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珑鲛人泣 美人催白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时间发生在宋代太平兴国年间,南海龙族长公主鲛枭触动璇玑玉盘从而穿越到宋代北郡山药王谷附近。而北宋皇帝赵光义匿名赵玄罂参与江湖风云。“仙人您从何而来。”南海龙族长公...

时间发生在宋代太平兴国年间,南海龙族长公主鲛枭触动璇玑玉盘从而穿越到宋代北郡山药王谷附近。而北宋皇帝赵光义匿名赵玄罂参与江湖风云。

“仙人您从何而来。”南海龙族长公主鲛枭穿越到人界宋代的场景被采药兰草的药王谷谷主药王之女楚令仪看到。

“本君乃117岁龙族。”鲛枭的脸白若蘑菇,嫩若凝脂。她身轻如燕,行为矫健,完全不像耄耋之年。

“既然是仙人来,还请与我回家中一坐。”楚令仪说。

这药王谷四季如春,山花烂漫,谷中有一湖,湖中有水榭,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药王谷谷主药王楚宇轩用山果子招待来客南海龙族长公主鲛枭,只是他还不知道她的身份。

骤然水雾起,天色骤变,鲛枭的龙鳞从后脖颈若隐若现。

药王大惊失色,张口便荒唐而言:“你,你乃真龙,龙骨可入药。”惊闻此语,鲛枭大惊失色。潜意识里从腰包里拿出刃雪匕首。刃雪匕首的刀柄寒光乍现。鲛枭没想灭口,只想自我保护。

“你是何人!龙骨可入何药!”鲛枭叱人的语气说。

药王急忙安抚南海龙族长公主鲛枭说:“龙骨是指兽骨,通治跌打损伤。”

“还好还好,不如仙上在寒舍拜师,也好行走这人间江湖。”送上门的徒弟,不要白不要。药王楚宇轩心想。

“也罢,就当是答谢瓜果之酬。”没想到龙族在人界如此崇高地位。鲛枭心想。

长庭外,御宇之内。大殿之上老太后问新皇。

“如今这天下可还是赵家天下?”水太后问。

“儿臣定学秦始不负先皇遗志。”新皇赵玄罂说。

新皇登基,御宇皆惊。生怕保不住这脑袋。

赵玄罂曾经还在他是皇子的时候就试图拉拢药王谷里的药王楚宇轩。药王谷药王楚宇轩却一直在江湖中表示中立。谁也不靠拢。鹰隼阁阁主赵玄罂就不满了,他鹰隼阁势力如此庞大,还有人给脸不要?

要不是药王连他的仇家都可能会救,不,不可能,能和鹰隼阁对立的只有坏人。

这是好是坏只有帝王家任命了。

夜黑风高夜,后庭内。

“主上,药王谷里的药王收了个新人。”暗影卫说。

“叫什么。”赵玄罂说。

“下属看到那人脖颈处有鱼鳞,闪闪发亮,很亮。”暗影卫说。

“拜师还要摸鱼鳞?我怎么没想到。”赵玄罂说着摔碎手中茶杯。

“你先退下。”赵玄罂说。

“是”暗影卫说。

人间四月药王谷内。

“这,叫人参,又称鬼盖、地精、土精。家父曰:“人衔年深,浸渐长成者,人形也。”其叶温苦五毒,主治吐虚劳痰饮。”楚令仪向鲛枭讲解人参。

“这,叫桔梗,又称白药、梗草。家父曰:“此草根结实而梗直,故曰桔梗。”其味温辛有小毒,主治胸绞痛、腹胀、惊恐心悸之气。”楚令仪讲解了桔梗。

“这,叫知母,宿根之旁,初生子根,如蚔虻故又称蚔母。其根苦寒五毒,消渴热中,除邪气,下水,益气。”楚令仪讲解了知母。

“这三株药材是你今天要学会并记牢的。傍晚前你要采到半棵人参、知母和桔梗各两棵。”楚令仪说。

“这有何难,你先回去,我到处走走。”这一走不要紧,要命的是鲛枭她遇到了赵玄罂派来的暗影卫。

在真宗年代有个不出名的二皇子叫赵邶渺,相传自出生起就体弱多病,连御医都说这位皇子在年幼阶段一旦病危其病情极可能不可逆转之势。正因体弱多病的缘故,连野史都不敢记载有这么位皇子。所以,明面上三皇子占得是二皇子的位置。何况,宋朝多公主。

赵邶渺体弱多病是假,要被皇帝淹没在历史的洪波里是真。

修罗山上,赵邶渺为了发展自己的势力,以玩弄权势的方式度过余生,他报名参加了大皇子赵玄罂的鹰隼阁招新人试炼。

当他通过最后一关试炼踏铁索环的时候,倒地了,傻傻发笑。

暮色降临的可真快,树影斑驳,彩霞漫天。药王谷野花遍,芬芳洋溢。如果说空气是有味道的,那这一定是青柠味儿的。啃一口,满嘴都是青芒果的香气。

皇兄让我去找药王,这楚宇轩有什么好的。正好趁我潜伏期间多学习学习如何玩弄权势。赵邶渺心想,此时他正背着手明目张胆的走在药王谷山中的小径上。

“你是谁!”鲛枭很惊讶的问眼前这个紫衣翻领胡装男子。

“你是”赵邶渺说。

这么快就遇到新徒弟了?赵邶渺愉悦的心想。

“说,你是谁?”鲛枭手疾眼快刃雪已经抵在对方脖颈上了。眼前这个人浑身紫色煞气,又不是药王楚宇轩的家人,自己跟没有师兄,他会是谁?

趁着鲛枭眼神迷离时候,赵邶渺立即反手夺匕首,毕竟匕首未出鞘,摆脱了桎梏。他没想到药王谷难得遇到的弟子是会武术的。而且目测武功不亚于他自己。

拿到匕首的赵邶渺转身就跑,鲛枭就在后面追。

“你别跑,给我站住!”鲛枭穿着交领谪仙九分汉服袍这有利于长跑追踪。

“盗贼!你还我匕首!”鲛枭大喊。

“不还!”赵邶渺说。

几只飞鸟掠过丛林间的树枝,同时俯视着脚下追跑的紫衣服和白衣服。

就是这样,大概追了半山腰,鲛枭把人追到树上了。

鲛枭在树下等着树上的下来。抬头一看树上挂着个紫衣服的。

“还我匕首,我草药都丢了,这让我如何回去完成我的作业!”鲛枭抬起手指着树上的赵邶渺说。

完成作业?有你的匕首我不就能回去跟皇兄复命了?赵邶渺心想。

二人僵滞许久,直到药王楚宇轩和令千金楚令仪下山找到人那树上的紫衣服才自己爬下来。

“少侠若不留下,则需同我和我徒弟鲛枭去官府见官。”楚宇轩说。

留下?可以打探情报。何乐而不为?赵邶渺心想。

“鹰隼阁的人,总要活命!”听到楚宇轩这么一说,赵邶渺生气了,但是又不能明面上生气,他只能生闷气。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岁,带月荷锄归。于是,大宋二皇子享受了一把田园乐趣。

至于鹰隼阁那边,赵邶渺的生存环境可不太好。

“报,主上,监视药王谷的暗影卫少了一个。”暗影卫说。

“杀了他,发布叛逃令。”赵玄罂说。

赵玄罂越想这楚宇轩就越生气,现在他为新皇,正好可以去再次会会老药王。

他想着在月下和药王对酌的场景。

但是太后若是知道他身为皇子企图勾结江湖人士还不得废皇帝立那个体弱多病的老二然后自己再摄政做芈月不可?

赵玄罂放弃了这个和药王对酌的念头,决定先快马加鞭回宫理折子。

凭借暗影卫的直觉,赵邶渺发现监视药王谷的人换了,而且好像对他有杀气。

“且慢,二人若在我药王谷交战,这尸体,岂不会让我药王蒙冤?”楚宇轩说。

“赵潇潇,阁主对你下了叛逃令,你必须死。”红衣暗影卫说。

红衣暗影卫说完就回去复命了。

“主上,小的是觉得,在药王谷杀人不好。”回去复命的红衣暗影卫说。

“你傻吗?”赵玄罂说。

“你做得对,在药王谷杀人确实不妥。让药王蒙冤也太有失风雅。”我又不是皇子了。赵玄罂心想。

“只好人先留着。”赵玄罂说。

赵玄罂转过身来,烛光的反射使他的脸一明一暗,尽显戾气。

夜晚的药王谷静谧,时而有几声鸟叫。

“鹰隼阁一直监视着,令儿你和鲛枭迅速下山,整个山谷就你们二位女眷,还有这个人。”楚宇轩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扔给属于赵邶渺自己的包袱。

“给我干什么?”赵邶渺不解的问。

“你也要下山,想活命就和她们一直游历。”楚宇轩说。

“我去哪你也管?我活不活命你也要管?”赵邶渺说。

“你”话没说完他赵邶渺被楚令仪打了一巴掌后背。

“没有我们,你早死了。”楚令仪说。

“孩子啊,这些银两你拿好,下山就去徽州制作虹墨的地方,那里有你娘开的大药铺!”楚宇轩说。

“爹,您”

“爹不能走,爹是药王。”楚宇轩说。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