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珑鲛人泣 默默陈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心腹疼痛,桔梗一两,水一钟,生姜三片,煎六分,温服。”楚令仪撑起药称,称量桔梗根。红木大柜子上摆放着各种粉末,有白芷、葛根,甚至有致幻曼陀罗干花。“生姜需薄片,像你这样切是浪费...

“心腹疼痛,桔梗一两,水一钟,生姜三片,煎六分,温服。”楚令仪撑起药称,称量桔梗根。红木大柜子上摆放着各种粉末,有白芷、葛根,甚至有致幻曼陀罗干花。“生姜需薄片,像你这样切是浪费药效。”楚令仪对鲛枭说。大清早儿,楚令仪就开始教授鲛枭临床医学之配药。

鲛枭在一旁默默无闻不敢说话。确有聚精会神,看着楚令仪对把药称里的药完好的斟进纸里。今早除了学习药方还要观摩辛娘子撵磨药粉。

“怎么了秦提刑?”李大人说。

“义庄那具新尸体,可能和宫里有关。”秦提刑说。

“怎么解释?”李咸李大人说。

“虽然死者身上没有玉佩,或是印章这类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但是根据死者衣服布料来看,锦绣华服。”秦提刑说。

“而且。”秦提刑秦蘘说。

“而且什么?”李咸说。

“而且,衣服颜色是蓝色,那布料和宫里御衣局的差不了多少。”秦蘘说。

“三公主?”李咸不解。

“你的意思是三公主在宫外遇刺?”李咸说。

“确实,久闻三公主疯症。”秦蘘说。

“三公主在外遇刺,太后未必会不高兴。可是,公主出宫,我等不会没有耳闻。”李咸说。

“三公主有疯症,若是三公主出玩儿,皇家也会有出游一事。”秦蘘说。

“虽然太后不待见三公主,但是皇上不应该不顾手足亲情,毕竟三公主也只是个公主。”李咸。

“还有奇事。”秦蘘说。

“有何?”李咸问。

“我去辛氏药铺买了斤茯苓葛根粉,而那名新来并对你一见中意的女子是从北方来的。听她之言这茯苓葛根粉很有美容效果。”话未言尽,李咸打断了他的话。

“说人话!”李咸说。

“那女子名叫楚令仪,她旁边还有一白衣女子,据我观察,那白衣女子身上衣服的布料堪比宫里丝绸。”秦蘘说。

“抓起来。”李咸说。

“别呀,人家好歹是辛氏大药铺。我们可以请。”秦蘘说。

官府后院。柏树翠青。

“原来你是,你不是私塾家的公子,你这徽州城知府李大人。”楚令仪说。

“你不也是药材商人之女?”李大人李咸说。

楚令仪愣住了,她的双眼微微发酸。

“鲛枭,你叫鲛枭,敢问姑娘可有姓氏?”秦蘘说。

“姓鲛,秦先生若是嫌小女子名字绕口,可唤吾名鲛枭。”鲛枭说。

“鲛枭,我们怀疑你和一起凶杀案有关。”秦提刑说。

“秦大人,话不可乱讲。”鲛枭说。

秦大人和鲛枭坐在石桌旁。楚令仪和李大人则在一旁站着。

“那具女尸身上的布料和你的身上的布料差不了多少。”秦大人拍案惊起。

“差不了多少,是差多少。”鲛枭说。

“你们在山上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秦提刑说。

“山上?李大人,不要妄下定论,我和姐姐是过水路,从县城里走到我娘那的。从未游山休息,秦秦大人想必就是提刑。秦提刑血口喷人。”楚令仪大无畏的说。当李大哥变成李大人,这关系就生疏了。

“那具女尸除了有衣服还有什么证据,我,在山上?”鲛枭说。

“山,山上。有长松。”秦蘘说。

“长松生关内山谷中,草似松,叶上有脂。”李咸在一边插话。

“多有冒犯,鲛枭姑娘。”秦提刑拱手鞠躬对鲛枭道歉。

“既然盘问完了,那我还要多谢秦提刑没有把我抓入打牢。不然我这衣服沾染凡尘可就说不清了。”鲛枭说。

“咳”李咸轻咳。

“姑娘所言极是,是我们多有冒犯。”李大人李咸说。

鲛枭转身离去,后面跟着楚令仪。风吹鲛枭白色衣袂和她黑色及腰长发,飘飘然的样子仙极了,犹似仙女下凡。庭院里的罗汉松吐放着送果的芬香,不知从何起几只棕色小松鼠跑到罗汉松底下了,还是说那是黄鼠狼。

另一边的宫里。

“北岄我不想走了,呆在宫里等皇兄来找我也很好。”赵邶渺吃着桑葚说。

“主子,药王在药王谷被人打了。”北岄说。

“什么?”赵邶渺瞬间就想到是他皇兄赵玄罂的人打了楚宇轩。

赵邶渺惊慌之中满手紫色细胞液,嘴都来不及擦说:“你眼睁睁看着他们打药王?”语气凌厉,眼神似鹰。

“属下不敢,属下为保护药王用了‘诛晋’的名声。”北岄说。

“回‘诛晋’剑指鹰隼。”赵邶渺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