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特种女兵在种田 第5章算账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张得发一见李梅,心里咯噔一下,心道:他娘的,谁把这泼辣大胆货喊回去的。李虞的姑母看了几眼李虞姐弟,就扭头望着张得发,走到他跟前啐了他一口,破口怒骂,“大张狗,你我以为我李家人的大人都死光了吗?忘恩负义的狗东西,被欺负孩子算什么本事。仅有我那猪油蒙了李虞的姑母看了一眼李虞姐弟,就转头看着张得发,走到他跟前啐了他一口,破口怒骂,“张大狗,你以为我李家人的大人都死绝了吗?忘恩负义的狗东西,欺负孩子算什么本事。。...

张得发一见李梅,心里咯噔一下,心道:他娘的,谁把这泼辣货喊回来的。

李虞的姑母看了一眼李虞姐弟,就转头看着张得发,走到他跟前啐了他一口,破口怒骂,“张大狗,你以为我李家人的大人都死绝了吗?忘恩负义的狗东西,欺负孩子算什么本事。

只有我那猪油蒙了心的弟弟才会相信你,以为你是他的好兄弟!我呸!老娘告诉你,马上把我侄儿的东西还回来,你敢不还,老娘这就去衙门告你忘恩负义、侵占孤寡,悔婚另攀高枝,老娘倒要看看,县太爷怎么处置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李梅骂完又转头看着李虞,训斥道:“当初姑母是咋交代你的?你忘狗肚子里了啊?看看你俩的样子一个个黄皮寡瘦的,都快四年了不见长高还长回去了,等会再和你算帐。”

李虞见她柳眉倒竖,疾言厉色的样子,心想:有这么泼辣的姑母,李父当初为啥要把孩子托付给张得发啊?

李虞推了推李青,李青过去拉住李梅,甜甜的喊了一声,“姑母,您好久都没来看我了,我都不认识您了。”

李梅搂住李青,摸摸着李青黄瘦的脸,心疼不已,“哎哟!大家伙看看,这可是我李家传宗接代的独苗啊!被张家虐待成啥样了?大街上讨饭的脸色都比他好。阿青乖!回来就好,以后姑母好好给你补补,不过咱们得先把你爹给你留的东西拿回来。”

张得财看了一下李梅,拉拉张得发衣袖道:“哥,这泼辣货咋来了?她不是和李虞姐弟闹翻这两年都没来往了吗?”

张得发不做声,阴沉着脸看着李梅,李梅指着张得发鼻子喊道:“张大狗,还还是不还?给姑奶奶一个痛快话。”

张得发看着站在李梅后的李虞姐弟,露出厌恶之色,恨声道:“还,只是你们必须退婚。”

“说得好像谁不愿意退似的,我走到院外就听见我家小鱼要和你家退婚,难道不是你赖着不退?”李梅不屑的看着张得发,“张大狗你还记得拿了我弟弟多少东西了吗?你忘了,老娘可都记住呢!你那狗脑袋最好别搞错了。”

张得发阴狠的看着李梅,在心里咒骂:“贱人,你以后别落到我手里。”

李梅看着张得发的样子,拍拍心口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哟!张得发,你这是要吃人不成?要不我们就去青山书院找你儿子说道说道?”

张得发一咬牙,“狐狸皮毛四张,卖了二十两银子,鹿皮五张卖了二十五两,灰鼠皮二十张,卖了九两,兔子皮一百张,卖了一两,对吧?”

李梅看着他一脸嘲讽,“对不对,得问你自己的良心啊!问我有啥意思?你可别忘了,你还拿了谷仓里的谷子、农具、家具,”李梅一拍手,“哎呀!说到农具,我还知道,我兄弟家的农具还有些在张二狗家,张二狗你说是不是啊?”

李梅满脸讥笑的看着张得发兄弟俩,“万万没想到,秀才公的爹帮我侄儿管的东西,都长了脚走亲戚去了!”

张得发气得脸都青了,指着李梅狡辩道:“你,东西放那不用日子一长还不是要坏,我如今算成钱还给你,你家又是新的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李梅看着他一脸嫌弃,“老娘不稀罕,你倒是把我兄弟家的东西都还回来啊。”

张得发不再理会李梅,从褡裢里掏出银子和婚书、庚贴,冲着陈耀辉道:“耀辉兄弟,今天你就做个见证人,我把婚书和庚贴还有银子都交给你,皮子卖了五十五两银子,谷子卖了十二两。”张得发看着银子,心疼得抖了一下,咬了咬牙,“这几年田里的出息,除了李虞姐弟俩吃用了的,我再补她五两银子,那些农具和家具我就吃亏一点,给他十两就当是做好事了,今年的田已经种下来我也收不到了,工钱和种子钱你们得给我,算下来我一共给她家八十两,你让她把婚书和庚帖拿来,咱们一手交钱一手退婚。”

围观的人小声议论着:“看不出来,李山挣了这么多的家当,唉!说来说去,都是钱财惹人爱啊!”

“原来张家忽然有钱做生意还搬到城里,就是因为从李家得了这么大一笔银子啊!”

“那可不是,你以为天上会掉下来!还是地里会长出来啊!”

李虞从兜里拿出婚书和庚帖递给陈耀辉,想起死去的小李虞,转头看着张得发道:“我爹拿命救了你一命,临死前以为你会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心存感激善待我们姐弟,才把我们托付于你,没想到竟然是引狼入室。一条人命和救命之恩,你一辈子都还不起,有道是,天道好轮回,我就等着看苍天饶得过你吗?”

“你。”张得发恼羞成怒,举起巴掌想过去打李虞,看看怒目而视的李梅夫妻和陈耀辉夫妻,又放下手,把银子和李虞的婚书庚帖递给陈耀辉后,接过张贵生的婚书和庚帖转身就走。

张得发用阴狠的目光看着李虞,走过李虞身边时,小声威胁道:“小蹄子,你给我等着,我看你能伶牙俐齿到几时。”

李虞暴起一掌打在张得发后背,“啊!”的一声惨叫,张得发踉跄着扑倒在地,围观的人都傻了眼。

李虞盯着他道:“背地里威胁算啥本事,有种你就放马过来。”

张得财连忙扶起张得发,转身指着李虞,“你个丫头片子老子不和你计较,以后出门记得小心点。”

“大家伙看看啊!这就是我弟弟拿命救回来的畜生,这才是一头披着羊皮的豺狼,张得发,老娘告诉你,我两个侄儿没事就算了有事就是你家干的。”

“老子不跟你这泼妇一般见识。”张得发阴沉着脸,拉着张得财朝拴着牛车的地方走去。

张得财扭头看了一眼李虞,小声问道:“哥,这丫头咋变成这个样子了?以前不是老实得很吗?”

“我也奇怪着呢!本来老老实实的一个人,一夜的功夫就变了,还是要怪贵香没事推她干啥啊!害我赔出去这么银子,连买货的还账的钱都花光了。”

“哥,不是我说你,你家贵香真的要管管了。”

张得发点点头解开牛绳,兄弟俩上车后,张得发嘱咐张得财道:“你在村里盯着李家姐弟,不能白白的便宜了他们。”

张得财了然于心,“嗯,李山不在了,收拾两个毛孩子还不容易吗!你先回去把贵生的婚事定下来,免得朱先生听到风声,他们这些读书人都死要面子。”

李虞看着张家兄弟赶着牛车走远了,心想:看张得发的样子不会那么轻易就算了,看来以后得小心一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