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婚 第5章 亲人(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林谨容的脚刚踏上如意垛,就见她的胞姐林谨音从帘下快速钻了出来,埋着头不看路地往前冲,姐妹俩差点撞上。“姐姐这是要去哪里?这么急?”林谨容及时刹住,一把拉住林谨音,望着姐姐软软...

林谨容的脚刚踏上如意垛,就见她的胞姐林谨音从帘下快速钻了出来,埋着头不看路地往前冲,姐妹俩差点撞上。

“姐姐这是要去哪里?这么急?”林谨容及时刹住,一把拉住林谨音,望着姐姐软软糯糯的笑。

林谨音是许给了舅舅家的大表哥陶凤棠的,这样子分明是刚才被舅母兼未来的婆婆给捉弄了,羞了要跑。

十六岁的林谨音满脸羞红,并不敢和妹妹对视,只轻轻替妹妹理了理头上的七彩丝带,摸了摸她的脸蛋,亲昵地道:“好些了么?早上我去瞧你,你还没起身。”

得益于陶氏的美貌,林谨音不但长得面如桃花,声音也很好听,又脆又甜,直如珠落玉盘。

“好多啦,早上我吃了一碗粥,四个水晶包呢。”林谨容主动和姐姐报告自己吃了多少,甜滋滋地享受着姐姐的温柔和关怀。

她仰脸盯着林谨音素白美丽的脸看,只觉怎么也看不够,前世不觉得,重新活过之后,她才发现这些来自亲人的关爱和温柔是多么的珍贵难得。

“是么?真好。”林谨音忘了自己的羞涩,拉了妹妹的手,慢声细气地道:“要听桂嬷嬷的话,要是晚上还害怕,就搬到我那里去住些日子罢。”

她是知道妹妹为什么被吓坏了的,但那种事情,她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实是不好说,只能有些笨拙地安慰妹妹:“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忘了罢。母亲说了,过几日带我们去莲花寺上香,请了空大师给你念念经就好了。”

林谨容的眼神闪了闪,抿了唇娇憨的一笑:“不啦,这些天已经很不做噩梦了,昨夜大概是手放在胸前压着了。”

她又怎敢和林谨音住在一起?要是她梦中说漏了口,被林谨音听去了怎么办?

明明已经死了的,却又莫名回到了小时候,这样诡异的事情叫她怎么解释?有谁会信?

怕是个个都要以为她果然魔怔了,要被淋狗血的。

噩梦么,现在真成了噩梦……时间长了总会好的。

若是再一劳永逸地解决了那桩婚事,她就能睡得更安稳踏实了。

林谨音爱怜地摸摸妹妹的头:“乖孩子。”

她明明比林谨容大不了几岁,偏生用这样老气横秋的口吻,仆妇和丫头们都微微发笑,林谨容却丝毫没觉得不耐烦,反而眼眶微微发热。

“囡囡来啦?”陶氏的声音带着些金属般的铿锵硬朗在屋里不急不缓地响起,听得出她的心情很好。

“我先去祖母那里。”林谨音到底不好意思再折进去,便朝林谨容微微摆了摆手,笑着去了。

林谨容应声进了屋,含着笑先给坐在左边炕上的吴氏行礼问好:“舅妈万福。”

她瞄了吴氏一眼,吴氏打扮得很光鲜,宝蓝印金小袖对襟旋袄配郁金香裙,头上戴了个时髦贵重的白角冠儿,只是皮肤黄,眼珠子也有点发黄。

林谨容不由无声地叹了口气,舅母就是被这个病给害死的。

吴氏却已经笑着把林谨容拉了起来,左右端详了一回,叹道:“半年没见,又长高了一大截。可比我家三丫头懂事多了,你是怎么养的?”

这后半句是问一旁的陶氏。

家里有喜事,陶氏也是盛装,长度到膝盖的银蓝色小袖对襟旋袄,檀色的百褶裙,梳着大盘髻,插着金钏,三十五岁的人了,眼波还如秋水一般潋滟动人,她娇嗔地道:“嫂嫂又来笑话我。”

说着便轻轻皱起好看的眉头,愤愤不平地道:“你是晓得的,我家那个是个什么德行!我的囡囡给吓成这个样子,他竟就这样算了!还不许我讨回公道!孩子们要再不懂事可怎么好呢?不是被人给害了也白白吃亏?”

这一张口,就有滔滔不绝之势,竟似想把积年来的委屈全数倒给吴氏听。

陶家富裕,陶氏做姑娘的时候是独女,又漂亮又有才名,什么针黹女工,琴棋书画都拿得起放得下,万千宠爱在一身,嫂嫂大度得体还善良,所以她日子过得很舒爽,可恰恰因为这样,家里人反而忽略了打磨她的性子,生生养成了一个不肯俯身的爆炭脾气。

就是嫁了人多年,屡遭打击,这爆炭脾气是收敛了许多,本性却是丝毫没改,怨愤与喜欢都无比直接,不懂得讨好卖乖,不懂得低头,在喜欢信任的人面前更是没有家丑不可外扬,要掩盖半分的意思在里头。

也不怕当着娘家人说这个话,传到夫家人耳朵里去,给自家惹麻烦。

两家人即便再亲,但林谨音将来是要嫁到陶家去的,这种丑事给未来婆婆听多了也不好。

林谨容又好面子又怕隔墙有耳,忙笑嘻嘻地抱了陶氏的胳膊,打断她的话:“娘啊,今早二伯母去看我了,送了我一对玉压裙压惊。”

陶氏扬了扬眉,轻蔑地道:“她送的东西,会有什么好货色?”

这罗氏,仗着是老太太的外甥女,笑人穷恨人富,最是小气狠毒不过的一个人。

不过恰巧给她说中了,果真只是一对成色普通之极的青玉压裙而已。

吴氏扫了一眼周围屏声静气,眼观鼻,鼻观心的丫头婆子们,举起帕子盖着嘴轻轻咳嗽了一声。

小姑子和她的感情好,爱把难处和痛苦说给她听是好事,但传出去总对大家都不好。

娘家人再好,也管不得这些夫妻妯娌间的琐事。

坏事说多了,再好的夫家都会不舒坦,更何况这林家的水本来就不浅。

陶氏不是傻,只是脾气就在那里,一来气就控制不住。

她缓了缓,轻声同吴氏道:“没事儿,都是信得过的。”

又摸摸林谨容乌黑软亮的头发,轻轻叹了口气,亲昵地在幼女的额头上响亮地亲了一口:“我的乖囡囡病这一场倒似长大了。人家都说小孩子病一回总要懂事一点,倒是真的。”

林谨容再次彻底当回小女孩儿,颇有些不自在,起身靠着陶氏坐了,笑问吴氏:“大表哥和三表姐呢?”

吴氏道:“你大表哥年纪大了,不好在内宅出入,在外头和你父亲说话呢,你三表姐感了风寒,我没让她来。”

明年陶凤棠就要和林谨音成亲,自然要避着点的好。

“太太,七少爷用好早饭了。”陶氏最信任的大丫头春芽牵着才五岁,长得灵动可爱的林慎之走了进来,笑着推林慎之:“去给舅太太行礼呀。”

林慎之可爱的一笑,像模像样地给吴氏行礼问好。

“真是个玉娃娃,聪明又伶俐。”吴氏喜得夸赞着弯腰轻轻抱抱他就松了手——她自己是有病的人,自觉得很。

林慎之得了夸赞,高兴得眉飞色舞,挤入陶氏怀里讨糕点吃。

陶氏忧愁地看着天真不知事,只知道吃和玩的独子叹气:“看看他还这么小,什么都不懂,那个却是一转眼就要娶亲的人了,花样儿多着呢。”

她下意识地把手护在小腹上,这又怪得谁?

公婆不是没给自己机会,奈何自家肚子不争气,进门多年来就一直只有林谨音姐妹俩,虽则终于有了七郎这根独苗,到底独木难成林,不过这回肚子里这个要也是个儿子,那就好了。

庶子年长,嫡子年幼,又生就这样的脾气性格,不得公婆丈夫喜欢,和妯娌也处不来,这日子,过得的确艰难。

吴氏半晌无言,只得安慰陶氏道:“七郎才五岁就这么聪明伶俐,将来不会差到哪里去,该是他的,谁也夺不去。再说了,他还有两个姐姐帮衬着呢。”

还有一句当着小孩子不好说出来,那黄姨娘再受宠,也不过就是个贱妾,怎么也不可能越过陶氏去。

要不然,这么多年了,陶氏再不受喜欢,这个三房主母的位子不是照旧坐得稳稳的?

在三房来说,终究是实权派,无非就是心里憋气而已。

说起两个乖巧漂亮的女儿,陶氏心里舒坦了许多,刚露出一丝笑容,却又突然想起什么来,非常不快地问林谨容:“刚才你从哪里来?”

林谨容心里打了个突,必是有人把刚才园子里的事情报给陶氏知晓了。

她不是怕陶氏,而是怕陶氏的火爆性子一旦发作起来不好收拾,平白给人看了笑话,且今天这事儿,她已经做了开头,已是打定主意必然要做到底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