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第5章有些关系,攀不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许茗臻刚想提醒,可看魏至谦好像并不意外,也不反对的样子,便又把话咽了回去。她也不想在外人面前落女儿的脸面。“我可以现在拆开来吗?”谈墨仰头问。“当然。”谈墨把盒子放到茶...

许茗臻刚想提醒,可看魏至谦好像并不意外,也不反对的样子,便又把话咽了回去。

她也不想在外人面前落女儿的脸面。

“我可以现在拆开来吗?”谈墨仰头问。

“当然。”

谈墨把盒子放到茶几上,特别仔细的拆开盒子上的蝴蝶结。

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是一个能让她抱个满怀大小的Q版睡美人公主。

公主的脸蛋儿圆圆的,特别萌。

长长地头发还可以没事儿梳一梳,编个小辫子,做个造型。

“谢谢小叔!”谈墨开心极了,“我好喜欢!”

魏至谦笑笑,又拿出两枚请帖来。

一枚交给了李想容,另一枚交给了许茗臻。

“我今天来,就是为了邀请大哥大嫂参加老太太的生日宴。”魏至谦又对许茗臻说,“谈夫人到时候也跟谈先生带着谈家弟弟们和谈墨来吧。”

他今天单纯就是来送请柬的,只是没想到许茗臻和谈墨也在。

本没想邀请她们。

但魏刻礼做了糊涂事儿,他这个当小叔的总要弥补一下的。

至于袁可情,就算了。

魏至谦刚刚特意把谈家人点了出来,略过了袁可情。

许茗臻受宠若惊的从魏至谦的手上接过请柬,忙说:“我们一定到。”

她没想到自家能接到邀请。

那毕竟是魏老太太的生日宴啊!

受邀的人家,除了魏家自己,就只有八大家族那种级别的人家了。

或许会有跟魏家关系比较好的人家,可怎么也轮不到他们谈家的。

魏至谦完成了任务就告辞。

他还挺喜欢谈墨这小姑娘,捏捏她的脸说:“那下次见了。”

魏至谦走后,许茗臻才拍着胸口,小声跟李想容说:“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面对一个少年的时候紧张。”

“别说你了,我也是呢。”李想容小声说。

她丈夫只是魏至谦的堂兄,还隔着一层。

因为袁可情的事情,谈墨也没心情跟魏刻礼玩耍了。

没想到在这么小的时候,魏刻礼就禁不住袁可情的那套。

那以后还得了?

看来不管是哪一世,魏刻礼都还是会变的。

只是这一世,两人提前见面,也让谈墨早早的知道魏刻礼的糊涂,已经没救了。

许茗臻便带着谈墨与袁可情离开了。

李想容这才对魏刻礼说:“你是从小看着谈墨长大的,她什么性子,你难道不了解?你竟然还怀疑她。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我跟她道歉。”魏刻礼才发现,他还没跟谈墨道歉呢。

“人都走了,你还道什么歉?”早干什么了?“歉还是要道的,正好在老太太的生日宴上,你当面好好地跟谈墨道歉。不过,与其事后道歉,你不如好好想想,以后不要再犯这种错。”

*

许茗臻带着谈墨和袁可情回家。

谈墨和袁可情坐在后面,袁可情还在默默的掉眼泪。

许茗臻却罕见的没有哄她。

袁可情就知道,自己是惹许茗臻生气了。

不管平时许茗臻多疼她这个外甥女,可一旦涉及到谈墨,许茗臻永远站在谈墨那边,可以毫不犹豫的放弃她。

袁可情低着头,眼里全是嫉恨。

“妹妹,你别哭了呀。”耳边响起谈墨软软的声音。

许茗臻意外的透过后视镜看谈墨。

明明今天受到委屈的是谈墨,可她还要反过来安慰袁可情。

怪不得三个儿子都那么不放心小女儿,他们墨墨这么善良单纯,真的是太容易吃亏了。

就见袁可情转头看谈墨,抽抽搭搭的问:“表姐,你不生我的气?”

“你又不是故意的,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好生气的?”谈墨笑眯眯的说。

袁可情惊讶的问:“你还愿意跟我玩吗?”

“当然。”玩死你呀!

谈墨一边笑着一边想。

“我没带手帕,妹妹你带了吗?快把眼泪擦擦吧,不要哭啦。”谈墨摸摸自己的小提包,里面就装着她心爱的小手帕,她才不要给袁可情擦眼泪。

袁可情没带,就拿手背把眼泪擦了。

再看谈墨怀里还抱着魏至谦送的娃娃,便问:“表姐,你这么喜欢这个娃娃吗?”

“当然。”谈墨看着娃娃,都笑眯了眼。

别看谈墨这辈子是家里的小公主,可她上辈子是一直扎根在地里的小雪莲精,一辈子天生地长,就没看过外面的花花世界。

她就是个很没见过世面的小雪莲精。

对魏至谦送的这个娃娃,真是喜欢的不得了。

袁可情低头撇撇嘴,心说谈墨自小被宠爱,怎么还一副没见过世面的穷酸样子,可真丢人。

“表姐,魏老夫人过生日那天,咱们穿什么去呀?”袁可情歪着头,一脸天真。

许茗臻一听袁可情这话的意思不对,便回头对袁可情说:“可情,那天你去不了。”

袁可情惊讶又受伤的呆看着许茗臻,眼里慢慢的蓄出了泪水:“为什么?之前小叔不是邀请了我们吗?姨妈,我是不是惹你不高兴了,所以你不愿意带我去?”

许茗臻皱眉,这外甥女儿的性子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说哭就哭,叽叽歪歪。

许茗臻就觉得袁可情的话看着没什么问题,可听在耳朵里,就叫人感觉这么不舒服。

“魏老夫人的生日宴,本来我们家也是没有资格参加的。魏少邀请了我们,还特意点出了都请谁去。既然没有把你算上,我要是贸然带你去,不礼貌,主人家也会不高兴的。”许茗臻解释,“要是可以,我肯定带你,但是这次不行。”

袁可情一脸失落的低头,可心里想着,姨妈还不是因为觉得谈墨受了委屈,所以才不带着她的,算是一种惩戒。

要不然的话,一个生日宴,多带她一个又怎么了?

“还有。”许茗臻又说,“你刚刚怎么管魏少叫小叔呢?以后可不要这么叫了,叫人听见不好,难免要说咱们脸皮厚了。那声小叔,可不是随便能叫的。我虽比他年长,可也得叫一声魏少。有些关系,攀不得。”

袁可情心中不服气极了,委委屈屈的说:“可是表姐也是这么叫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