,陆非说的都是真的。

陆明玉平日根本未曾显露真正的身手。

原来,陆明玉竟是天生神力。

一力降十会!更何况,陆明玉绝不是只会用蛮力之人,剑法更是精妙绝伦。

陆明玉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长剑狠快且准,在三十招之内,击落了李昊手中的长刀。

长刀咣当一声落了地,陆明玉手中长剑,抵在李昊胸前。

……

只要一用力,这柄剑就能刺透李昊的胸膛。

可惜,她不能这样冲动。

这里是陆府,李昊是三皇子。她不管不顾地杀了李昊,会为陆家招来灭族之祸。她是死过一回的人了,不在乎生死。

可她不能连累家人。

陆明玉定定地看了李昊一眼,收回长剑。

李昊满心惊骇。

习武之人,对杀气最是敏锐。刚才短短刹那,陆明玉目中闪过冰冷的杀意,绝不是装出来吓唬他的……

她刚才是真的想一剑杀了他!

李昊既惊又怒,或许,还混合了一些他绝不肯承认的惊惧。

他俊脸微沉,声音有些僵硬:“小玉,你这是何意?”

陆明玉神色漠然,语气冰冷:“我和殿下只几面之缘,殿下张口直呼我闺名,太过唐突冒失了吧!”

李昊:“……”

一众皇子中,身份最尊贵的,当属嫡出的二皇子。庶出的大皇子,也颇得永嘉帝青睐喜爱。

李昊这个三皇子,居于中间,不上不下。生母苏昭容出身低微,母族苏家委实上不得台面。

不过,再不受宠,也是身份矜贵的皇子,人人敬让三分。他生得高大英俊,所到之处,总会惹来京城贵女们或娇羞或大胆的目光。

何曾受过今日这样的闲气?

李昊也动了火气,俊脸沉了下来:“陆四姑娘这般不待见我,我走便是。”

说走,脚下却一动未动。

这是等着她像往日那般心软退让,主动向他陪不是。

呸!

陆明玉冷冷瞥了李昊一眼:“殿下还在等什么?”

李昊气得七窍生烟,转身便走。

陆明玉忽地再次张口:“等等!”

李昊怒气稍平,转过头,神情冷硬:“现在道歉,已经迟了。”

她今日的举动,深深地刺伤了他的骄傲和自尊。他再喜欢她,也受不了这份闲气。

当然,她如果肯低头认错,温柔款语地喊一声“昊哥哥”什么的,他就勉强原谅她这一回好了……

陆明玉对李昊太熟悉了。熟悉到一见到他微挑的眉头,便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陆明玉扯了扯嘴角,黑眸中没有半点笑意:“以后,你别再来了。”

李昊:“……”

他双手紧握成拳,青筋毕露。那双盛满了怒焰的黑眸,直直地盯着她。

陆明玉漠然回视,神色冰冷。

片刻后,李昊一言未发,转身离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