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欢喜枝小说
欢喜枝

欢喜枝

作者:嫁甜 状态:连载 分类:仙侠 时间:2021-10-30 12:09:05
免费阅读 微信阅读

特别说明爱恨交加,只有悲伤。

欢喜枝简介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嫁甜原创的小说《欢喜枝》,主要叙述爱恨交加,只有悲伤。,小说目前处于:连载状态。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嫁甜原创的小说《欢喜枝》,主要叙述爱恨交加,只有悲伤。,小说目前处于:连载状态,《欢喜枝》小说简介:职业八卦头子,遇上无良奸臣大佬,开始了为求苟活,背叛道德底线的不归路。一开始,是这样的。“你可以选择贩卖自己,或者贩卖良知。”“我两个都不卖!”“嗯?那你去死吧。”后来,是这样的。“你可以选择嫁给我,或者娶了我。”“我两个都不选。”“嗯?那就是让我去死咯。”——正经线—也没那么正经—本文讲了一个表面是茶馆老板娘,背地是操纵舆论中心的情报机构负责人,在痛失财富的时候,遇上了表面是朝廷重臣,背地是掌控人命的杀手机构负责人。不小心落得人财两空的故事。其实看似机缘巧合,实则苦心经营,不为苍生,只为梦中人。谁也没料卖菜的大娘和打杂的仆役交头接耳,稚气的丫鬟们窃窃私语,“明老板这是得罪了哪位大人物?”“难道我今年还能在富豪榜上升一位?”“我就说女人扎堆,总得出事吧!”。

欢喜枝 精彩章节

爱恨交加,只有悲伤。

“惊爆,百话茶馆卷入恶性斗殴事件,官府查封,一夜倒闭!”

殷都大街小巷一下子炸开了锅,熙熙攘攘人群攒动着往茶馆门口涌去,刺眼的封条贴满了门窗,士兵重重把守,连只苍蝇腿也插不进去。这样轰动全城的事件并不多,据记载,上一次还是二十年前桑海的海盗女头子上京投诚,讨走了皇帝的陪读好友——这个陪读是上一届禹国第一美男。

卖菜的大娘和打杂的仆役交头接耳,稚气的丫鬟们窃窃私语,“明老板这是得罪了哪位大人物?”“难道我今年还能在富豪榜上升一位?”“我就说女人扎堆,总得出事吧!”

茶馆远远停着几顶轿子,里面的小姐们揪着手绢,哭的哭,气的气。

“明老板我不管,韩先生可决不能出事!”

舆论中心的正主此时正在牢里和死刑犯们聊天,明襄面色红润地靠着牢门,一会和这个搭几句,一会挪到那边东扯西扯,手上十多斤的锁链哗啦啦地响着,也不嫌累,好像牢房成了她新开的分店,越热闹越好。

“阿嚏——”

明襄抹了抹鼻子,往地上一拍,一定是那群姑娘小姐在骂我!

“妹子,是不是穿得少了,要不要大哥喊人给你加件衣服。”虬髯大汉趴在另一边的牢房里面,发来殷切的关心,“是啊,这牢里阴冷,湿气重,可别伤了身子。”行将就木的老头也附和着,一句话喘了三口大气。

明襄挥了挥手,把地上的稻草拢到一处,盘腿坐下。“各位大哥,不用麻烦了,小妹虽是女流之辈,也是有骨气在的。”这话说完,又激起一阵赞叹。

明襄偷偷埋下头,心里盘算着刚刚收集的情报能卖到多少钱,而后又仰天憋泪,再多钱也得先出去才能挣啊。她回想起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茶馆新招的小丫头爱慕韩越,被拒绝后由爱生恨,散布谣言,韩越早已与一女子私定终身,引得各路小姐互相猜忌,最后爆发成一场大规模打架事件。“真是成也颜值,败也颜值!”转念一想,还是不对,坐牢的只有自己啊!败的是她的钱,她的人!

众人皆知,百话茶馆的明老板虽然年纪不大的小姑娘,但道理懂得多。一向是遵纪守法,按时交税,定时做公益,还免费为穷苦书生提供食宿,虽然她家做的生意门道和别家不同,总归也是投机取巧,不至于伤天害理,却没想到有一天也会惹来牢狱之灾。“真是该收手时就收手,不该贪心,不该抱有侥幸心理。”明襄花了几秒钟反省自己,花了更多的时间,制定之后的计划。

“越狱是不可能的,费钱费人费力,不过是场斗殴事件,大不了赔钱。”虽然是这么个道理,但明襄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被安置在了死牢。“也不知道我走的时候交代的事情。她们做好没有,我们可是独家资源,独家情报,肥水不流外人田,死也得把这笔钱挣了。”明襄扣了扣脑袋,“韩越那张嘴加上石珠那手文章,这次稳赚!”

周围逐渐安静下来,几十双妖精齐刷刷地盯着这个一会笑,一会皱眉的小姑娘,她就像一只突然闯进黑暗的小野猫,圆溜溜的眼睛闪着明亮的光,明媚娇俏,娇小的身子缩成一团,既可爱又可怜。她笑着看着你,脆脆甜甜的声音只要一响起,就像是春风吹得桃花开般惹人沉醉。

“对了,妹子,你是怎么进的这儿?是不是被人给陷害了?”

明襄突然灵光一现!“对了!陷害!”她又开始扣脑袋,“竞争对手?王张唐?三个里,哪一个?”

关于这个问题她想了整整一天,虽说有半日都想睡着了,与此同时,外面的独家情报已经传播到每一个人的耳里,确实如明襄预料一般,这次不仅大赚一笔,还把韩越禹国第一蓝颜祸水的名气提升了一个台阶,直逼禹国现任第一美男子。

“开堂提审了,跟我们走吧!”

明襄一个激灵,抬头透过窗口,看到高高挂起的月亮,真是又大又圆,是哪家的大人不睡觉,夜半三更加班工作。她抖了抖衣服上的茅草,对着身后一众大哥深深鞠了一躬,“明襄若是一去不回,各位照顾好自己!”

提审的衙役嘴角一抽,搞什么,这才进来一天而已。

明襄刚出监牢,就被压上马车,左转,右转。经过菜市口,经过自己茶馆,经过艳伶楼,别问她蒙着眼怎么知道的,殷都的路,梦游她都能找着。

小桥流水,亭台楼阁,这是到了哪个贪官的宅邸,明襄被安置在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里,她听到浅浅的脚步声传来。

明襄咽了一口口水,一只温润的手从她脸上拂过,她恢复了视线,傻傻地张开了嘴。

一身深紫官袍,一张俊秀容颜,这张脸,她识得,当今盛宠,独占一位,才智冠绝,诸国历朝,最年轻丞相,虽无家族背景,却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除去这种权利加持,他的容貌气质也毫不逊色,便是重重官袍加身,也不减清逸,寡淡的眼神里波澜不惊,又增几份沉稳。

禹国第一美男子,左丞相叶云起当之无愧。

明襄眼睛有些湿润,值钱,真值钱。要是能做一场左丞相访谈会,光门票钱都能赚翻。

这位左丞相很亲民地坐在了她的面前,捏了捏自己的眉头,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我困了,长话短说,你犯的是死罪。”

明襄从美色里惊醒,圆圆的眼睛鼓了起来,面容逐渐变得狰狞,“谁判的!”

“我,想活命吗?”

“废话!说条件!”

“两个选择,出卖自己,或者出卖良知。”

“我两个都不卖!”

明襄想要站着活下去,左丞相轻轻地瞥了她一眼,

“嗯?那你去死吧。”

石珠知道,她家主子本事有多大,胆子就有多小,桑海的天变得没有主子的心快。

韩越也说过,明襄要是多几分贼胆,自己也不用色艺兼修。

左丞相嘴里的死字还没落到实处,明襄噔地一声跪了下去,抱住大腿哼哼唧唧开始求饶。

她抱的是板凳腿,借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冒犯拿捏着自己小命的人。

“丞相大人,您说,生意人没什么不能买卖不能谈。”

左丞相从袖子里摸出一封奏折,敲了敲明襄的肩膀,她抬起头,水汪汪的眼神撞了过来,“今日这事,其实关键在两处,皇上的九公主和珅国的富商沈怡心……你起来说话。”

明襄丈二摸不着头脑,“我也不认识她俩啊?”

“她们在斗殴事件中负伤最重,一位是皇家血脉,一位是他国贵客,知道你为什么被判死刑了吗?”左丞相招来一名小厮,“去把我的便服拿过来。”

“我超怂,胆子一吓就破,左丞相借我个胆子,不,借我条命可否?”明襄的狼爪慢慢往他官袍伸去。

左丞相刚好后退一步,“一,我要你全部家产,二,我要你。”顿了顿,“良知留给你。”

天上一道惊雷,劈在明襄头上,贪官!奸臣!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黑心肠,大屠夫,眨眼之内,明襄在心底骂完了她生平听过的所有脏话,然后她腆着笑,“得嘞,大人。”

明老板被抄家了,明老板变成穷光蛋了,明老板卖身还债了。

明襄看着头顶的阳光,看着用万千家产换来的清晨与黎明,心中涌现出一丝悲怆。明襄褪去囚服,换了一身下人装扮,她的眼光下移,是挺拔的身躯,高高的官帽,她视线投远,亲眼看着一箱箱的家当从自己的宅子里抬出。再投远,石珠躲在人缝里,两人视线一对上,明襄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指指身前的人,指指自己,再指指她,手指搓了搓。“别做梦了,他,惹不起,我,救不了,你,好好挣钱。”

明襄安慰自己,没事的,狡兔三窟,这才翻了一个洞。

叶云起这么大个官,完全没必要亲自守着别人抄家,他来看的不是抄家,看的是明襄如何被摧毁。太阳逐渐大了起来,叶云起也等乏了,又或是还有更重要的事,交代了几句话就带着回府了,是了,丞相的办公地点很随意。

“说说你的观后感吧。”叶云起一边阅览政务,一边漫不经心地叫醒打瞌睡的明襄,“观后感是,我很有钱。”

“是吗?”叶云起随手翻开一本册子,眼神沉了沉,“大人,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我的钱。”明襄争辩着,研磨的动作又停了下来,

“偷懒扣月银。”叶云起放下手中的笔,偏头过来,仔仔细细地看了明襄几眼,沉声道,“你的本事,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既然认了我做主子,人和本事都得为我所用。我,不养外人。”

冰冷的话语像淬了毒的冰刀子,明襄整个人都战栗着,“用,随便用,一家人不要客气。”

叶云起看着这只吓破胆的小野猫,忍不住笑了笑,用笔点了点她额头,“现在,回你的第二个洞里,收拾好行李,两天后巳时,城门等我。”

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愧是权臣,知道的东西就是多,明襄干脆放弃了自己的想法,斗不过,就既来之,则安之。

————

半夜,城外葛家庄一户庄园外出现一个偷偷摸摸的人影,该影子在黑灯瞎火中,钻进了粮草房,过不一会手里拿着几个圆润的东西,又跑进了厨房。大约一盏茶的时间过去,打嗝的声音响起。

“哗”,门被推开,“是哪只老鼠胆子这么大,偷吃偷到我家来了。”夜风凛凛,韩越一身夜行服,鬼魅一样地出现在明襄的背后。头顶的月光从上面打下来,隐着他的面容模糊不清,往日里似水如歌,盈耳动听的声音,明显感觉到嘶哑急促。

明襄赶紧放下手里的馒头,瘪着嘴,要是换个人,一定会被她楚楚可怜的模样给诓骗,可韩越同她一起长大,根本不吃这一套,还是冷冷地立在门外,“今天怎么没有鸡腿,我快噎死了。”空气中谁的呼吸声陡然加重,明襄暗道不好,真生气了。她几步走到韩越面前,“你不知道我这几天可受罪了,牢里又黑又湿,我都长疹子了。我还被判了死刑,差点就掉脑袋了,我这次真的完了,那个左丞相是魔鬼,我跑不掉了。”

“我看你是不想跑吧。”韩越伸出手,把明襄的衣领提了起来,另一只手高高扬了起来,停了停,又捏着明襄的下巴,左右查看着她的脸。谁能想到,平日里弱不经风的韩先生,力气竟然这么大。“额头上这是什么?”

明襄不解的抹了抹额头,手指上是一块墨迹,一定是叶云起刚刚弄的,“王八蛋!你看,知道我遭受怎么样的虐待了吧。”韩越把她的领子丢开,截断了明襄的话,转身朝外面走去,“别瞎叫了,去大厅,所有人都在等你。”

明襄咳了几声,理了理头发,端起一副正经的表情,跟了出去。

走廊里一盏灯都没有,俩人一前一后走着,开始还听得到虫鸣,随着俩人越走越深,路也越来越窄,交错纵横的小路上开满了花,馥郁的花香,只需一口,就能让人昏厥。黑暗里出现一点光晕,随之扩大变亮,一排人逆光而站,有娇小佝偻的,有高大威猛的,在明襄出现的一瞬间,所有人齐齐跪拜行礼。

“参见馆主!”

韩越悄无声息退到一旁,明襄目不斜视,拾阶而上,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蜡烛噼里啪啦地燃烧着,屋里压抑的气氛,被她一步步踩碎在脚下,直到她停在最高处的朱红椅面前,挑眉看着墙上自己被烛光放大的影子。

现在她的身份,不是百话茶馆的明老板,而是禹国最大情报机构——千颜馆的馆主。


章节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阿炳的诸天生活 茅山终极僵尸王 一剑 恩客请自重 老婆千金不换 金色绿茵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影视剧特种兵 某美漫的凤凰之力 重生之低调大亨 我的前夫是外挂

欢喜枝头过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

第二十三章 慕容皇室 第十八章 算中 第十九章 裴盈 第二十章 裴照 第二十一章 画像 第二十二章 慕容极 第十三章 夜停 第十四章 禹国粮仓 更个现代小剧场(与正剧无关可直接跳过) 第十五章 仪昌