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于游戏喜于你 4.猎物之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江姝点了点头,扭头对江母说:“妈,我吃饱饭了。我去江辞房间一趟。”江母看了她几眼,柔和地地说:“江姝,明日抽时间的话一同去喝杯咖啡吧,妈有话对你说。”江姝很奇怪地看了江母几眼,“家里也不是有咖啡吗?”江母摇了摇头,“终归倒不如外边的好。”“行吧,明日我收江母看了她一眼,温和地说道:“江姝,明天有空的话一起去喝杯咖啡吧,妈有话对你说。”。...

江姝点点头,转头对江母说:“妈,我吃饱了。我去江辞房间一趟。”

江母看了她一眼,温和地说道:“江姝,明天有空的话一起去喝杯咖啡吧,妈有话对你说。”

江姝奇怪地看了江母一眼,“家里不是有咖啡吗?”

江母摇摇头,“总归不如外边的好。”

“行吧,明天我收拾完手上的手稿,应该能抽出点时间。”

江辞房间是简单的黑白色调,收拾得十分洁净整齐。电脑荧幕还没有关闭,显示的还是游戏画面。

她坐上电脑椅,划动着鼠标,控制着角色来回走动。

江辞选择的是古代男子的形象,他一袭斑斓的红衣是那么刺眼,江姝刚控制角色走动了没几秒,底下便突然弹出来聊天消息。

江姝点开一看,脸瞬间黑了下去。

酒儿香:辞爷,辞爷,氪金榜上有人有人要超过你了,快把他干下去。

茶茶壶:哎哟,辞爷从你那恶毒姐姐那里解脱了?不发点红包庆祝庆祝?

还有一些私信江姝没有再看下去了,单凭这两条消息江姝就已经清楚了江辞在这游戏里的胡作非为。

此时江辞还好死不死地打开房间的门,探出头,小心翼翼的询问:“姐,我能进来不?”

江姝瞥了他一眼,“你自己的房间你想进就进。”

江辞得到命令后不知道从哪里搬出来一个板凳,坐到江姝的旁边,看到游戏上的聊天界面的时候脸瞬间变得惨白。

“姐……你信不信他们说错人了?”

江姝笑着摇摇头,“不信。”

江辞感觉阵阵冷意,却只听到江姝轻声问他:“辞,可以和我讲讲这游戏吗?”

江辞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你怎么开始问这个了?”

“好奇。”

江辞清清嗓子,“姐,不是我吹,你不试试玩这游戏可就是你的损失。而且这游戏已经有Vr模式了那种有触感就跟进入游戏里的世界一样。”

江姝疑问:“你电脑桌面上不还是个普通的电脑游戏?”

说起这个,江辞一脸遗憾,“这游戏的Vr模式从开发到现在只有五个人能用,他们是C•K战队的成员,七年前在世界赛上拿下了冠军,奖励就是这种高端Vr模式。”

突然他眼前一亮,“不过,姐,你知道这个C•K战队吗?我跟你讲,他们简直可以称神了,我费尽一切人脉才能混入他们所在的服。右下角有棵桃树你点开看看,那是排行榜。”

这游戏设计得几乎不像是个游戏,而是一个单独的世界,它没有过多文字表示,副本甚至主线等需要挑战的东西都需要靠自己的摸索才能找到。

甚至角色之间的聊天都需要靠近才能触发。

江姝点开江辞说的那棵桃树,一幅卷轴在她面前展开,上面显示着有战力榜,氪金榜,姻缘榜,战队榜。

江姝点开战力榜,一串串角色名字以及数字都按顺序排列着。

她一眼就瞥见一个熟悉的名字:“昭述……”

她嘴角扬起几分不易察觉的笑意。江辞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有些语无伦次地说:“姐!这可是我的男神!C•K战队就是他一手创立的,战队总共五个人,排行榜前五都是C•K战队的,而且你知道吗,他们没有给这游戏花过一分钱,完全靠着自己的技术霸榜!”

江姝顺着排行榜的名字向下看去,一个熟悉的ID映入眼帘:第十名无敌小辞霸。

她似是不经意地问起,“你这排名混上去花了多少钱?”

这一句话瞬间把江辞刚才的热情浇灭了一半,“我那是为了让我男神注意到我。我每天都坚持在世界发言,就是为了能多靠近我男神一点。”

江姝若有所思,“他可能只记住了你的ID。”

江姝站起身,朝门外走去,“待会你把那氪金榜截图给阿姐,爸从我们小时候就教育我们要勤俭,你要是在未来有一天惹恼了阿姐,那么爸看到那张截图会对你怎样阿姐就不知道了。”

江辞原本心灰意冷的心瞬间活热起来,江姝这是原谅他了?他荣获重生了!

他像是得到圣旨升官的太监,兴奋地喊道:“得嘞,奴才保准让陛下赏心。”

江姝离开江辞房间的时候,发现江父已经坐在沙发上,一手拿着报纸,桌上的红茶还散发着袅袅白烟。

“爸?”江姝惊喜道。

江父放下报纸,眉眼慈祥地望着江姝:“小姝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们姐弟都睡了,没去叨扰你们。在美国还习惯吗?有没有那里住的不舒服?”

江姝恬然一笑,“你跟阿辞问得还是一模一样,我可是你江大董事的亲生女儿,就没有什么能困扰到我。”

江父哈哈一笑:“还真不愧是我江珐的女儿,没有依靠我的帮助,短短留学五年就能在服装设计圈内出名显赫,有小姝这么聪明绝顶的女儿,我也此生无憾了。我原先还气你报考帕森斯断自己前途,是我太过焦虑了。”

江姝挽着他的胳膊:“要是你当年逼迫我上华盛顿大学,我才真的要跟你恼呢。美国也没什么值得往回带的特产,我托人在云南给你买了些上好的滇红,给妈买了个狐绒披肩,还特意找了很多人给江辞买了些有关经济学的书。”

江父脸色微微一沉,“江辞那小子,你不必费心给他买那些东西。”

江姝给他倒了一杯茶,“我觉得啊,你们对待江辞实在是太过于没有对孩子的期许,江辞即便是个人中龙凤,你们都对他放弃了,他又怎会不放弃自己?”

江父扶额,一脸疲惫道:“时候也不早了,你坐了一天飞机也累了,快上去休息吧。”

江姝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并没有睡着,房间一如她走的时候的样子,灰暗的墙纸上印着一朵朵绽放的黑色蔷薇,皎洁的月光透过薄薄的纱帘照到桌面的手稿上。

她愣了愣神,脑中浮现出一张画面,盛夏的日光绚烂,透过厚重的窗帘照在少年俊美的脸上,少女歪着头,趴在桌面上静静地看着少年温读诗书。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当他读到这句诗时,白皙的脸上泛出红晕。她调笑着说:“我还在疑惑一个男的读什么诗经,原来你想念念我的名字啊。”

他脸上略有愠恼,“我没有。”

江姝知道他这是生气了,温柔如他却被自己的一番话给弄恼,江姝有一种强烈的荣誉感,不顾少年恼怒的目光脸靠在他的肩膀上大笑。

那年的夏天格外炎热,有夏蝉的长鸣,有烈光盏盏,有着少年温润的读诗声和自己的笑声。

江姝定了定神,自嘲地想,当年自己只是玩了个游戏,却让少年当了真。那年机场的别离与他玩的最后一场游戏却也被他识破。

他脸上布满了细汗,白皙的脸上有着潮红,他气喘吁吁地质问:“为什么?”

江姝嘲笑道:“我不是在分手信上告诉你了吗,我对你没有半分感情,这只是我的游戏,而你是这场游戏的猎物罢了,如今猎物已经被猎杀,秦同学,你说猎人会对一个已经被自己猎杀完的猎物上心吗?”

这游戏没有新手指导,完全靠着自己的摸索,江姝控制的角色一路磕磕绊绊,差点被老虎咬死,差点摔入河里淹死,幸好她的技能可以给自己回血。

江姝感叹自己多亏选择了这个奶妈,要不然自己早就死了千八百次了。

她突然发现对面桥上有一白衣男子,她以为这是游戏任务剧情,下意识地就跑过去点了。

随着NPC骂骂咧咧的语气,她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毛笔字浮出:是否应战?

而它下面却只出现一个战字,连叉号都没有,于是江姝认命点了战字,反正也是新手,有很大的几率被他一击击杀,速战速决好了。

点进去后江姝进入了组队页面,她刚想点击底下的一瓣桃花进行战斗,电脑却突然卡顿,鼠标猛然失灵,键盘都卡得不能用了,误点了桃花旁边的唢呐。

这是号召功能,江姝想了想,反正横竖一死,不如找个厉害点的带过去,自己还能混点奖励。

她等了好久,才等到一个人的进入,那人一袭白裳,奢华的缎料浮绘着一朵朵金线牡丹。

墨发如瀑,有着如谪仙般的容颜。

底下晃晃的两个大字令江姝血液仿佛凝固了一般,含有盈盈秋水般的双眸怔怔地看着那两个字。

昭述。

她定心,觉得他可能点错了,却只见他头上浮现了一条消息。

“开始战斗的标志是那朵桃花。”

她立刻回复:“点错了?”

“没。”

江姝看完也没再回复,直接点了那朵桃花,控制着角色走到可结界处蹲着。自己则在屏幕外若有所思。

这游戏自由度很高,需要自己找准时机施法击败。只见昭述操作着人物完成一个个跳跃飞天,躲避着怪物的橙红攻击。顺便放招击打着怪物的肉身。

江姝觉得自己可能选了个高难度的副本,连这个全服第一打起来都很吃力。

但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昭述推翻了,只见他再一次轻盈地跃起,手上的剑顷刻化为巨大的灵剑,穿透怪物的身体,怪物缓缓倒地,发出巨大的响声。

它摔落的奖励昭述并没有捡,反而抱剑静静地看着江姝捡奖励。

过了很久,他头上轻飘飘出现几个字。

“好久不见。”

江姝也停止了捡奖励,回复他:“下午刚见完的面。”

“什么时候知道的?”

江姝轻笑,手指在键盘上敲下几个字符:“我猜的,你呢?怎么知道这个帐号是我,怎么去了美国华盛顿大学?”

“猜的,闲的。”

江姝仔细琢磨了这几句话,发现他似乎早已经改变了,论说五年前江姝有足够的把握掌控他,可现在他已经蜕变了。

他成为了一名猎人,淡然地看着自己的猎物。她无法再俯视他,他们平着身子相互观望,期待着一方的成长把另一方吞噬。

江姝盈盈双眼增添了几分亮色,敲击键盘,只见绿衣少女头上缓缓浮现几个毛笔字:

“晚安了,Hunter。”

随即她划出去,关闭了游戏和主机,面前的绿裳少女身影暗了下去,躺在一片草地上沉睡下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