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乾豪侠传 康乾豪侠传 第6章 日月会的覆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洋行的会议室修长而很明亮,直如白昼。室里,英国查理亲王与法国大使早以在等侯他们的到来,做陪的是杭州府的知府、提督高进忠、和淅江总督鄂尔多。大家相互详细介绍后,双方入座。先张口的是查理亲王:“方老板昨天来晚了。”方德面带歉意:“啊很抱歉,方某...

洋行的会议室宽大而明亮,直如白昼。室里,英国查理亲王与法国大使早已在等候他们的到来,做陪的是杭州府的知府、提督高进忠、以及淅江总督鄂尔多。大家互相介绍之后,双方落座。首先开口的是查理亲王:“方老板今天来晚了。”方德面带歉意:“真是抱歉,方某今天刚才北京回来,并不知道亲王与大使已经到了杭州?”查理亲王说:“来迟了并不要紧,只要你能赏脸把我们合作的契约给签了就是给敝人回国的最大的礼物。”方德很意外:“您这么快就要回国了?”“是啊,”查理亲王说:“女王陛下已经多次催促敝人回国述职,所以敝人希望方老板能尽快的签了这份契约,权当是给敝人回国的礼物,敝人将致以十二分的感谢。”他将一份契约放在了桌上。方德点头:“这份契约的副本我已经看过了,各项条款对大家都很公平,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我有点建议,这份契约是用英、法文写的,我虽然看得懂,但是鄂总督,高提督,陈大人却未尽懂,所以我希望有三份以中文写成的契约,我们各执一份。”查理亲王点头:“你的建议很好,我们就再起草三份中文的契约,由我们三方分执。”方德微笑:“如果能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查理亲王说:“这件事就交给法国大使和罗伯逊负责,他们的中文很好的,我们最好能干上一杯,庆祝我们合作愉快!”方德面带微笑:“这个建议我喜欢!”“不知方老板喜欢的是香槟还是白兰地?”“女士优先,我们应该征求一下女士的意见。”查理亲王将目光转向了欧阳四海:“方夫人的意思是……”欧阳四海笑着回答:“那就香槟好了,待会你们还要签契约的,不要因为喝酒误了正事。”她的建议很合理,而且没有人拒绝。三更时分,舞会方散,方德与欧阳四海、苗翠花随同高进忠,鄂尔多一同返回,唯一不同的是方德与欧阳四海、苗翠花乘坐的是西洋的马拉轿车,鄂尔多与高进忠则是骑马而行,在车前、车后均有精兵护卫。轿车一路上走得很稳,一点颠簸的感觉也没有,苗翠花在回来的路上问方德:“你认识鄂尔多?”“我们两家是世交,想不认识都很难。”方德的话刚说完,车子已突然停了下来。苗翠花不禁问:“怎么回事?”“有杀气!”欧阳四海脸色凝重。苗翠花秀眉微锁:“杀气?”“真正的高手杀人时,都会露出一股杀气,这次行刺的是个绝世高手,”欧阳四海很肯定地说:“他如果不是红花会的陈家洛,就是日月会的赤龙!”也就是突然感到这股杀气的存在,鄂尔多才让队伍停下。队伍一停下,高进忠就守在了轿车旁。——方德不仅是他的兄弟,更是他的救命恩人,没有方德的相助,他现在仍然只是个穷途末路的江湖人。前面不远处是一座石桥,石桥的左右是数株松柏,青翠高大,枝繁叶茂,无形的杀气就发自于石桥之上。鄂尔多艺高人胆大,只身上桥。但是就在他经过古柏,一株古松上一人冲落,居高临下,直刺鄂尔多的天灵。这一剑很突然。鄂尔多却早有准备,大喝,出拳。五丁开山拳。铁一样的拳头击向来剑。简单、有效。只一拳,长剑寸断。出拳有力,他的拳竟比那把剑还要硬。拳势未歇,击中了那人的胸膛。那人倒地。“你不是赤龙!”鄂尔多语如刀:“如果本官猜得没错的话,你就是严世藩!”也就在那人倒地时,不少黑衣人已从黑暗中涌现了出来,向官兵样来,众官兵奋起迎战,与黑衣杀手战在一处。众官兵在迎战黑衣杀手时,鄂尔多却没有动,他的目标是赤龙,他知道赤龙就在附近,更知道赤龙是人的生死大敌,他的目光四下游走,搜寻着赤龙的踪迹;“赤龙,我知道你就在附近,如果你不想严湛死的话,就马上出来。”他的话音一落,赤龙立现,他本来隐身于桥下的水中,原本是要在对方过桥时,于对方致命的一击,但是严湛的出手,却破坏了他的计划,而且,他不能致兄弟的生死于不顾,于是,他立刻现身迎战鄂尔多。他用的也是拳。——洪家拳!鄂尔多用的则是五虎开山拳。在这一刹那间,两人连拚十七拳,分开。——势均力敌。在江南能与鄂尔多斗成平手的只有两人,一个是赤龙,另一个则是陈家洛。赤龙与鄂尔多一分开,高进忠已冲了过来,直取赤龙。他的人尚在空中,剑已刺出。——惊天八剑!他与鄂尔多合击赤龙。赤龙招架不住,不数招,便中了一拳一剑。严世藩见状,加入了三人的战局,并尽全力敌住了鄂尔多与高进忠的进攻:“大哥,你快走,我断后,日月会不能没有你!”“你们一个也走不了!”鄂尔多于喝声中发出了信箭。信箭在空中绽放。随着信箭在空绽放,无数的官兵从四面八方涌将过来,合围日月会的兄弟。“中伏!”赤龙心中充满了悲哀。——自己千算万算还是落入了别人的圈套,这一战即便是还有人能活下来,日月会也势必精英丧尽。“早在三天之前,本督就已经知道了你们今晚的行动,并布下了这场天罗地网,”鄂尔多语如刀:“论武功,你是一等一,论谋略,你却非老夫的敌手,苗如龙不是,你更加不行。”“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死在你的手里!”他欲于鄂尔多拚命,却被严世潘一脚踢下了水,他落下水时,听到了严世潘的吼声:“留下你的命,替我们报仇。”严世潘的话音未了,高进忠的剑已刺穿了他的胸膛……是役,日月会全军覆灭,仅仅逃走了赤龙一个,这是苗翠花亲眼目睹的。听到女儿诉说后,苗显脸色极为凝重:“赤龙虽然忠义无比,但此举却是大大的失策,鄂尔多,高进忠全是当今的顶尖高手,尤其是鄂尔多,他是雍正亲封的巴图鲁,号称天下第一勇士,他的武功之高,就是至善也未必敌得住,别说是杀不了他,就是杀了他,也势必损失惨重,得不偿失。”“这么说鄂尔多真的是天下无敌了?”“至少他到现在还没有败过,”苗显对女儿说:“这几天城里一定很乱,你好好的呆在家里,不要出去惹事,否则谁也救不了你。”“那爹什么时候教我无影手?”“以后再说!”“还以后?”苗翠花不依:“欧阳四海武功那么好,早把女儿比下去了。”“武功是要用心练的,只要你把自己的罗汉拳练好,就够你享用一辈子的,”苗显说:“而且爹爹教你武功是让你强身健体的,而不是和别人打架,和别人比划。”“是!”苗翠花有气无力的答应。苗显苦笑:“别嘴上答应的好,要做到才行,我真怀疑你将来是不是能嫁得出去。”天亮以后,全城戒严,到处搜捕日月会的乱党。李小环与小鱼儿足足用了比往常多出二倍的时间,才到了方家。“你们今天来晚了!”接待她们的是欧阳四海。回答欧阳四海的是小鱼儿:“那当然了,外面很乱的,到处都在抓刺客,官兵盘查的很严,就连我们小姐的轿子也不放过,如果不是遇上了高大人,不知道还要拖多久。”欧阳四海说:“他们也职责在身,迫不得已,你就不要发牢骚了。”小鱼儿跟着问欧阳四海:“听高大人说,昨天晚上他们遇刺的时候,你和方大哥也在当场?”“是啊!”欧阳四海没有否认。“那你一定见到赤龙了,”小鱼儿眼睛闪动着飞扬的神采:“他是什么样子,是不是身高丈二,五大三粗……”她的话还未说完,李小环已笑了:“他还高大威猛,长着三头六臂,说话就象打雷。”“真的?”小鱼儿信以为真。“真你的头,”李小环戳了下她的头:“你清醒一点好不好,这些人只有评书小说里才有,少做白日梦了。”小鱼儿不满意地说:“那你为什么不听老爷的话,多学点女红?”李小环俏脸微红:“死丫头,你倒说起我的不是了,小心我买了你。”小鱼儿说得振振有辞:“我就不信你敢买了我,买了我,谁给小姐当陪嫁丫环,谁给你整天出去打听消息。”欧阳四海笑着问:“你又打听到什么了?”“咱们杭州来了一个姓雷的,他一来就到处买房买地,拿钱不当钱,一幅是很有来头的。”欧阳四海微笑:“你是说在山东泰安立擂百日未有一败的雷老虎。”小鱼儿接着说:“可不就是他了,你叫方老爷小心点,这个很凶的,不好惹!”欧阳四海这样回答小鱼儿:“我们方家是开门做生意的,如果他是来做生意的,我们没有理由拒人于千里之外,如果他是来惹事生非的,我们也同样接着。”小鱼儿说:“我看这个雷老虎一定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对于雷老虎,欧阳四海并不陌生,他是三十年前北圣手雷振天的儿子,三十年前,他与南千王纵横南北赌场,未曾一败,但是就在他们的事业如日方中时,却双双金盆洗手,退出了江湖,南千王此后不知所踪,北圣手却娶妻生子,生了一双儿女,女的叫雷媚,男的就是雷老虎。雷媚拜在武当门下,雷老虎则苦练家传的绝技,疾风腿与铁线拳,而且他们的武功都不在其父之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