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养了一群蚊子 第3章 怎么忍心让你一个人受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尉迟簿:一句国粹不明白当说不当说。桑函舒舒服极了,这人很乖,太对她胃口,一转念一想又很不高兴,他该会对所有人都是予取生杀予夺的态度吧?载着两人的宾利慕尚没多久就在一座豪宅前停下来,桑函舒仰起头望着这五层高的极致奢华大别墅,果真如她所想,这个人真的很贵很贵桑函舒舒坦极了,这人很乖,太对她胃口,转念一想又很生气,他该不会对所有人都是予取予夺的态度吧?。...

夏侯簿:一句国粹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桑函舒舒坦极了,这人很乖,太对她胃口,转念一想又很生气,他该不会对所有人都是予取予夺的态度吧?

载着两人的宾利慕尚没多久就在一座豪宅前停下,桑函舒仰头望着这五层高的奢华大别墅,果然如她所想,这个人真的很贵很贵。

啊,没钱,不过还是很想要。

身着燕尾服的管家走上前来,雾夏诚偏偏头,示意桑函舒解释。

桑函舒很有责任感地说明了大致经过,最后还加了一句,“雾夏诚同学乐于助人,友爱同学。”

意思是做好事,不能被责怪。

管家迩本撒是一名老绅士,点头含笑表示理解。

桑函舒虽然也认为自己刚才的举动很傻,但多相处一会儿,也是一件令人心驰神往的事。

她看向雾夏诚,“我能知道你明天什么时候去看他吗?”

“放学后,不过在那之前可能有些事要忙。”

桑函舒点头,“那明天见。”

雾夏诚也有点好笑,两人看着桑函舒重新坐回了车,迩本撒态度恭敬:“殿下。

雾夏诚摆了摆手:“进去了。”

-

第二天,夏侯簿在病房里看见桑函舒时有些惊讶,因为从昨天跟桑函舒的交锋来看,她并不愧疚。

不过第二秒,他立即停止了自己的自作多情,好心提醒:“诚哥不会来的。”

雾夏诚懒得很,看上去好像跟仗义沾了一点边,但实际上为人薄凉,哼,他可不期待。

他是这么想的,也说了出来。

可话音刚落,房门又被打开,某个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的人意外现身。

桑函舒淡定:“来了呀。”

雾夏诚也理所应当:“嗯,没等急吧。”

好家伙,敢情这两人把他当踏板啊。

不过接着,雾夏诚凉凉的目光看了过来,夏侯簿把头埋进了被子里。

惹不起,但他躲得起。

一周的时间过去,夏侯簿眼看着桑函舒跟雾夏诚相处越来越愉快,眼看着两人在他面前卿卿我我难舍难分,眼看着某个大少爷似的人物当起了模特。

人设崩得十分厉害。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当初是被冲到了墙上而骨的折,夏侯簿都要怀疑桑函舒是故意的了。

桑函舒抱着画板,看着悠闲自在的夏侯簿欲言又止。

雾夏诚放下了红酒杯:“怎么?画腻了?”

“那倒不是。”桑函舒用手比划了一个大概,用一种十分好商量的语气,“这个场景,我觉得可以换换了,你说呢?”

雾夏诚打量着桑函舒,良久才笑着说:“可以。”

病床上夏侯簿翻了个白眼,呵,男人。

两人也没忽略夏侯簿,至少离开时还打了个招呼。

桑函舒在此之前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离医院最近的一处景点叫怪树林,怪树林的形成是在小树苗成长之初人为干涉,树枝修整得奇形怪状,当时,不尊重植物生长规律的管理员被谴责离职,之后这里便很少有人落足。

怪树林外围是香樟树,常绿乔木,就算入冬,叶子依旧浓密,树干笔直,直到枝顶下不远才开始分叉。

这是后来的管理员栽种的,让怪树林显得稍微正常一些。

越往里走,树枝扭曲得更是奇特。

桑函舒找到之前预定的那一颗脖子耷拉、头顶光秃秃的树,拍了拍树干,“你觉得它长怎么样?”

雾夏诚笑,终于提了出来:“你说话倒是很拐弯抹角。”

桑函舒认真解释:“只是不想让你受委屈,让你多一些选择的余地。”

显得她不是那么独裁。

雾夏诚:“那是我说错话了。”

桑函舒不在意地摇头,怎么说呢,想要一个人自然要包容他的全部。

而且一个人好看,无论做什么都赏心悦目。

雾夏诚身手干净利落,这一点在爬树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桑函舒仰头看着:像猴一样,不过也是最好看的猴。

转眼,雾夏诚就靠在了硬邦邦的树干上,一腿搭在枝桠上,一腿悬空挂着:“不怎么舒服。”

桑函舒背着画板,转身爬上了另外的树。

雾夏诚看着桑函舒哼哧哼哧的背影,有些赞许,又觉得她憨:“要找视野也是够拼的了。”

“不,我是觉得不能让你一个人受苦。”桑函舒说得冠冕堂皇。

桑函舒坐定,雾夏诚已经老实闭目养神了,她攥紧手,好乖,好想要。

过了一会儿,才慢慢落笔。

让雾夏诚成了自己的模特,其实也没费多大的劲,雾夏诚实在是太乖顺了,唯一的条件就是闭眼。

他很喜欢睡觉。

桑函舒想,如果以后雾夏诚跟她,这个条件还是可以满足的。

画了一半,桑函舒放下笔,肆无忌惮地打量雾夏诚,一阵风拂过,卷发荡秋千似的贴着雾夏诚的脸,一下又一下。

哎呀,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桑函舒心痒痒,手又痒痒,正准备把笔重新握回手中,画纸却被风吹离了画板。

她心一紧,伸手去捞,险些忘了当时处境,不过好在及时稳住了身子。

不过出乎意料,她还好好地,雾夏诚却继续了她未完成的事。

桑函舒想也没想,丢掉画板,一跃而下。

脸,不能毁!

原本是想给雾夏诚当肉垫,可桑函舒立马回神,她跳下来,到底能补救什么?

那么一点点高,还能允许她翻个身?

什么都不能做。

只能被牛顿牵着,以重力加速度往下落的桑函舒闭上眼。

随机落入了一个冰凉的怀抱。

雾夏诚搂住她的腰,手中抓着画纸,颇有兴致地点评:“还不错。”

桑函舒想了想,还是第一时间忽略了这句也不知道是自恋还是赞美的话。

用眼睛丈量了一下,这短短的三四米,雾夏诚完成了人类不可能完成的一系列动作。

又乖又强,想要。

雾夏诚把画纸递了过去,忽略掉炙热的眼神,“是不是见多了,还很淡定啊。”

桑函舒摇摇头,老实回答:“超出了常人生活的神奇现象,没看见过但不代表不存在,只不过大家接触的层面不一样,至于我,虽然不怎么惊讶,但是还是挺惊喜的。”

“你还跟小时候一样。”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