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养了一群蚊子 第2章 摁进去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但是几段路后,桑函舒意外发现前面的人好像是故意的。所以也没人走路时会突然去走走走走停停,步伐的大小也被不刻意以及控制着。她停下来脚步,不愿再动。桑函舒望着雾夏诚拐进了另一条道,她迟疑了几秒,压制住住自己已不再往前。不行啊,但是想跟。可当桑函舒走入那条道时,了看不见雾因为没有人走路会突然走走停停,步伐的大小也被刻意控制着。。...

不过几段路后,桑函舒发现前面的人似乎是故意的。

因为没有人走路会突然走走停停,步伐的大小也被刻意控制着。

她停下脚步,不愿再动。

桑函舒看着雾夏诚拐进了另一条道,她停顿了几秒,克制住自己不再向前。

不行,还是想跟。

可当桑函舒走进那条道时,已经不见雾夏诚的身影了。

桑函舒提了速。

她拿不准现在是什么心情,她匀出心思想,自己大概是有点病了。

又一个拐角,还是不见人。

提速变成了小跑。

持续一个拐角。

桑函舒正准备刹车,突然从前方探出了一个人。

嘭,哗,啪。

清脆似是骨裂的声音。

穿着同样校服的男生捧着手肘,嘶嘶嘶。

同校生看到桑函舒后,一脸痛苦又嚣张地大喊:“雾夏诚,我逮到跟踪你的变态了。”

我不是,我没有,你乱说。

雾夏诚从拐角出来,似笑非笑地看着桑函舒。

桑函舒:“我是想送你个……”

等等,鼻钉还没买。

“送你个祝福。”

“祝福我骨折?!去医院!”

-

倒霉男生叫夏侯簿,从手术室推出来后就一直恶狠狠地盯着桑函舒。

桑函舒把手放在身前,在距离门不远的地方乖乖站着。

雾夏诚看着两人的状态一乐。

其实夏侯簿本身是没什么好气的,毕竟也是他突然出现,而且这个变态还挺乖,他也不打算追究。

看着雾夏诚去门外拿外卖,夏侯簿整理措辞打算开口,却被桑函舒瞪了好几眼。

夏侯簿惊:“嗯?”

“怎么了?”雾夏诚提着外卖重新回来,桑函舒又低下了头。

夏侯簿:“……等等,哥们,你脸上有点东西,你去卫生间瞅瞅。”

雾夏诚皱了皱眉头,往卫生间走去。

桑函舒对着夏侯簿竖起了小拇指,又在雾夏诚出来前,乖乖放下。

嘿,好家伙。

雾夏诚黑着一张脸:“你耍我?”

夏侯簿急忙回道:“没有,刚才我看你脸上真的有点阴影,可能是五官太立体的缘故。”

桑函舒在一旁点头。

雾夏诚把夏侯簿的那一份晚餐给他,提着另外的外卖招呼桑函舒来沙发上坐。

夏侯簿在身后嚷嚷:“哥,大哥,帮我把小桌子给架起来呀,没人来喂我吗,我现在是独臂!独臂!”

雾夏诚:“护工是拿来干嘛的?”

桑函舒生以为然地点头。

雾夏诚的嗓音凉凉的,即使现在已经入冬,也让人很是喜欢。

当然不包括夏侯簿。

夏侯簿只觉得这两个人面目可憎,说话也像放屁。

雾夏诚:“已经很晚了,吃完饭你就先回去。”

刚刚雾夏诚有事不在,此时就没有两个人守的必要了,虽然雾夏诚是打算在桑函舒离开之后也离开。

桑函舒点头,握着勺子,想了想道:“我叫桑函舒,函数的函,舍予舒,高三A班,就在K班隔壁。”

夏侯簿不甘寂寞:“你们这些女生别想我诚哥了,他可是无性恋。”

夏侯簿被护工塞了一口饭,嚼吧嚼吧,又说:“都高三了,就该好好学习。不过你这名字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我去,可不熟悉嘛,年纪第一。

想起来的夏侯簿被噎了一下。

可没人理他,夏侯簿朝那边望去,除了身份,这两人真算得上郎才女貌,看着就赏心悦目。

唉,不过可惜,夏侯簿一阵唏嘘。

晚餐很豪华,至于雾夏诚的那一份,整个都浇上了红彤彤的汁,闻着有点像是酸甜清爽的蓝莓。

每当雾夏诚没注意,桑函舒就偷偷把目光移了过去,翻来覆去四五次,就算瞎子也该注意到了,原本准备作罢的雾夏诚只能反问:“好看?”

“嗯。”雾夏诚这张脸,无法让她不诚实。

这一顿,桑函舒吃得格外满足,但是再磨叽也确实该走了。

桑函舒离开之后,夏侯簿把嘴嘟得老高:“诚哥,你不对劲啊,你实在不对劲,什么时候你这么有耐心了?是心情太好了?”

雾夏诚靠在沙发上,姿态惬意:“我一向如此。”

“噫嘘嚱。”夏侯簿不太想恭维他的自恋,转移了话题,“我跟你讲,她绝对对你有意思,而且有意思的不得了。”

不过这女生倒是别具一格,夏侯簿看了看自己的断臂。

雾夏诚一脸的理应如此:“用你说。”

夏侯簿:“……”

休息了半小时后,雾夏诚站起身:“行了,你真啰嗦,今晚没吃饱,我先走了。”

夏侯簿假笑,又不敢反驳,只能在心里呵呵:真恕我不敢苟同,是我吵到你眼睛了。

刚拉开了房门,夏侯簿就看见了门外的桑函舒。

雾夏诚:“嗯哼?”

“我来送道歉礼。”

夏侯簿立马半爬了起来:“什么,什么?您还真是客气了。”

桑函舒把手中的袋子抛了过去,左手还握着一个精致的礼品盒,看向雾夏诚:“这是送你的。”

雾夏诚伸出了手。

“不过这边光线不是太好。”桑函舒看向雾夏诚身后的沙发,雾夏诚意会,重新回到沙发上坐下。

桑函舒站在雾夏诚前,距离不近不远,礼品盒里是一个血红色X形状的鼻钉。

“刚刚你的手碰到了门把手,不太干净。”

雾夏诚听着桑函舒胡说八道,也不反驳,便见桑函舒愉悦地捏着鼻钉怼到了他眼皮子底下。

“嘶,有点痛。”

桑函舒立马停下:“抱歉。”

鼻钉下的小圆球确实跟小孔不太对等,桑函舒更加小心,右手抵着他另一侧鼻骨,慢慢地旋着。

“还痛吗?”

“一点点。”

“那我再放轻一点。”桑函舒像哄小孩似的。

另一旁的夏侯簿呵呵地看着手中狗叼骨头的玩偶,这个是买1送1赠的吧?

小圆球摁进去后,接下来就很好搞定了,桑函舒满意地看着手下的作品。

不愧是她在夏侯簿被推进手术室之后,看了上百来件,最终选定的。

目光扫过那张毫无瑕疵的脸,果然还是很想要。

雾夏诚看着桑函舒不说话,桑函舒得寸进尺:“这么晚没回去,家人会不会生气?我送你吧,到时候还可以解释。”

夏侯簿不客气地笑了出来,却听见雾夏诚说:“好。”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