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祁山县令小说
祁山县令

祁山县令

作者:云里烟村 状态:完结 分类:历史 时间:2021-02-21 12:17:47
免费阅读 微信阅读

特别说明

祁山县令简介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云里烟村原创的小说《祁山县令》,主要叙述,小说目前处于:完结状态。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云里烟村原创的小说《祁山县令》,主要叙述,小说目前处于:完结状态,《祁山县令》小说简介:九岁那一年,父亲离世,十七岁遭遇退婚,在外上下颠簸流离颠沛,被好心人收养,遇见了心仪已久女子,他避过数次劫难,死里逃生地回家中,他奋发图强读书学习,考举人、进士。当他锦衣归来时时,已是人去楼空。他走马上任出祁山县令,全面展开了与当地黑恶势力斗斗智斗勇勇的历程。朱毅夫拿着妻子的手说道:“医者只能治病,哪里治得了命呢,以后你自己要保重身子。”桂氏听了眼泪似断线的珠子,一串串地掉下来。大孩子文怡也在旁边哭泣,只是小儿子还小不懂得,在一旁玩耍。他把两个孩子叫到身边,每个孩子都端详地看了看,说道:“爸爸去了,要到一个很远很远地地方去,你们要好好地跟着你妈妈,听妈妈的话。”说完此话,晚间便滴水不进,挨到半夜二更时便与世长辞。这一年朱文怡九岁。。

祁山县令 精彩章节

  朱毅夫拿着妻子的手说道:“医者只能治病,哪里治得了命呢,以后你自己要保重身子。”桂氏听了眼泪似断线的珠子,一串串地掉下来。大孩子文怡也在旁边哭泣,只是小儿子还小不懂得,在一旁玩耍。他把两个孩子叫到身边,每个孩子都端详地看了看,说道:“爸爸去了,要到一个很远很远地地方去,你们要好好地跟着你妈妈,听妈妈的话。”说完此话,晚间便滴水不进,挨到半夜二更时便与世长辞。这一年朱文怡九岁。

  家丁说道:“老爷,至于他带了多少金银来小的也看不出个寅卯来。”

  唐氏点点头表示满意,于是上了楼来,见了女儿正在忙着绣花。唐氏拿起绣花看了看,只见慧玲正在绣一对鸳鸯枕头。唐氏笑道:“女儿的绣花越发标志了。不知女儿是替谁绣枕头?”

  杨金心想一定是朱毅夫还有些积蓄,不然这小伙子哪来钱买好衣服。于是就迎了出来,见朱文怡果然衣着光鲜,有模有样的,甚是欢喜。文怡以侄子之礼见了杨金。杨金将文怡引致大厅,命家丁上茶,寒暄了几句。叙说了一些旧事,文怡立即开门见山告明来意说道:“家母吩咐小侄前来拜访叔叔及婶婶,现在县里县试在即,家母特请杨叔叔能否支持一下小侄参加今年县试。这里有一封家母写的叔叔的信,请叔叔过目。”杨金听了这话心就凉了半截。再展开那封信看下去。面色立即变得阴沉。小女蕙兰从楼上下来,见了文怡非常欢喜,拉住文怡便往花园里去玩。杨金赖于面子不好看,便命家人收拾一张柴房将朱文怡先安顿下来再说。”

  慧玲接了扇子,只见该扇子做工精巧,扇子穗子有个玉坠。展开扇子上面有一幅画,画中一个公子在池塘边观鱼。扇子另一面有一首李白的《秋风词》: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见相思知何日?此情此夜难为情!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尽。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字迹飘逸大方。慧玲再看看手帕,两块手帕果然是好手帕。唐氏见女儿喜欢,说道:“你可知送你扇子的人是谁吗?”唐氏见女儿红着脸,知道她害羞。于是继续说道“这个是人在家里你见个两次面,他就是我的内侄儿肖逋良,你可要还人家礼哟,就把你绣的枕头送给他吧。”

  唐氏说道:“你将他放在柴房里三日不理四日不睬,他受了冷遇心情自然不好,再去找人激他,读书人最好面子,被人一激就自然要求退婚。”

  蕙兰说道:“嫁就嫁,只要爹妈同意就是了。”

  过了一些日子,肖逋良提了一百两银子和一匹布再次来到杨家,说是来向杨家提亲的。杨金见了这些礼物苦笑了一会儿,他见肖逋良虽然穿着不凡,但他骨子里总是透着一股**地痞的气味,女儿嫁他,他也是不十分满意。他将肖逋良安顿好后想了一条计策,让他们两个来个文武比试。于是他请了一个教书先生,并将二人叫到身边,说道:“慧玲本无才德,长相还算过得去,本难以侍奉读书之人,不想二位公子看得起小女,分别来求亲,令我蓬荜生辉。原先我家小女与朱家文怡定了娃娃亲,朱老爷在世时与我有八拜之交;现在逋良又是我内人侄儿,两个手心手背都是肉,两边均难以割舍,既然两个均在此,为公平起见,二位侄儿还是比试一下。”

  文怡知道母亲不到万难的时候不会说这些话,不晓得答应母亲给郑老爹放牛。心想白天放牛,晚上也不耽误学习。于是文怡每日早上牵牛出去,晚上回来灯旁读书。一日文怡将牛赶到河岸边,见桥上围屏雕花和彩画非常漂亮,默默出神良久,心想有朝一日我文怡能画出这样好画,也就不枉了这一生。自那以后文怡经常对着树木山水出神,一日雨后初晴,树木草地均被水洗过一番绿得可爱,满池塘荷叶翡翠似的重重叠叠,水珠子在荷叶上滚来滚去,人如在画中游,可惜文怡不能将他们一一画出来,文怡又转念想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万事开始难,晓不得先从基本开始,于是每日将牛赶在河中心的一个小岛,自己在沙滩上,掂来树枝,照着树木,花鸟写起生来,天天如此。聚了几个钱后又托人在城里买了一本画谱,夜间在豆大的烛光下反复临摹起来,累了就和衣而睡,醒来了就继续再练,不出半年的功夫将画谱上的画临摹得也有七分相似,村前村后的山山水水都画遍了。于是又央人从城里购买些胭脂铅粉之类的彩画颜料,学画彩荷,又过了半年个月功夫,那荷花画得无不逼真,乡间人家见文怡的画好,有人拿东西来换画的,也有拿几吊钱来买画的,文怡拿这些小钱补贴家用,能为母亲减轻负担,心里倒是了开了花。村里那些穷苦人家央求他画像,人物画像文怡还从没有尝试过,于是文怡试着给自己母亲画,不想画了一遍又一遍,就是不像,内心郁闷难遣。

  唐氏说道:“老爷,那就把这个婚退了,另择佳婿。”

  慧玲说道:“那可怎么办?”

  话说弘治年间,宝庆花桥镇朱毅夫在床上躺了三个月了,那日他知道自己天命已到,大去之日即将来临,遂将妻儿叫到身边,对着妻子桂氏说道:“我的病是没得治了的,这一辈子你跟着我,可苦了你,两个孩子都还年少,大儿子文怡当年与杨家婚约能成侧成,不成也罢,若不成就给他娶一个农家女子,好给你做帮手。再过两年文怡就可以干活了,小的文强只有五岁,你还得辛苦几年。他们的书我看是读不成了。就让他们做个安纪守分的农民。”说完便不停地咳嗽,咳出一滩黑色的血。桂氏凄然问道:“相公,你自己不是一个医家,怎么治不了呢?”说完他拿出手帕帮丈夫擦去口角的血迹。

  文怡说道:“母亲你看我这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未进她家门便被赶出来了。”文怡说此话本是想让母亲知难而退。没想黄衫正好在阶檐打陀螺,他听了此话后对文怡说道:“文怡兄弟,我送你一套衣服,看她会不会小瞧你。”说完黄衫冲进屋内很快拿来了一套衣服鞋袜。文怡看了看衣服,又看了看黄衫。黄衫说道:“穿上吧,别让杨家小瞧你了。”桂氏见文怡穿上衣服甚是高兴,打发文怡提了家里两只下蛋的母鸡直奔杨家桥杨金家。

  杨金闷闷不乐的表情还是被他的妻子发现了,他的妻子唐氏问道:“老爷怎么啦?不舒服吗?”杨金将桂氏来信内容与唐氏说了一番,唐氏笑道:“这是好事呀,干嘛不高兴呢,女儿反正是要嫁人的,你难道留着她一辈子呀。”

  从此桂氏每日起早贪黑地织布弄几个钱,一家子才勉勉强强糊个口,她想到孩子还小,朱家本是书香门第之家,家里虽穷,也得读点书。于是拿出家里不多的一点积蓄,将两个孩子送当地学堂识字读书。看看已有三个年头了,一天母亲将文怡叫到身边说:“你父亲在世时也没有留多少积储,这些年当的当,卖的卖了,家里已没有多少余钱剩米,不是为娘想耽搁你的学业,而是娘一个妇道人家能有多大能耐,我看你已经十三岁了,隔壁郑老爹喂养了四五头牛,缺少个帮手,你若愿意去呢,每月可以赠一两银子使,又为家里节省三餐伙食费用。”

  唐氏在慧玲耳边低声耳语几句,慧玲顿时满脸通红,说道:“妈妈这个可不行,还得要问问爸爸。”唐氏原想生米做成熟饭了,老爷自然就依了。慧玲还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苟且之合有违家训,再加之少女的矜持,因此不敢唐突。

  慧玲笑道:“胡乱绣的,绣着自己用吧。”唐氏笑道:“有人给你送东西来了,你看这把扇子,还有两幅手帕。”

  唐氏笑道:“你那点心事姑姑哪有不知的呢?给我看看。”肖逋良立即将东西递上。唐氏看了扇子和手帕笑着说道:“果然是好东西,这样吧,三天内你等我的好消息。你们哪一天若事成之后一定要好好孝敬我。”

  附近有一名气的刘秀才颇善书画,听见一个牧童喜欢画画,甚是诧异,喜交朋友他一日竟登门拜访朱嫂子说要收文怡为关门弟子,朱嫂子也觉得儿子学画是件好事,就满口答应下来了。文怡在刘秀才家学画读书极为刻苦,每日早起打扫好卫生后,拜师傅学画,三个寒暑他的画作已相当有成效了,竟与师傅不相上下。文怡回到家乡不过是一两年的功夫便成了花桥镇小有名气的小画家了,文怡卖画可以补贴家用,家里稍微宽裕了一些,母亲心里也喜欢。文怡也很少交友,除了偶尔去师傅哪里走动一下,整日读书画画,他说朋友多了就没有时间读书画画了,文怡对竹林七贤中的嵇康和阮籍非常敬仰,有时候把自己打扮成嵇康的样子,花红柳绿时节,峨冠博带,游览村前村后的山山水水,有时集市上边走边吟诗,引得村里的孩子三五成群地跟着他跑,人家看见他这样背地里骂他疯疯癫癫的,他也毫不在意。隔壁邻居廖阿婆,有一子名叫黄衫,与他从小长大,黄衫好动,文怡好静,黄衫喜欢武艺,文怡却喜欢读书,但这并不影响他们之间友谊,他们二人情同兄弟。黄衫的父亲黄端阳,见文怡聪明,读书用功,经常规劝文怡及参加考试求得一功名,但是文怡总是不以为然地说考取个功名还不如现在这样自由。那日黄衫母亲廖阿婆见桂氏汲水经过黄家,廖香梅随便提醒了一句道:大嫂,这么忙呀。”桂氏说道:“也没有忙什么,还不是做些家常事。”廖香梅笑道:“你过来我跟你说个事情。我听我家相公说今年县试马上就要报名了,我看文怡那小子是块读书的料子,不如让文怡那小子报名参加考试,我儿子黄衫要是能像文怡那样我早就在他祖上坟前烧了三具高香了,让他去考什么举人进士去了。”桂氏说道:“我也想让他去考试呀,可是你知道我家现在是个什么样子,贫困得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廖香梅说道:“这个你就想错了,越是贫穷越要争口气,常言说穷人争饿气就是这个道理。要是我家黄衫有个读书样子,我砸锅卖铁,向亲戚朋友去借钱也要送他读书。”桂氏听了心想两个儿子把一个考个童生也不会辱没祖上名声,那日桂氏想出一个计策来,对文怡说道:“文崽,每年的县试就要到了,我看你读书几年,也得考个秀才,不然我怎么对得起你的列祖列宗呢,杨老爷家道殷富,有好些年没有走动了,你去他家一躺,借点盘钱,参加县试,随便打探一下慧玲何时可以与你完婚。”

  肖逋良说道:“那还用说吗?我是你的侄子,侄子、侄子相当于你的亲儿子,将来自然会孝敬你到老的。”

章节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上选娇妻(下) 一抱换金主 幻剑修罗 遮天之太上无极 老祖出棺 近身狂婿 修破玄尊 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我的父亲叫灭霸 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

第八章 寄人篱下 第九章 饿其体肤 第十章 春风风人 第十一章 替人捉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