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养了一群蚊子 第1章 他看上去比她还有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雨后初晴,玻璃窗树叶间隙溜进束束阳光。校服外套被铺在花坛最外砌的砖石上,桑函舒坐了上来,半弓着背,神情专注于地握着木炭条。硬朗的线条深刻地的五官,灰色参杂着一点点棕的瞳孔,一头黑发微卷。人物迅速成形,桑函舒的目光里盛满了着迷。这是她第一次见雾夏诚的场景校服外套被铺在花坛最外砌的砖石上,桑函舒坐了上去,半弓着背,神情专注地握着木炭条。。...

雨后初晴,透过树叶间隙溜进束束阳光。

校服外套被铺在花坛最外砌的砖石上,桑函舒坐了上去,半弓着背,神情专注地握着木炭条。

硬朗深刻的五官,灰色夹杂着一点点棕的瞳孔,一头黑发微卷。

人物快速成型,桑函舒的目光里盛满了迷恋。

这是她第一次见雾夏诚的场景,画室、小提琴、帅!

桑函舒的心尖像被蜜浸一般。

她取出湿巾,把手细细清理着,捏捏指关节,嘴角克制性地小幅度上扬,脑海中满是舒伯特《小夜曲》的旋律,杂糅的情感从弦中脱离,跃进了她的意识里。

睫毛颤动,桑函舒把手伸进了背包中,叮铃——清脆的下课铃让桑函舒一顿,她轻咳了几声,掩饰了自己的失态。

忘了提了,她为了这一张素描,请假了一节课。

桑函舒继续刚才的动作,把定画液拿出来,对着素描纸喷了几遍。

等干了后,宝贝似的收进了背包中。

现在正是下课时间,成群结队的人陆续出现,桑函舒抱着背包,在人群几乎看不到的角落里等着。

她无意识地盯着人群。

其实第一次见雾夏诚就是在上上一节体育课,一眼后,她很清晰地意识到那个人就是才转学不久就风靡了整个学校的雾夏诚。

就那种很贵很贵很贵的气质。

“如果有钱就能买,就好了。”

不过他看上去比她还有钱,人间富贵草。

当时桑函舒在那个很破旧、几乎没什么人用的画室外,当起了偷窥者,因为在雾夏诚即将看过来的前一秒,她躲开了,就很像跟踪偷窥狂。

人群渐渐稀少,桑函舒起身准备离开,却在那边看见了雾夏诚,刚刚站起来的身子又坐下去。

雾商城神情恣意,手插裤兜,修身的校裤勾勒出修长的腿,桑函舒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好馋。

怎么会有人长得那样完全贴合她的审美。

就算他身体好像有残缺,缺了一块肉……

嗯?

没错,雾夏诚的右侧鼻翼上有一个小孔,像是打了鼻钉,桑函舒盯着那个孔出了神,一时没察觉雾夏诚已经停住,一双眸子看了过来。

俩个人同时一怔。

桑函舒:这人神了,那么多树挡着,还隔了比较远的距离,怎么一下看到她了……唔,眼睛好看,稀碎得像宇宙星空的光,出奇得亮。

雾夏诚眉尾一扬,抬脚准备从这个方向走来,却看到女生一低头,这是在躲?

桑函舒完全不知道雾夏诚的动作,她满心满眼地想着,一定要把这双眼画下来,落笔却是满天星辰。

她长舒了一口气,后知后觉,好像本人应该更重要一些。

桑函舒跃下花坛,把校服外套搭在手臂上,她准备去看看鼻钉。

她急步离开了校门,却在没多远处见着了雾夏诚。

她画的时间不长,但也绝对不短,这富贵草走的似乎有些慢了,桑函舒看了看他的腿,别是中看不中用。

不中用的大长腿在桑函舒垂涎的目光下,大步离开,桑函舒跟了上去。

装在口袋里的鼻钉哪比得上雾夏诚鼻翼上的香!

她要亲手摁进去。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