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往逆心经小说
往逆心经

往逆心经

作者:玛瑙水胆 状态:连载中 分类:仙侠 时间:2020-11-22 01:22:40
免费阅读 微信阅读

特别说明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

往逆心经简介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玛瑙水胆原创的小说《往逆心经》,主要叙述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状态。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玛瑙水胆原创的小说《往逆心经》,主要叙述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状态,《往逆心经》小说简介:天命难知,杯土封侯,几欲争权夺利血满手!  万物有道,黄泉难走,剑锋斗转不死不息!  崇祯十年间,各地农民起义军暴起,时局动乱,大将洪锡凤授命于朝廷大范围的镇压住乱党,借助军事力量大肆宣扬9和0异己,趁机加剧中原地区赋税,秘密吞并公司收购各大镖局,重组后改名昌隆刚上了床,忽觉后心一凉,竟让人点了檀中穴,动弹不得也说不出话。只听一男子在旁说道:借姑娘闺房一用,不得已之处,还请姑娘海涵。吴悠悠又惊又怕,吓的思绪全无,这男子行为古怪,躲在床上发难,只盼着千万别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好一会才想起来运转自己家门的解穴大法,只是太不熟练,约摸过了一个时辰才感觉自己解了穴道,确仍然不敢轻举妄动,对方能在不知不觉之间点了自己穴道,想来杀了自己也是举手之劳,眼下的情形,似乎不对劲,她考虑还是等自己的师兄来找自己的时候在发难,这样胜算能大点。两个时辰之后,楼道间响起一阵脚步身,吴悠悠见有人上楼,一个翻身跃出床外一尺多远说道:别动,否则我便大叫救命!这男子显然没有料到吴悠悠解了穴道,楞了一下悄声道:如果我要杀你,你活不到现在,只是外面的人知道你还醒着,你就永远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整个客栈的水里都有蒙汉药,所以你的师兄们到现在也没来找你。说完,这男子便跃上了房梁,与此同时,一阵激烈的敲门响起,吴悠悠下意识的回到床上,只听门吱的一声被推开,确认房内的人睡着后,传来店小二的嘟囔声:爷真是太谨慎了,上回我下这么重的药,马都睡了三天!另一人说道:要我说,都杀了得了!随后一阵阵的敲门声在客栈中响起,此起彼伏,让醒着的吴悠悠泛起一阵阵寒意。。

往逆心经 精彩章节

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

  时值七月中,烈日炎炎,三匹白马呈一字从东面而来,踏过黄土路,扬起阵阵沙尘,而后停在一家旅店门口,这三人皆是一身白衣,两名男子挽发佩剑,左边的男子略为黑矮,进门后便忙着收拾打点,另外一名男子携一白纱掩面的窈窕女子挑了张靠里的桌子座了下来。只听白纱女子不耐烦道:七师兄,这还得多久?黑矮男子一边倒水一边说道:快了快了。“可是你昨天就说快了快了,早知如此受罪,我…我说什么也不来!”女子赌气道。这女子便是河南洛水派千金吴悠悠,左手边黑矮男子是她的七师兄韩文,右手边是她的大师兄梁宇。三人奉师命给师叔大漠孤鹰段九重送信。连日来赶路,都非常疲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你自己背着师傅偷偷跟来的,我已飞鸽传书禀报师傅,若不是此次事件紧急,怕是我们几个跟着都要回去受罚呢!”黑矮男子说道。吴悠悠气鼓鼓的白了韩文一眼,满脸怒意。韩文入门最晚,功夫、悟性、方方面面都一般,在师兄弟之中最没有地位,连山门都没踏出过一步,可是爹爹此次却让他和大师兄一起出来办事。这一路上,大师兄难得说话,七师兄是个榆木疙瘩,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能噎死人,本想出来游玩,结果一路急行赶路,只看见了漫天遍地的沙石。吴悠悠越想越气,饭也没吃,便回房了。

  从旅店往西一百五十里,便是绿洲,因为常年有地下河从此地通过,古来这条道便是通往域外的商道,商客们皆在此地休整,近几十年因为处于大明王朝和鞑靼交战地带,战争频繁,再加上地下河断流,沙漠逐渐扩大,民众都迁走,两国都把他当成缓冲地带,倒是成了无人管的真空地带。洛水派靠与胡人贸易的商路起家,直到这代,段九重自我放逐到这个西部的孤岛,凭着自身在江湖中的威望和师门的支持,在这大漠中站住了脚,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势力。从旅店往东一百五十里,便是玉门关,玉门关建在九曲藏龙山脉的一条支脉上,藏龙岗便是这条支脉上最为险峻的山岗,早先是胡汉贸易的通道口,后来因玉门关建成便废弃了,行过此处的多是胡人,口音不正,渐渐的传成了苍龙岗。被漠北人称为生命之河的地下河就是从这苍龙岗的山涧中一直流到绿洲。

  老者接过信件,放在桌子上,而后沉声说道:“你自行了断吧,我这生最厌恶的就是鞑靼贼人,最想杀的却是女真人!”

  听完他的分析,梁宇哈哈笑道:“阁下太看得起我了,可惜小子的武功低微,无法于黑夜中悄无声息的跟着前辈,更何况,如前辈所说,小子要杀了店里所有的人,只能等这些师兄妹白天醒来之后,否则,万一有人识破怎么办?”

  连着两天翻山越岭,颜艺来到了最近的一个市镇,这座小镇名为清水镇,和十年前相比,这座镇子的变化非常之大,就好似山姑变成了浓妆艳抹的少妇一般,镇上商铺林立,各色人口往来,既可见到中原地区的商铺和美酒,亦可见到装饰精美的西域首饰。颜艺找了一家小酒楼稍作休息,打算直接前往清水寺,颜夕曾在山下为镇民看病治疾,而他则在山上随着一众僧人练功干活,每晚都能吃到姐姐亲手炖的豆腐,那是他儿时的记忆里少有的幸福时光了。正吃着饭,忽然听见门口一阵嘈杂,老板咬牙切齿的拿着棍子就奔了出来叫道:又是你这个疯和尚,每日正点来我这讨酒,倘若不依,便躺在门前不走,这叫我如何看门迎客啊?屋里一阵哄笑,一个外地的商客笑道:这就是老板你的不对了,有尊佛爷让你供着,普通人求都求不来呢!又有人接着七嘴八舌的说道:来,老板,给打一壶酒送过去,记我账上。老板陪着笑脸说道:好嘞,好嘞,这位客官真是慈悲心肠啊,往后必有福报。那和尚接过酒,也不说声谢字,唱唱悠悠的便去了。又有客人问道:这是那间寺庙的和尚啊,如何不受戒律啊。小二边擦桌子边说道:客官您可一定是头回来清水镇,这是清水寺的南风和尚,他们那山庙破的就剩下扇山门了,这些年和尚都往其他庙里去了,唯有这和尚痴傻,天天守着山门也不知往别处去。听到南风二字,颜艺难掩心中激动,丢下银两如一阵风般的追了出去。那是他儿时的好友,二人同岁,南风是个孤儿,流落街头,后来被颜夕所救,医治好之后便和姐弟二人住在了一起,亲如一家人般,医谷寻来之时,颜夕怕连累南风,连夜将他送上山托付给了朽木大师。

  第二天,二人买了马匹干粮就起程往东赶路,一月有余,便到了长安,发现满街都是江湖人士,旅店都住满了。大一点的门派都包下了整个旅馆,甚至连庙里都注满了外地来的和尚,南风在庙里稍作打听之后才知道,十年一次的试剑大会将在半月之后举行。长安往北一百里便是铸剑山庄所在地。铸剑山庄历来非常神秘,从不与外界交往,只在族内通婚,方圆百里内未得允许,擅入即死。只有在试剑大会前三天才对各大门派有限开放。所谓试剑大会就是由铸剑山庄举办的兵器鉴赏拍卖会。铸剑山庄每十年单出一支黑金剑公开拍卖,同时接受下个十年的兵器预定,共三十个名额,各种兵器都可。当然价格也是公开竞争的。相传作为镇庄之宝的凝血剑是第一代老庄主以身铸剑而成,杀人凝血,不见伤口。这次大会之所以空前盛大是因为一件关系江湖局势的大事——铸剑山庄宣布开山收徒,稍后便会以门派的身份参加在少林寺举办的英雄大会。故此武林中各大门派、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前来祝贺,少林、武当等更是提前入住山庄。凡武者,皆痴迷于兵器,好的兵器对于提升自身实力更是有极大的效果,更何况这次若是能让铸剑山庄收为徒弟,何止兵器,凭着几百年的底蕴,武学秘籍也不会少啊。酒楼中人声涌动,这次来的除了各大教之外还有大量的世家子弟、年轻剑客,都盼望着能够在擂台上大显身手。很多世家子弟得到消息,铸剑山庄的底蕴比少林、武当还要深厚,因为他们这些年潜心经营,虽然山庄避世,但是在外有大量的商号、门派、学院依附于他们,他们家族的势利渗透在武林中的各个角落。也有人不相信这种说法,认为这只是为了避免古老家族没落的中兴之举。南风和颜艺在酒楼里面听到了许多难辨真假的消息,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家族的势利一定非常大,看这次大会的规模程度就知道了。南风边喝酒边对颜艺说道:你猜医谷会不会来?颜艺笑了笑,朝着边上的包间望去:你说为什么我要到这家酒楼吃饭?南风楞了楞笑道“哈哈,娘的,去灭了他们。”“别轻举妄动,这里的掌柜是铸剑山庄的人,包间里面还有铸剑山庄的人,医谷的人虽然武功不行,但是到哪里都不会落单。”颜艺抿了口茶笑着对南风说道:“想不想去铸剑谷学艺?”“想是想,但是我这点拳脚底子劈柴还差不多”南风犯愁了,要是上擂台,肯定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何必舍近求远,你不是喜欢吃吗?这家酒楼的饭菜不错”颜艺笑道。“好,爷我明天就来劈柴,但愿你看得准,这要不是剑谷的地盘,哥们我可让你卖这儿了。”

  清水崖上,大片的院落只剩下了夯土的基层,唯有靠着山门的东边还有几间老旧的屋子。颜艺依稀记得,当年南风干完活就拖着他去偷看大师傅打拳,而他当时的愿望是和家人一样成为一名医者,救死扶伤。他站在庙门口,对着里面大声喊道:山下有敌来犯,有请南风大侠出山!良久,南风从院子里面冲了出来,一把抱住了颜艺,满脸泪水的说道:我终于等到你了。”久别重逢,得知颜夕当年的结局,南风悲愤不已,他这些年等着这清水镇中,因为当年临别时颜艺说过,只要我不死,必定回来寻你!只是时光飞逝,当年要当大侠的南风做了不戒不律的邋遢和尚,立志要救死扶伤的医者变成了剑客修罗!

  二天后夜里,苍龙岗一座荒废的祠堂中,一群鞑靼人正在里面休息,梁宇悄然立于一棵树上,连着追了两天,一阵阵倦意朝他袭来,但他不能懈怠更不能休息,因为他知道,与此同时,之前黑衣人也和他一样隐在这茫茫夜色中。忽然间,一道黑影在树丛中掠过,梁宇连忙施展轻功,追了出去。过了大约一盏茶功夫,黑衣人自己停了下来,落在长满山竹的院落中,转身对他说道说道:“坐下咱们聊会?”不等梁宇回答,黑衣人又接着说道:“原本我估计你应该没这么快追到苍龙岗,看来你没有陪你师妹赶去绿洲,但是又如何能够不引人注意的自己追过来呢?唔,先别说,我喜欢猜谜。”不一会,这黑衣人仿佛在和老友聊天一般,款款说道:你师妹知道内情,必会禀明孤鹰,只要孤鹰插手,就没有你任何好处了。所以你中途一定会想办法脱身,赶往苍龙岗。但是这样一来,万一你师妹说出了昨晚之事,你就更不能脱身了,只能陪着他们一起去绿洲,否则即使你得了好处也背了大嫌疑。如何能让别人以为你一无所知呢,那就是先叫醒你的师弟,然后让他送被你打晕的师妹先去绿洲,这样即使你小师妹中途说出来了,对于你师叔来说,你仍是一无所知的。于是你会借口要救醒所有人来拖延时间,先支走你的师弟师妹。可是你又不能真的救醒这帮人,一来这样太耽误时间,二来他们醒了之后你就必须要回绿洲,无法为你争取更多的时间和借口。所以,你会怎么办呢?哦,你一定杀了旅店里的所有人,并且留下了自己的受伤痕迹,等他们寻到你,恐怕已经是三日之后了吧。”

  “只是店里这些人怎么办呢?看样子好像和我们一样中了蒙汗药,他们没有练过内功,想来一时半会也醒不了。若有凶徒进来,怕是要遭殃”韩文说道。

  听见这话,梁宇瞬间冷了心,立马跪在地上惊恐的道:拜见师叔!启禀师叔,弟子之所有先行赶来,只是为了查探情况,以便时候禀明师叔,弟子这有师傅亲笔信件一封,亲师叔过目。

  三更时分,隔壁泛来一丝光亮,黑衣男子悄无声息的趴在一块砖缝中注视着隔壁房间内的一举一动,随后竟传来店主人的声音:“这些年兄弟们跟着我窝在这大漠之中,终日伴着黄沙,吃了许多辛苦,如今,主上有命,让我们即刻出发赶到苍龙岗埋伏,配合五色旗完成截杀,此役之后,我们终是有机会回去故土了!”余下传来嘈杂的交谈声,细辩之下,有好几十人,说的都是鞑靼语。而后有人问道:“那店里这些人怎么处理?”“算了,这里终究是段九重的底盘,不要节外生枝了”。店主回道。听到他们出门的声音后,本想起床的吴悠悠不知道怎么就失去了知觉,天明起床醒来,第一眼就看见店小二的尸体横在柜台前,惊叫之下,赶忙去叫醒了自己的两位师兄,梁宇一番查探之后,说道:“店里的银两都不见了,是被劫杀的。”“他们不是一伙的吗?”吴悠悠呆呆低声道。“此地不宜久留,个中必有蹊跷,我们速去禀告师叔,请他老人家定夺!”梁宇急忙说道。

  “这样吧,师弟你先护着师妹赶往绿洲,我来一一救醒他们”韩文见悠悠还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似乎是受了惊吓,一个人定是难以上路,只得说道:“好,那大师哥你小心,我先送小师妹到绿洲,再来迎你。”

  “按照你的武功要想白天出发,现在到达的人只有一种可能!你知道近道!你和鞑靼贼人一伙,却比鞑靼贼人要心狠手辣的多!这方圆三百里内,敢不经过我允许,擅自杀人的,这三十年内,只有你一个。你认为没有我的默许,这帮鞑靼愚孽有什么本事占住中间地带,还开了一间旅店呢?你控制的是一帮乌合之众,我控制的是这三百里的土地。你想知道这封信里写的是什么吗?”孤鹰展开信件,五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映入眼帘!“疑似内奸,杀!”

  刚上了床,忽觉后心一凉,竟让人点了檀中穴,动弹不得也说不出话。只听一男子在旁说道:借姑娘闺房一用,不得已之处,还请姑娘海涵。吴悠悠又惊又怕,吓的思绪全无,这男子行为古怪,躲在床上发难,只盼着千万别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好一会才想起来运转自己家门的解穴大法,只是太不熟练,约摸过了一个时辰才感觉自己解了穴道,确仍然不敢轻举妄动,对方能在不知不觉之间点了自己穴道,想来杀了自己也是举手之劳,眼下的情形,似乎不对劲,她考虑还是等自己的师兄来找自己的时候在发难,这样胜算能大点。两个时辰之后,楼道间响起一阵脚步身,吴悠悠见有人上楼,一个翻身跃出床外一尺多远说道:别动,否则我便大叫救命!这男子显然没有料到吴悠悠解了穴道,楞了一下悄声道:如果我要杀你,你活不到现在,只是外面的人知道你还醒着,你就永远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整个客栈的水里都有蒙汉药,所以你的师兄们到现在也没来找你。说完,这男子便跃上了房梁,与此同时,一阵激烈的敲门响起,吴悠悠下意识的回到床上,只听门吱的一声被推开,确认房内的人睡着后,传来店小二的嘟囔声:爷真是太谨慎了,上回我下这么重的药,马都睡了三天!另一人说道:要我说,都杀了得了!随后一阵阵的敲门声在客栈中响起,此起彼伏,让醒着的吴悠悠泛起一阵阵寒意。

  夜风划过竹林,剑影刺入眉心,惊起几声鸟鸣。“颜艺,你知道什么是江湖吗?”孤鹰若有所思的看着徒弟,如今的他已经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剑客了,清冷的性格使他从不轻易的开口说一句话,而今他答道:江湖是命!

  见阴谋败露,梁宇迅速跃起后退即刻就要逃走,未逃得百步远,便让一白衣男子腾空一击跌倒在地,抬眼见,一柄剑锋已直指眉心。

  第二日,按照约定南风来到这家大富酒楼应聘,老板看着南风力气大能干活就留了下来。颜艺到武士馆去报名,简单考核分组之后便住进了铸剑山庄的外庄。显然山庄很重视这次收徒,为了避免不正当竞争,所有通过初等考核的选手都一视同仁的安排食宿,等待十天之后的比试。和他同屋的还有另外三个人,一个叫杜启文,是山东济南府一个小镖局的公子哥,立志成为一名镖师,将镖局发扬光大;另一个叫紫宸,就是本地县令家的二公子,还有一个叫秦青,是太原世家秦家的公子。除了秦青每日吃饱闲逛之外,其余三人每日都在练功房练习,很晚才回宿舍。就在比赛前三日,南风传来消息,医谷的人都进了内庄,至于住在哪里还没发查探出来。

  待吴悠悠缓过神来,意识到店小二的死是这帮凶徒故布疑阵,而这帮凶徒必然有什么阴谋,还有昨晚的黑衣人,都是武功高强之辈,想着他们都已赶往什么苍龙岗,大师兄此刻必然没有什么危险,还是赶紧禀告师叔的好。心下便说与韩文种种情况,二人意识到事情的麻烦,一路疾驰赶往绿洲。

章节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 超脑太监 前妻女仵作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上) 西游之诸天人物分身 我有一座末日城 时空开发指南 最佳特摄时代 我的飞行生涯 此间一念

心经配饰能不能带  心经念诵快  孙俪写心经  心经可以治病  心经顺逆区别  心经敲打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