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造化天缘小说
造化天缘

造化天缘

作者:马家二哥 状态:连载中 分类:仙侠 时间:2021-02-22 01:22:44
免费阅读 微信阅读

特别说明

造化天缘简介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马家二哥原创的小说《造化天缘》,主要叙述,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状态。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马家二哥原创的小说《造化天缘》,主要叙述,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状态,《造化天缘》小说简介:混沌世界之后,无尽虚空之中有一物孕育出,玄之又玄,莫可名状,曰混沌世界祖气,三日,祖气迸裂,渐渐地衍变为三千鸿蒙紫气,仅剩最中心的一丝幸免于难于难,紫气出,大道显,最后行成了混沌世界无尽虚空,最后一丝祖气隐入与混沌世界之中……时已仲夏,一场百年罕见的暴雨袭来,爷爷张致云年老体弱,加之地面湿滑,不慎从山腰滚了下来,挣扎着回到土房,已至弥留之际,张源看到浑身鲜血的爷爷,一时间慌了神,半晌才反应过来,将爷爷扶进了屋子。。

造化天缘 精彩章节

  “有人么?”张源推开院门,虚弱的喊了一声,“谁啊”一声回应从屋里传来,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走了出来,“你是谁啊?有事么?”老人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十来岁的小孩,印象中村里并没有这么一个人,“你家大人呢?”老人追问道。“老爷爷,我不知道自己是谁,醒来时就在那边山里了,”张源回头指了指来的方向,“老爷爷,能给我点吃的么,我好饿!”说着,张源只感觉头重脚轻,一个趔趄向前栽去。

  张源一边哭一边往山坳跑去,远远的看到原来熟悉的山坳已经被泥土填满,土房只露出尖尖的房顶,村里人在村长的带领下忙碌着,门口已经被清理出来一条通道,“爷爷”张源一边哭着一边冲进了房子。

  夜深了,吃饱喝足的张源静静的躺在老人身边,安详的睡了过去,桌子上的石片慢慢的散出一阵灰光,周围的月光仿佛化为了实质,被灰光一缕缕的拉到石片上,缓缓地渗了进去,灰色石片在月光的笼罩中浮在半空中,滴溜溜旋转起来,石片上的纹路化为一个个米粒大小的光点,闪烁间冲入了张源的眉心。

  “哎呦”老人紧走两步扶住张源道“先进屋吧,谁家的大人这么狠心……”嘟囔着把张源扶进了屋子。

  进入大堂,老人和镇长分宾主落座,张源好奇的来回打量,老人慢慢的将这两天的经过详细的告知镇长,镇长思量了一下,看着满脸好奇的张源对老人说,“这个孩子来历颇有些古怪,小小年纪怎会独自从山中出来?”两人正聊着,一阵脚步声传入大堂,张源抬头看去,一个中年书生走了进来,“万有才,怎么样?你知道石片的来历么?”镇长发问道,万有才向镇长微微一礼,捋了捋齐胸长髯说:“这东西不就是一个普通的灰石嘛,山上到处都是,只是上面花纹颇为奇特,看起来像是天然生成,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独特之处。”“你可看清?”镇长追问,“绝无看错之理!”万有才说完将石片递给镇长,微施一礼,告辞离去。

  “师傅,大清早的这是要去哪?”一声粗犷的声音喊住了两人,一辆马车缓缓的从后面驶来,车上满满当当的堆得都是兽皮,赶车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大汉,“是阿荣啊,又去镇上卖兽皮么?嗨!这孩子不知道是什么人家的,迷路了,我带他到镇上问问。”老人笑着应道。“这样啊,正好顺路,上车吧,我带你们一程。”壮汉招呼道,“也好,那便多谢了”老人客气了一声和张源上了马车。

  “爷爷,不要走。”张源哭着醒了过来,窗外阳光灿烂,透过玻璃暖暖的照进来,“源儿,你醒了,来,喝点粥,”伴随着女声,王婶推门走了进来,“王婶,我爷爷呢?”,“这……”王婶支吾着,“来,先把粥喝了吧,跑了一夜,饿了吧。”,“王婶,我爷爷怎么样了,王叔呢?”张源焦急的追问。“源儿,昨天晚上山里爆发泥石流,整个山坳都被埋了,你爷爷……,以后就跟王叔王婶住吧。”话还没说完,张源便红着眼睛夺门而出。

  看着面前狼吞虎咽的吃着稀饭咸菜的张源,老人不禁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孩子,你叫什么?知道自己家在哪么?”“不知道,我想不起来了”,张源嘴里塞得满满的,模糊不清的回道。“那你身上有什么能代表身份的东西么?”老人继续追问道,“只有个这,”张源说着把那个灰布袋子从怀里掏出来放在了桌上。老人打开袋子,从袋子中取出一个像拇指盖似得石片,石片整体灰蒙蒙的,上面布满了精细的纹路,“好,有东西就好,今天你就在我这里住一宿,明天我带你到镇上问问,看看你是谁家的孩子。”“好,谢谢爷爷”张源道声谢,继续低头吃了起来。

  银色的闪电划破夜空,十来分钟后,王叔带着张源赶到山坳旁的山头上,大雨滂沱,山侧的泥土伴随着雨水缓缓滑下,土房已经被掩埋一半,“爷爷!”张源看到眼前的一幕,凄厉的叫了一声,就要往房子冲,“源儿,不能过去”王叔一把拉住张源的胳膊,“爷爷!!!”张源奋力挣扎着,但十二岁的小孩如何是一个成年男人的对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土房在重重的雨幕里渐渐的消失在泥土之中,看着面前的景象,张源只觉得眼前一黑,倒在张叔的怀里。

  “源儿,乖,不哭。”简陋的房内,满头白发的老人斜靠在床上,慈祥的看着紧紧抓着自己手的孩子,“爷爷不行了,你听爷爷说”,老人说着费力的从内衫里掏出一个灰色的小布袋,颤巍巍地递给张源,“源儿,其实你并不是我的亲孙子,十二年前的一个雨夜,我在山中发现了你,当时你的手中便抓着这个东西,”说到这里,老人重重的喘了一阵,接着道:“本打算等你长大一些再告诉你,但是爷爷不行了,你一定要收好!”,“不,爷爷,我就是您的孙子,爷爷,你挺住,我去找王叔”,说着,孩子不顾老人的呼喊转身冲进了雨幕。

  天刚蒙蒙亮,村里还是一片安宁,路上一个人也没有,老人带着张源走出山村,沿着黄土路走去。

  “实在不行就让这小子跟您过得了,如此也好有个养老送终的人”壮汉随口答了一句,赶着马车缓缓出城。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老人原本孤苦无依,无儿无女,看着旁边小小的张源越发喜爱,“孩子,你愿意跟着老头子么?”老人轻轻的问道。“好啊”张源没心没肺的笑道,他本就没有之前的记忆,醒来就是老人收留了他,心中莫名的对老人有了一点依赖。

  张源怔怔的看着。许久,肚子的叫声将他拉回现实。

  日渐西斜,马车行驶在山间小路上。上面传来一老一少开心的笑声。

  张源不及细想,眼前一阵阵发晕,强打起精神向着最近的一处小院走去。

  “爷爷,荣叔送我一条猪腿!”冲进家门,张源兴奋地向里屋喊了一声。“你这孩子,不是说了不能要别人的东西么!”老人责备的说,“可是我想让爷爷多吃些肉嘛!”张源撒娇道。老人看着张源,眼中满是宠溺的摇摇头。突然,张源想到了什么似的紧绷着小脸对爷爷说:“爷爷,我要学打猎,这样以后您就天天能有肉吃了。”看着眼前的小大人,爷爷开心的笑着道:“好,爷爷就教你打猎。”

  摊位渐渐稀疏,很快,老人领着张源来到一栋宏伟的建筑前,只见面前的建筑青砖白瓦,门口摆放着两个石狮子,活灵活现,似乎要扑出来,老人拉着张源径直往里面走去。“张猎首,什么风把您吹来了?”伴随着声音,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从里面迎了出来,“司马镇长,这个孩子在山里迷路了,昨夜寻到我的家中,他不记得自己叫什么,身上带着这个。你看看能不能帮忙查一下他的身世?”老人说着,把石片从布包里取出来递了过去,镇长应承着,把石片接了过去细细端瞧,“这个东西我并未见过啊,而且最近也没接到丢失孩童的消息。来人呐,把这个拿给万有才看看。”司马镇长喊过一个衙役,将石片交了过去。“张猎首,您老进去坐,万有才是个学士,年轻的时候布学走遍了周边万里,他一定知道。”司马镇长解释着把老人让进了屋子。

  张源和爷爷张致云隐居在太行山脉的一个小山坳里,张致云是国内硕果仅存的国学泰斗,平生收集了非常多的古籍孤本,自张源四岁起,张致云便每日跟随爷爷浏览书籍,闲暇时分,爷爷便给张源讲学释义,教授处世之道,为人之理,至今已有八个年头,张源虽年仅十二岁,但自幼被爷爷熏陶,多年来饱读诗书,文学功底了得,为人处世间颇有贤者之风。

章节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

第九章、转折 第十章、初试修行 第八章、飞来横祸 第七章、济世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