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三界之杀生成魔小说
三界之杀生成魔

三界之杀生成魔

作者:风吹云雨落 状态:连载中 分类:仙侠 时间:2021-05-01 01:24:50
免费阅读 微信阅读

特别说明

三界之杀生成魔简介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风吹云雨落原创的小说《三界之杀生成魔》,主要叙述,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状态。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风吹云雨落原创的小说《三界之杀生成魔》,主要叙述,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状态,《三界之杀生成魔》小说简介:为凡时,年近五十,一统天下天下;入武林,一剑横行无忌,天下无敌;再修真,一夕化神,天下无仙;杀成魔,屠天下生,永生永世再无魔。 六界之不杀生成魔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三界史人间与周商两朝之战后,由于命运的改变,本延续几百年而终的周朝并没有统一各个诸侯国,而是把乱世生生延续了一万年,而原本百年一纪也因乱世改为了千年一纪。各个诸侯国也开始不听从周朝的命令,而是大小不一的合并,形成了九个新的王朝,以抵抗周朝的压力,也准备以后取代周朝,成为万古大朝。战国提前开始!万年前众仙的离去,使周朝气运渐渐下降,更有两大王朝可以和他相提并论,与周朝形成鼎力之势。此时在九大诸侯国之一的唐国里。于金銮殿中,一个个大臣正在热火朝天的议论着国事,而最上方的皇位上,与珠帘中遮住面庞的君主也在侧耳倾听。但当国君扫过诸臣,目光落于一根九龙环绕的金柱下的一个空位时,他皱了皱眉,张开王冠玉珠下微红的嘴唇,不悦的说道:“柳将军何在?”威严的声音布满整个富丽堂皇的宫殿。文武百官在这一刻瞬间寂静,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而后,一个苍老的朝臣缓缓走出,向上微微一鞠躬,说道:“王上,今日柳夫人十月怀胎期限已过,将生,所以柳将军今日无法上朝。”珠帘后那国君用白质细腻的手拨开珠帘,露出一张与其手迥然不同的一张平凡的脸,显得不悦的说道:“此时为何无人与寡人说?寡人与柳将军幼时结义金兰,此时他大喜,寡人岂有不去之礼?”而后国君又面露微笑,朝那苍老朝臣说道:“叔父,您如今年老,又何必如此多礼?”那老人说道:“臣下不敢,孚拘为三朝老臣,更加应该以身作则,不该开此先例,若一国无法,何以成国!”孚拘微微一顿,将话题转回说道:“先前无人告知王上柳夫人诞子一事是因为柳将军希望王上专心朝政,不想您被他那些琐事牵扰。”李天行对于孚拘拘于礼节也甚是无奈,摇了摇头,扫了一眼文武百官,说道:“今日早朝到此,朕要移驾柳将军府,尔等退去吧。”随后又对侍卫说道:“去镇国将军府!”国君刚刚说完,其旁一个侍卫变大喝一声:“大王起驾将军府——”随后殿外又传出一声声相同的话语。而殿外那些朝臣见要去镇国将军府也是无奈的苦笑了一下,都各自退去了,反正这事也不是第一次,由此也可看出唐国君臣之间的关系是如此的融洽,不若他国那般严肃拘谨。正当那国君移驾将军府时,浩大的将军府内一个高大的男子正着急的四处渡步,似乎正在等着什么,而他正是镇国将军柳夏卓。柳夏卓身旁奢华屋子里传来一阵阵女人的尖叫,极为痛苦,使得他越发的着急。心中默默念叨:夫人啊,你一定平安生下孩子啊!就在这时,柳夏卓身旁的屋内传来一声孩子的嚎啕大哭。顿时柳夏卓猛地一转头,就要向屋内冲去。也在这一瞬间,天地顿时寂静起来,四周的天地瞬间静止,变得如被冰封入蓝色水晶内一般,在这静止的时间里,一道道波纹凭空出现,其中心竟是那奢华的房屋。屋内,波纹的中心一个中年男子缓缓走出,身旁跟着一个身着华服,貌美如花的妇女,她手中抱着一个用红绸缎包裹着的孩子,眼中充满了慈爱与关怀,偏偏其中又存在着悲伤和痛苦的复杂神情。“夫君,我们真的要把孩子放在这?”那妇女看向中年男子,手轻轻拍着孩子,流露出一股不舍。“夫人,我们若不如此,怎能保证这孩子的安全。虽然族中与云族共同庇护,可面对其他七大家族的压力,我们也坚持不了多久,还是等到孩子长大,在让他回到族中吧。”那中年男子虽是这样说的,但眼中也闪过一丝不忍,在孩子的额头轻点一下,把孩子放在床边,又大手一挥,一道光华便笼罩屋内之人,做完这些,他便强行拉着中年妇女离开,可却还是没有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三界之杀生成魔 精彩章节

  天火烧云,天下争霸,开始了!

  那一天,日出东方,照亮了一片云,那片云,红了。那一天,魔生正北,划开了一片大陆,那大陆,霸了。

  --柳枫夜传-鬼书阁在中年男子走后,天地间的蓝色渐渐消退,时间又开始流转,柳夏卓也冲入房间。而柳夏卓刚刚想要去看孩子,却见接生婆迎面而来,抱着两个孩子,向柳夏卓说道:“恭喜老爷,母子平安,还生了两位小少爷。”柳夏卓闻言大喜,赶忙看向那两个孩子。孩子面色红润,正恬静的睡着,柳夏卓轻轻从接生婆手中抱过来,挥了挥手,示意王婆下去说道:“王婆,你去帐房领赏吧。”王婆闻言大喜,深深的鞠了一礼,急忙退下,去帐房领赏去了。而柳夏卓也走进房内,轻轻地坐在他夫人的旁边,看着面色苍白的妻子,说道:“玲儿,是对双胞胎。”柳夫人看了一眼丈夫手中的孩子,虽然全身无力,汗流不止,但眼中异常柔和,内心更是说不出的喜悦。“玲儿,我们也该给孩子取个好听点的名字吧?”柳夏卓轻轻的摇了摇臂弯中的两个孩子,缓缓地说道。柳夫人没有回应,静静地想了一会,看着中年男子带来的那个孩子说道“不如我们便叫他枫夜吧?柳枫夜。”柳夏卓见妻子这么快就想出了名字,不由有些诧异,说道:“夫人,给孩子取名要多想想,为何这么快便想好了?我还想给他取个霸道点的名字呢?”柳夫人笑到:“还是秀气点的名字好,好听。况且方才我想名字时,这名字突兀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中,这应该是天意的安排吧。”说罢便从丈夫手中抱过柳枫夜,在臂弯中摇了摇,嘴中还发出哼哼声,似在安抚柳枫夜睡觉。柳夏卓没有拒绝,点了点头,只是征战沙场多年,想给孩子取个霸道点的名字,不过夫人想给孩子取这个名字,也不会怎么样,只是有些秀气而已。柳夏卓想了想:“那老二就取名叫柳道斩吧!霸气又好听。”柳夫人笑着摇了摇头看着丈夫那似小孩般倔强的神情,只好应了声,表示同意。柳夏卓把两个孩子轻轻的放在夫人的旁边,然后走出房门,正要喊下人来服侍夫人,却看见迎面而来的李天行。“哈哈哈哈哈,大哥你也真是的,连生子这种喜事也不通知小弟我一下,是不是没有把我当兄弟啊!”李天行换了一身便装,急匆匆的走向柳夏卓,口中海在不断的抱怨着。柳夏卓不由得一惊,随后便释然了,也没有行什么君臣之礼,直接上去就是给了李天行胸口一拳,哈哈大笑道:“你小子,这皇帝没有当几天,老是往我这跑干嘛?”李天行痛呼一声,揉了揉胸口,抱怨道:“大哥,我可是好久没有练武了,你上来就是给我一拳,很痛的。”而后李天行又想起了什么,嘿嘿笑道:“大哥,你好像没有给我这个皇帝行礼哦!”“哎呦,小子最近胆肥了,竟然敢叫我给你行了,小心我揍你。”柳夏卓就作欲打状,吓得李天行连连求饶,只是脸上的表情完全没有要被打的样子,整个人还笑嘻嘻的,跟朝堂之上完全是两个样子。“大哥,你要是再打我,我可就叫皇叔了,小心你的屁股!”李天行笑着说道,明显就是在开柳夏卓的玩笑,不过那架势,还真的有可能柳夏卓很害怕所谓的皇叔。柳夏卓一听李天行放出杀手锏,顿时就阉了,愤愤说道:“你就会拿那死老头孚拘来压我,有胆子你自己跟我单打独斗!”忽然柳夏卓又想起了什么,顿时一拍额头,赶忙对着外面大喊道:“来人啊,还不快去伺候夫人!”李天行也笑柳夏卓记性不好,不过柳夏卓没有理会他,赶忙拉着李天行向正厅跑去,全然不顾形象,像是怕被什么追上一般。到了正厅,李天行便挣开柳夏卓的手,一甩长袍,拿起桌上已经备好的茶水,一饮而尽,笑着说道:“大哥还是那么怕嫂子啊,连嫂子现在虚弱都这么害怕,真是惧内啊!”柳夏卓听了顿时就有些尴尬,只好有些心虚的说道:“这不是惧内,这叫尊重妻子!”李天行也不与柳夏卓纠结此事,又喝了一杯茶说道:“大哥你什么时候办宴席啊,这要办的隆重些啊,要不我帮你邀请文武百官,开个大宴吧。对了,大哥我还没问你嫂子生的是男是女呢?”李天行忽然想起连这么重要的事都没有问,赶忙问道。“你嫂子给我生了一对虎儿,还有宴席就明天摆吧,你一定要帮我办的隆重一些,这可是我的儿子!”柳夏卓稍稍一想,便回答道。“好,大哥你放心吧,有我这皇帝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这宴席绝对隆重。”李天行拍拍胸脯保证道,然后便站起向柳夏卓道了个别,便走了。柳夏卓看着李天行离去,感叹这小子就是当了皇帝也这么急躁。然后又看了看这宏大的正厅,想到自己还是不习惯这房子啊。正当李天行离开z将军府,那些朝臣也在府内议论着,毕竟镇国将军府大喜,也是一件大事。此时朝臣们有的在议论准备什么礼物好,有的朝臣还是像往常一样继续处理着自己的公务,就如那皇叔一样。不过就算是他,也为柳夏卓有了孩子高兴,毕竟是看着他长大的。经过几番思量,孚拘还是决定给柳夏卓的孩子送个小礼物,至于是什么,还是宴席上再说。而有的官员没有想得那么简单,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加官晋爵的好机会,只要送的礼物好,说不定博得柳夏卓的好感,就升官发财了呢,毕竟柳夏卓是当今皇帝的大哥。不过他们只是一小部分人,而且大都是最近几年才当上官的,但凡是老臣,没有一个不知道柳夏卓为官清廉,丝毫不受贿赂,估计那些准备大礼的人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三界史人间与周商两朝之战后,由于命运的改变,本延续几百年而终的周朝并没有统一各个诸侯国,而是把乱世生生延续了一万年,而原本百年一纪也因乱世改为了千年一纪。各个诸侯国也开始不听从周朝的命令,而是大小不一的合并,形成了九个新的王朝,以抵抗周朝的压力,也准备以后取代周朝,成为万古大朝。战国提前开始!万年前众仙的离去,使周朝气运渐渐下降,更有两大王朝可以和他相提并论,与周朝形成鼎力之势。此时在九大诸侯国之一的唐国里。于金銮殿中,一个个大臣正在热火朝天的议论着国事,而最上方的皇位上,与珠帘中遮住面庞的君主也在侧耳倾听。但当国君扫过诸臣,目光落于一根九龙环绕的金柱下的一个空位时,他皱了皱眉,张开王冠玉珠下微红的嘴唇,不悦的说道:“柳将军何在?”威严的声音布满整个富丽堂皇的宫殿。文武百官在这一刻瞬间寂静,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而后,一个苍老的朝臣缓缓走出,向上微微一鞠躬,说道:“王上,今日柳夫人十月怀胎期限已过,将生,所以柳将军今日无法上朝。”珠帘后那国君用白质细腻的手拨开珠帘,露出一张与其手迥然不同的一张平凡的脸,显得不悦的说道:“此时为何无人与寡人说?寡人与柳将军幼时结义金兰,此时他大喜,寡人岂有不去之礼?”而后国君又面露微笑,朝那苍老朝臣说道:“叔父,您如今年老,又何必如此多礼?”那老人说道:“臣下不敢,孚拘为三朝老臣,更加应该以身作则,不该开此先例,若一国无法,何以成国!”孚拘微微一顿,将话题转回说道:“先前无人告知王上柳夫人诞子一事是因为柳将军希望王上专心朝政,不想您被他那些琐事牵扰。”李天行对于孚拘拘于礼节也甚是无奈,摇了摇头,扫了一眼文武百官,说道:“今日早朝到此,朕要移驾柳将军府,尔等退去吧。”随后又对侍卫说道:“去镇国将军府!”国君刚刚说完,其旁一个侍卫变大喝一声:“大王起驾将军府——”随后殿外又传出一声声相同的话语。而殿外那些朝臣见要去镇国将军府也是无奈的苦笑了一下,都各自退去了,反正这事也不是第一次,由此也可看出唐国君臣之间的关系是如此的融洽,不若他国那般严肃拘谨。正当那国君移驾将军府时,浩大的将军府内一个高大的男子正着急的四处渡步,似乎正在等着什么,而他正是镇国将军柳夏卓。柳夏卓身旁奢华屋子里传来一阵阵女人的尖叫,极为痛苦,使得他越发的着急。心中默默念叨:夫人啊,你一定平安生下孩子啊!就在这时,柳夏卓身旁的屋内传来一声孩子的嚎啕大哭。顿时柳夏卓猛地一转头,就要向屋内冲去。也在这一瞬间,天地顿时寂静起来,四周的天地瞬间静止,变得如被冰封入蓝色水晶内一般,在这静止的时间里,一道道波纹凭空出现,其中心竟是那奢华的房屋。屋内,波纹的中心一个中年男子缓缓走出,身旁跟着一个身着华服,貌美如花的妇女,她手中抱着一个用红绸缎包裹着的孩子,眼中充满了慈爱与关怀,偏偏其中又存在着悲伤和痛苦的复杂神情。“夫君,我们真的要把孩子放在这?”那妇女看向中年男子,手轻轻拍着孩子,流露出一股不舍。“夫人,我们若不如此,怎能保证这孩子的安全。虽然族中与云族共同庇护,可面对其他七大家族的压力,我们也坚持不了多久,还是等到孩子长大,在让他回到族中吧。”那中年男子虽是这样说的,但眼中也闪过一丝不忍,在孩子的额头轻点一下,把孩子放在床边,又大手一挥,一道光华便笼罩屋内之人,做完这些,他便强行拉着中年妇女离开,可却还是没有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天地茫茫,自盘古开天以来,无数仙侠神魔并起,而后无量劫生——龙凤劫、巫妖之战、封神演义……而命运的轮回总是有那么一丝的偏差,出现无法想象的后果。封神之战,本以元始天尊率十二金仙并周朝取胜殷商而终。但命运的转轮无法抗拒,通天教主因不甘失败,所以以诛仙剑阵及万仙之阵残存之力生生劈开仙凡两界,让仙凡从此不再相连,仙界再不可干预人间的发展。而圣人之师鸿钧见通天逆天改命,且又身寄天道,不可灭杀,便罚他枯坐天穹之外,混沌之中,观人间发展,顺带辅佐玉帝,掌管三界众生之琐事。而后鸿钧更以无上法力,吧仙凡两界之间的屏障生生压成纸般粗细,把裂缝造成的天灾凝聚成星,布于天穹之外,更造出九大洪荒星辰,让各个有莫大法力的散仙看护。就在此时,天道规则大变,使无数太乙金仙以下的仙人法力散失,渐渐境界倒退。而金仙以上,则无尽寿元不再,若想永生,则需经过十八层地狱转生。而本来羸弱的阎罗王突然法力大增,且渐渐变得神秘起来,使众仙无法寻求其保护他们重生。众仙无奈,只有退去盘古开天时余下的两个尚在成长中的天地寻找永生之道。而鸿钧则是遵天道之命,在众仙离去时保护他们,以保仙人之延续。当众仙退去,天地进入一个新的时代时,在通天教主劈开仙凡两界时形成的一股滔天杀气在慢慢苏醒,化作一个血红小人。小人眼睛尚未睁开,只有一张贪婪的小嘴在努力的吸取四周的天道之气,使刚刚因改变而虚弱的天道更加萎靡,以至于缩成一块结晶,漂浮在宇外正中。也正是此时,结晶旁缓缓浮现了鸿钧的一道分身,自称护道人,驱逐了血色小人口中的吸力,随后盘坐在结晶旁。那血红小人因被鸿钧驱逐,无法再吸收天道之气,本急速发育的身体渐渐缩小,四散,最后成了一团红色雾气。那雾气似不甘就此毁灭,以意志强行凝聚成一个胚胎,向人间飞去。


章节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我有一柄打野刀 娘子一根筋 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开始 大侠成名之路 无敌从最强炼丹系统开始 从漫威开始的假面骑士 木叶之超级赛亚人 天哪,我变成鳄鱼了 破天录 汴京异闻录

一念杀生成魔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